返回第254章 B9级缉杀令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武者背负缉杀令,不论年纪多大,只要未死,就永远受到各地特别行动组的追杀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震慑天下武者,不敢肆意非为。

    李遂亨拄着拐杖,愠怒说:“小婷婷从小到大,老朽都没舍得打过他,你敢欺负他,我不管你是哪家的子弟,今天,必须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浑厚声音透着坚决。

    李婷不由解气几分,以前她在汴山,被人欺负了,他爷爷知道后亲自出面,把那些小武者吓得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李婷越来越骄纵刁蛮,犯下错也不知悔改。

    她闯了祸,爷爷李遂亨也能帮她摆平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知道这一次,她爷爷有没有这个能力,帮她摆平这次麻烦!

    其结果,恐怕不仅摆不平。

    连他爷爷都自身难保!

    唐惊云冷笑:“自己的孙女,培养成这种蛮横泼妇样子,竟然还有老脸说出来,你是强大武者又能怎样,家教还不如我汴京七豪门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做事,轮不到你这小辈教训。”

    李遂亨冷哼一句,又不屑说:“汴京七豪门,在我眼中,就是臭虫那般,随意便可捏死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么蛮横,李婷成为这副样子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看来我宁家,也入不了你的法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宁家,不足为虑!”李遂亨很不屑。

    他对汴京七豪门,相当了解,普通家族罢了,能有几名武者。

    与他这尊九品战将相比,天差地远!

    李遂亨本来以为,眼前白衣少年来历有多大,连易百行都弯腰惧怕他,结果看样子是宁家子弟。

    一个宁家,李遂亨都不放在眼里,更别说一个宁家年轻小辈。

    他当着众多武者的面,说:“婷婷,去,他怎么打你,你十倍打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婷婷刁蛮成这样,极大原因就是李遂亨给惯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围武者如避蛇蝎,谁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觉得李遂亨完全是疯了!

    打当代北凉王,亏他敢说。

    李婷婷走上前,冷笑:“刚才你不是挺厉害的吗?继续打我啊!”

    她叫嚣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枯槁老手,翻手一巴掌抽飞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张老头老脸挂着憨笑,就是他出手的。

    李遂亨勃然大怒,释放九品战将的威压,手中拐杖化作一杆长枪,洞穿杀来,怒喝:“找死!”

    张老头憨厚笑着,一动不动,任凭李遂亨拿着拐杖杀来。

    木拐杖距离张老头胸膛十公分,便被凝固在空中,无法寸进半分。

    这一幕仿佛静止了!

    “战、战神级!”

    李遂亨惊了。

    张老头也不解释,抬手虚空一掌落下,憨厚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李遂亨整个人如遭重击,瞬间双膝跪地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漂浮在半空的拐杖,孤零零落地。

    堂堂九品战将,连还手之力都没。

    这就是战神级的实力?

    错,这是封王级的实力!

    先前叫嚣,让宁北付出代价的李遂亨,连让宁北出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视为七豪门为臭虫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他面前的白衣少年,憨厚张老头,李二苟三人。

    皆是封王级人物!

    三尊封王级人物立于此地,不表明身份,华中总组得知消息都得吓一跳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啊!

    天下武者,多数出于世家宗派。

    而强者多数出于门阀!

    天下有多少封王级人物,京都卫戍都给不出准确数字。

    但可以确定,天下封王级人物,过七成出于门阀!

    封王人物,强的不仅仅是武力,还有背后门阀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李遂亨惊怒问道:“你绝对不是宁家子弟,汴京七豪门子弟,身边怎么可能有战神级人物相随!”

    宁北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需要对小人物解释。

    李遂亨心中疑惑,在场是个武者都能给他解答。

    只因为宁北是北凉王啊!

    北凉军主,麾下北凉儿郎,战神过百位,皆是死忠。

    旁边,苏清荷打着哈欠,摊开双臂,慵懒伸着腰,露出小蛮腰。

    宁北捏着她的鼻子,轻笑:“累了?”

    “饿了!”苏清荷说着。

    唐雨馨揉着平坦小肚子,没有一丝赘肉,说:“我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宁北点头:“惊云,开车回宁家,我们不在外边吃。”

    不在外面吃饭的原因,就是怕下毒!

    可是在坊市外的小树林,身穿黑衣的武者,人影绰绰,看着规模怕是有百人。

    百名武者,手持黑色战刀,无声无息已经集结这里。

    汴京组悄然出动了!

    这座坊市开张,萧远山一早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意图等到坊市武者全部到来,将其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坊市和黑市一个性质,不允许存在。

    武者聚集在一处地方,若是生乱,就会是大祸。

    只不过萧远山没料到,宁北竟然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宁北刚走出坊市,汴京组百名武者,全部现身。

    惹得整座坊市,所有人皆是惊怒。

    各位摊主,惊恐中收拾东西,就打算逃离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老手,来到坊市,就做好了被汴京组围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没想到,萧远山率部竟然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易百行目光忍不住看向宁北的背影,希望这位大人物帮帮他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句话,汴京组势必能放过这里。

    宁北止步,薄唇微动:“李遂亨身上,是否背了缉杀令?”

    “是,背负B9级缉杀令!”

    萧远山抬起右拳,百名汴京组成员现身待命。

    宁北淡然道:“背负缉杀令的武者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“李婷怎么处置?”萧远山多嘴问了句。

    其实若是不问,以汴京组的手段,势必将李遂亨和李婷,全部格杀。

    李遂亨目光难以置信,这个少年竟然能调动汴京组,而且还能对其下令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来头!

    他嘶哑说:“放过婷婷,我来替她顶罪!”

    “你本就是将死之人!”萧远山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背负B9级缉杀令的武者,各地行动组成员,遇之则杀之。

    李婷婷也是武者,以黄符伤害唐雨馨,直接毁了容貌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恶劣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萧远山的询问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:“带回汴京组基地,打入第七层,关押十年,若是桀骜不驯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