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25章 北凉异动,意欲南下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    吕道尘都惊了,施展全力,手中出现一杆铁笔,九品封王的威压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接下来,让所有人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张老头持三尺铁剑,一剑划过。

    铁笔齐齐断裂!

    铁剑内蕴极强剑意,直接斩断了铁笔。

    那可是封王器!

    剑锋划过吕道尘的胸前,一道伤口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这一剑可斩九品封王吕道尘!

    张老头手下留情了,无视吕道尘唇角溢血,冰冷道:“这一剑,是你伤麒麟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这一剑,是你欠岭南七十万同袍的!”

    张老头又出一剑。

    一剑贯穿吕道尘左肩,刺了他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这便是当年的岭南大都督张云飞。

    一代奇才!

    风华绝代的人物,而今终于展现他当年的无敌风姿。

    名震京都的吕相,被他一剑击败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张老头第一剑,便能杀了吕道尘。

    可惜,不知道两者之间的渊源,张老头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这一战,惊艳了整座京都。

    昔日的岭南大都督,又回来了!

    吕道尘重伤,败退下来,魏山河连忙搀扶,惊悚问:“吕相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无妨!”吕道尘强压这股伤势。

    反观张老头持剑斜插地面,走向那位负手而立的白衣少年郎。

    他上前单膝下跪:“岭南军张云飞,参见麒麟少主,此生,岭南所属,以金麒麟为尊,张某一介年迈废人之躯,承蒙少主不弃,此生若能再活百年,愿为少主之仆,守我北凉万载!”

    张老头终于不再回避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北凉军为岭南的延续,宁北为这一代北凉军主,身穿踏云麒麟袍。

    岭南所属,势必以麒麟为主!

    宁北轻轻扶起他,擦掉嘴角的血迹,深邃眸子闪过一抹精芒。

    为了这尊岭南大都督,他不惜自损北凉王威严。

    不然凭借宁北王的实力,一代吕相又如何,宁北依旧能斩杀他!

    可是宁北故意不闪不避,目的就是为了逼张老头还手。

    当年风姿无双的人杰,本该恢复他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上前问:“哥,你伤势怎么样?我通知长生,让他调北凉军过来!”

    “调北凉,夷平此地!”

    燕南天眼神很冷,话也很少。

    人狠话不多,北凉一脉,燕南天这类人就是代表。

    今夜,宁北在京都受伤,北凉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吕道尘老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被坑了!

    以宁北的实力,刚才完全能躲开,可是这位白衣妖孽,他就是不躲,宁可负伤也要反坑他吕道尘。

    眼下麻烦可真的惹大了。

    动宁北王,就是要惹毛北凉军这群疯子啊。

    燕归来是个小憨憨,性格更是无法无天,当场联系北境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黑色腕表,直达北境陈长生。

    在黑夜中,腕表投射的影响,相当清晰。

    陈长生北凉军大本营,在他身后,有一座巨大的沙盘,赫然就是国内各处地理环境。

    楚岚就在旁边,坐在轮椅上,淡笑:“小憨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京都要杀我哥!”燕归来上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吕道尘的老脸,更加绿了!

    这简直是要坑死他啊。

    什么叫京都要杀北凉王,眼下这误会不解释清楚,北凉所属,十大军团连夜便会南下,刀指京都!

    小憨憨这句话,真的能杀人啊。

    而且能杀不少人。

    有时候说的话,比战刀还厉害。

    顷刻间,陈长生封王级的气势散发而出,盛怒如雄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京都要杀大哥,吕道尘先动的手!”小憨憨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就在瞬息间,陈长生大手一挥:“杀令,北凉三千禁卫,即可前往京都!”

    “急召北凉所属,十大军团,于今夜南下,拦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来自一代长生王的杀伐令,顷刻间传达整个北境。

    驻守十大国门前的各大军团,眨眼间收到密令。

    杀令一出,镇抚司内外,寂静一片。

    所有人头皮发麻!

    这便是北凉王的影响力!

    楚岚眼神泛起冷色,险些下令藏于京都的所有暗桩,全部暴露出来,然后护宁北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楚岚知道,京都不会动宁北。

    北境的王,一生无错。

    京都凭什么动他?

    真当北凉军是当年的岭南军?

    简直是笑话!

    宁北出事,北凉军势必南下,而今北凉所属,已经全部集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北境,狼烟滚滚。

    黑色旌旗扬起,上面漂浮着一头踏云怒啸麒麟,威严高贵。

    北凉军所属,无一例外,皆有异动!

    异动这一刻。

    京都镇抚司,立即通过秘密渠道,第一时间获悉消息。

    只见一尊黑色战神,连夜来到镇抚司,看到全场大人物云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微微愣住,抱拳在皇甫无双面前,低沉说:“镇抚使,紧急秘信,来自北境,传来一句话,北凉异动,意欲南下!”

    他汇报的消息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因为北凉王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魏山河痛心疾首喊道:“北王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宁北知道今夜,只有他只能制止北凉军。

    燕归来的通讯器还没关,宁北负手而立,淡然瞥去。

    陈长生等人,微微低头:“军主!”

    “守好国门,北凉军的职责,是抵御境外八国,你们记住,从今夜起,没有我的北王令,北凉军不可擅自离境,给我盯死南国,若有异动,杀穿它们!”

    宁北说完,吕道尘和魏山河等人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陈长生和楚岚低头:“是!”

    北凉军扼守北境八千里大漠,不得军令,不可轻调。

    前些天,因为宁北杀穿南国,于殿堂之上,刀指黎朝渊,何等的张狂,将整个南国的尊严,尽数踏在脚下。

    以南国龌龊必报的性格,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但凡北境有任何状况发生,境外八国势必起兵作乱。

    北凉必须严密提防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吕道尘这些人,见识到北凉的凝聚力。

    北境这些疯子,只有这位白衣少年能震慑。

    吕道尘微微轻叹,有些时候,连他都看不懂北境,更看不懂北凉,那种恐怖的凝聚力,让人敬畏啊!

    殊不知,北凉禁卫已经出动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