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24章 平平无奇张老头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在古代时期,有些门阀巅峰实力,更能左右皇权,操控天下局势,牺牲黎民的利益,牟取自己的私利!

    盛唐的开创者李家,发源于太原,便是古代那个时期,最可怕的超级门阀,最后趁乱而起,建立大唐皇权。

    许多密史档案,北凉密库中都有详细记载。

    此刻,宁北左手持枪,瞥向重伤的轩平桂,轻声说:“轩红衣失踪,你接下北凉军刀令,那便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宁北平静一句话,刚刚落下。

    龙胆枪如黑芒,瞬间洞穿而去。

    伴随一股极强威压,伴随着愠怒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九品封王级的恐怖气势,席卷而来,宛如无形力量卷起狂风,落叶与尘土飞扬,形成了特殊的攻击。

    宁北视而不见,仿佛没感应到。

    这摆明不正常。

    以宁北的实力,一念间便可破解这股攻势。

    诡异的却是,他偏偏不抵挡,宛如没感觉到这一道攻击。

    就算是突然降临的吕道尘,也是陡然间惊怒无比。

    他本意欲出手,阻挡宁北干掉轩平桂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宁北为了杀他,竟然无视他吕道尘的攻击。

    这下麻烦可大了!

    吕道尘惊怒中,想要收手,可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他一代吕相,公然伤了宁北,那是要出大事了!

    吕道尘为吕相,大庭广众之下,攻击北凉王,外界得知消息,视为等同于京都要杀北凉王啊!

    消息传回北境,北凉铁骑势必连夜南下。

    一旦发生这些事情,后果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吕道尘这一刻,头皮都发麻了。

    宁北对他的攻击不避不躲,摆明要坑死吕道尘啊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他们,也是没料到自家大哥,竟然不抵挡,是因为体内隐疾复发了吗?

    此刻,无形中的气势波动,卷起狂风落地,狠狠击在宁北后背上。

    宁北整个人如遭重击,薄唇吐出一摊鲜血,手中黑色长枪,顺势前刺,洞穿了轩平桂的胸膛,点穿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人算是宁北杀的,还是算吕道尘杀的?

    至于这件事怎么评定,眼下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一个轩字门阀的封侯级人物,看似身份尊贵,可是在今夜的局面中,他只能算是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吕道尘出手,打伤了北境的王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开天下最大的玩笑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释放封王威压,冰冷杀气爆发:“吕道尘,你找死!”

    北凉的人,哪管什么吕相地位,当场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吕道尘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麻烦真的惹大了。

    他都快哭了,鬼知道被这尊白衣少年,给坑的这么惨。

    这一道攻击,实打实的伤了宁北,势必让他吕道尘,荣登北凉军必杀名单的首位。

    偏偏这一刻,不止皇甫无双他们惊怒。

    一个脏兮兮的邋遢老头,更是怒了:“伤麒麟者,皆须一死!”

    金麒麟,是北凉一脉的信仰!

    正是这股信仰,撑起了几代人!

    一股惶惶剑意,冲九天,破黑夜,惊了这座古都!

    气势如剑!

    这把剑,仿佛尘封了四十年,而今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这把人剑,终于出鞘了。

    昔日的岭南大都督,他终于归来了!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望去,释放这股强大气势的人,不是外人,正是那邋邋遢遢,平淡无奇的张老头。

    他枯瘦如柴的身躯,在这一刻,笔直峻拔,宛如一把擎天巨剑!

    这把剑尘封四十年,终于复苏了!

    宁北唇角溢血,目光瞥向这里,不由浮现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,终于看到了!

    年少时期便心智近乎于妖的宁北,有着他的手段,让张老头恢复岭南大都督的荣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老头挺直的身躯,浑身释放的剑意,惊动了整座京都。

    这股剑意,太特喵的强了!

    只见镇抚司成员,所佩戴的长剑,皆是隐隐颤鸣,仿佛对张老头膜拜。

    吕道尘惊愕道:“云飞?”

    “伤麒麟者,皆须一死,而你,四十年前便该死!”

    张老头一步跨出,以他为中心,所有人皆是向后仰去。

    这股气势太强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身上这股剑意,可破人心啊。

    张老头四十年前,二十一岁便已经封王。

    他沉寂了太久!

    而今看到宁北为麒麟,而他视为信仰的金麒麟染血,彻底被激怒。

    当年,他张云飞未能护住金麒麟,而今看到岭南军的延续,已经成长为北凉军,军主就是宁北!

    这是他们岭南血脉的延续啊!

    金麒麟就是证明,凉刀也是证明。

    今日的北凉军,就是岭南军的延续。

    张老头终究是怒了,每一步跨出,天地风云为之变色,满天落叶,被狂风带走。

    当年的蜀山首席大弟子,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心惊说:“好强!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这老货不是战神级!”袁天奉一脸懵哔。

    燕归来鄙夷说:“傻憨狗,人家二十一岁,就已经封王了!”

    “小憨憨,你想打架是不是?”袁天奉顿时毛了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顿时脸黑:“都闭嘴,小憨憨,特别是你,消停点,别坏了哥的大事!”

    燕归来哼哧哼哧的,也不捣乱的了。

    他们几兄弟的打闹,可没影响到张老头。

    张老头沉寂四十年,一朝爆发,让他整个人都进入一种空明状态,厚积而薄发。

    这一刻,自身为剑,天地也是剑。

    宁北唇角溢血,轻笑:“人剑合一,可破封王桎梏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证明,张老头将来有希望,超越封王级!

    吕道尘惨了!

    张老头脚踏长空,每一步跨出,形成的剑势,都极其恐怖,伴随着他轻喝:“剑来!”

    一声剑来,惊艳了整座京都。

    只见镇抚司内,但凡铁剑,全部倒飞而去,百剑齐鸣,飞向张老头。

    蜀山剑修标志,一为御剑,二为唤剑!

    李二苟热泪盈眶,偷偷的摸鼻子哭,哽咽说:“四十年了,我等了四十年,终于又看到你,重新拿起了剑!”

    此刻,张老头霸道无比,唤来长剑百柄,独取其一。

    当他握剑这一刻,浑身释放更强的剑意。

    他,一剑破黑夜。

    一剑为光明,让所有眼前失去其他景色,只剩下印在心里的这一剑。

    惊艳一剑破万物。

    ??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