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23章 天下三大序列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宁北刚刚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位中山装男人,身后相随二十余人,无一例外,皆是强大的武者,每个人面带杀气!

    全体都是男性,穿着灰色中山装,胸前绣着一个字。

    轩!

    这个标志,不难认出,轩字门阀的人。

    为首中山装男人,外表看上去四十余岁,看着白衣如雪的宁北,冷喝:“你就是北境来的宁北?”

    宁北灿烂一笑,星眸如火炬,让人很容易新心生亲近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看去:“轩字门阀,轩平桂!”

    “皇甫镇抚使,还有老镇抚使也在,那就请你们来说说,我大哥人在哪?”轩平桂语中带有杀意。

    魏山河一惊:“红衣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老镇抚使,宁北白天公开放话,必杀我大哥,本来家中商议,天黑前给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交代,同时做个了断,可北凉军欺人太甚,竟然偷偷掳走我大哥,未免觉得我轩字门阀,软弱可欺吗?”

    轩平桂眼神泛起怒意。

    这让魏山河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轩红衣不见了?

    而且是被人带走的!

    难不成是吕道尘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不应该啊,若是吕道尘带走了人,应该把人送到镇抚司,这样宁北王也不会在今夜大起干戈。

    不是吕道尘带走的人,宁北在镇抚司一整天,也没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那么轩红衣是谁带走的?

    这件事必须说清楚。

    魏山河张口还未说话。

    宁北弹指轻笑:“无妨,北凉军刀令,你轩字门阀可曾收到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张小铁牌?哼,还你!”

    轩平桂只见,出现白天送出去的那张北凉军刀令。

    杀字令!

    宁北淡笑:“轩红衣失踪,你接了令,也都一样!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魏山河大惊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燕归来眸中泛起杀气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宁北不需要犹豫。

    他等到现在,吕道尘没有将轩红衣送来,那宁北就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如雪的宁北,手持龙胆枪。

    枪出如黑龙,一点寒芒乍起,点亮这方黑夜。

    寒芒之光,慑人心魄。

    轩平桂暴喝:“那就让我看看,名满华夏的北凉王,究竟有几分本事,能统率北凉军!”

    “土鳖!”

    袁天奉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轩平桂在京都长大,有着京都本地人的傲气,完全不知道京都外面,可是另一方大世界。

    他一个封侯级人物,硬撼宁北,那便是找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同为封王级人物,无人可接宁北一刀。

    如今宁北持有龙胆枪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黑枪如龙,射向苍穹,寒芒点破黑夜,瞬息间而杀去。

    轩平桂这一刻,面色都变。

    他挥手间,打出的明暗两重劲力,竟然被黑枪轻易洞穿而过。

    “封王级兵器?”轩平桂话刚落下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龙胆枪的枪锋,贯穿他的左肩,这一幕震慑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宁北左手持枪,轻易挑起他,避开要害,贯穿左肩,将人挑起来。

    杀伐般的羞辱!

    轩平桂脸色煞白,惨烈叫声响彻黑夜:“啊!”

    凄厉之声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宁北淡笑:“这就是你想看的本事,封王级武者,我杀之尚且如屠狗,你一尊未经过惨烈杀伐的封侯级社会武者,不堪一击罢了!”

    “同为封侯级,我北凉一人,可斩同级十名社会武者!”

    燕南天很沉默,给出一句评价。

    军武者和社会武者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军武者经历过战场的洗礼,说句不好听的,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武者,社会武者岂能相比!

    双方的气势和战力,根本不对等。

    宁北枪挑轩平桂,惹得轩字门阀随行而来的二十余名武者,皆是拔刀向宁北砍杀过来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眼神浮现冷光。

    宁北收枪扔下轩平桂,漠然道:“都退下,今夜,不关你们京都卫戍的事!”

    说完,宁北一杆龙胆枪,宛如鬼魅那般,枪芒如厉电,不断贯穿轩字门阀武者的胸膛。

    这是下了杀手!

    今晚,本就是杀伐夜!

    北王入京,只为岭南一事而来,放弃了加封镇国王,敕封华夏大都督的机会。

    岭南一事,不该这样算了!

    宁北于黑夜中,长枪所指之处,无物不可破!

    伴随着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宁北余光看向张老头,脚踏七星步,于黑夜中,三步枪杀一人,轻声说:“昔日的岭南大都督,不知是不是也是这般风采!”

    言语间,都是在刺激张老头。

    昔日的张云飞,不该这样形如废人。

    宁北要助他恢复往日荣光,要帮他恢复岭南大都督的无双风姿!

    宁北要将这位大都督,收入麾下!

    此刻,在这片黑夜当中。

    轩字门阀的人,在短短片刻间,无一站立之人。

    胸前皆有洞穿的枪洞,咕咕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宁北深邃眸光,看向长空中的明月,星辉垂落,轻声说:“谋害岭南军的人,皆须一死,昔日我便说过,门阀、世家、宗派三大序列,本不该存于世!”

    当年的宁北,可是主张杀绝天下门阀世家。

    这些传承数百年,乃至千年的门阀,根深蒂固,传承到现代,还保留着那些老一套的规矩,擅长权谋,过于心计!

    每一座门阀,背后在地方城市,都有他们暗中掌控的产业,每年谋取大量利益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可影响一些行业的兴衰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隐秘,宁北执掌悲凉,在密档中,可谓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门阀多有纨绔子弟,作奸犯科,就如同当初在青州组的朱小天,要不是因为陈灵玉一事,那个朱小天还能继续作恶,无人能管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的女孩,就算被其凌辱。

    可是三口之家,你想撼动这些门阀,头撞破出血,都不见的能撼动人家门阀的大门,更无法窥探到一座门阀内部的恐怖能量。

    普通人惹不起!

    可宁北王惹得起!

    天下门阀众多,世家林立,盘踞各个地方,耕耘于三教九流各行各业。

    曾经有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说天下武者,七成出于世家!

    天下高阶强者,七成出于门阀。

    隐修老古董,尽在宗派!

    世家、门阀、宗派三大序列的影响力,极其极大。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