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20章 这个人,我必斩他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封号相国公的吕道尘,他竟然来了!

    燕归来看到他竟然怂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小憨憨仗着宁北,可是无恶不作,就是个混世大魔王,鲜有他怕的人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尊大人物!

    相国公这三个字,只有一个寓意,便是百臣之首!

    魏山河转身行礼:“吕相国今日怎么有空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北凉王来到京都,我怎么也要见上一面!”

    吕道尘负手而立,走进这镇抚司大殿,众人皆是低头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有九品封王人物,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吕相!”

    “凉王!”

    吕道尘拱手作揖,竟是平辈礼。

    这一细微礼节,让殿内京都卫戍众人,眼神流露出震惊。

    京都卫戍这群人,在京都任职,自诩高高在上,觉得北凉王就算再尊贵,那也是偏远地区,苦寒之地的武者罢了,在京都也得乖乖的,是龙盘着,是虎卧着。

    毕竟整座京都,不缺大人物。

    随便在街上溜达一圈,就能遇见各个层次的大佬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白衣少年郎来了后,各方大人物到来的态度,让京都卫戍成员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一代吕相,年轻时期,那也是风华绝代的人物啊!

    整座京都,在吕道尘面前,无人不敢不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这位吕相,百臣之首,偷偷说句忤逆的话,那就是权势滔天,魏山河这些老镇抚使都不能比。

    这样一尊大人物,在宁北面前作揖,竟然是平辈礼。

    这尊北凉王,没大家想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此刻,宁北淡然轻笑:“吕相,上座!”

    “不敢,凉王请坐!”

    吕道尘上前,做出请手坐的样子。

    宁北浅笑:“京都卧虎藏龙,人人生来自傲,我一个北境苦寒出身的乡下人,今天敢坐在镇抚使蛟龙椅上,怕是无法活着走出京都!”

    淡然一句话,让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殿内京都卫戍成员,不少人脸色煞白,两鬓流露出冷汗,都感觉一股压抑的气氛,悄然弥漫。

    北凉王初次来到京都,无法活着离开京都?

    这句话传出殿堂,不出十分钟,必会被北凉知道。

    别忘了,北凉十万暗桩,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一旦北凉军获悉这句话,会做出什么反应,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谁知道吕道尘,却这样回答:“在京都,我护你,无人能伤你分毫!”

    吕相的话,分量有多重,不需要多言!

    魏山河都一惊,心里原本就琢磨,这个老狐狸来镇抚司干啥玩意呢。

    结果他来是表达态度的!

    吕道尘的话,用不了多久,估计就会传遍京都。

    各大门阀都得消停。

    不然吕道尘之怒,可在半天内,抹除一家门阀!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:“北凉所属,不承外人恩情,吕相好意,心领了!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不用见外!”

    吕道尘公然表态,也有其他用意。

    不然宁北王需要他相护?

    宁北从十一岁开始,就要面对境外八国的威胁,在极度危险的高压环境下成长起来,心智、手腕、实力,翻遍整个京都,年轻一代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有人敢惹宁北,那可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吕道尘心里门清,以宁北王的实力,无惧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他怕的是,宁北在京都开启杀伐啊。

    北境出身的人,都是狠茬子。

    对这一点,吕道尘心里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魏山河岔开话题,笑着问:“吕相刚才说,北王能封为镇国王,是准备加封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今晚加封!”吕道尘亲自承认。

    在宁北到来后,京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北凉王加封为镇国王!

    敕封,华夏大都督!

    接连加封两大头衔,其目的,就是希望宁北穿上踏云麒麟袍。

    吕道尘透露出这一层意思后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不断的加封,这是要将宁北,彻底推向神坛啊。

    要不是现代,不搞封神那一套。

    宁北必然能封神!

    吕道尘嘴唇微动,声音细微:“凉王二十岁生日,封冠加冕,武道成年礼即将到来,此番加封,地点定为泰山,届时和封禅大典一同举行,集北凉王、镇国王、大都督三大重位于一身,引来国运赐福,助北王超越封王级!”

    这条绝密信息,告诉了在场几个人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这几个人,没有外人。

    魏山河是老镇抚使,这特喵要是境外敌国暗桩,整个镇抚司怕是早就炸窝了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更不用多想,恨不得杀穿境外各国,消息不会外界。

    燕南天、袁天奉位列当年的北凉五大天王,还有小憨憨燕归来,都不是外人。

    当吕道尘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眼神闪过精芒,转身抬起左手,冷冽开口:“全部退下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殿内京都卫戍的战神,如林丰原他们,全部识趣退下。

    在场大人物谈论的事情,接下来不适合他们听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不用避嫌,我这一次进京,只为一事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件事我将来给你个交代!”

    吕道尘目光看向人群最后面的张老头,接着轻叹:“云飞,到现在还不肯出来见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,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张老头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宁北眼神渐冷: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不信他!”张老头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场面短暂寂静。

    吕道尘叹了口气,刚欲张口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烫金麒麟袍舞动,坐在黄金蛟龙椅上,仅仅坐下那一刻,一股无上威严弥漫。

    北凉王的气场,弥漫整个大殿。

    京都卫戍所属,林丰原等战神,皆是感觉呼吸困难,不由低下头,心中暗暗惊骇。

    这就是独坐凉山巅,执掌北凉军的北凉王风采吗?

    众人眼神都变了,多了一份敬畏!

    白衣少年郎自有他的风采!

    宁北虎踞黄金蛟龙椅,解下腰间北王刀,吕道尘眼皮微跳,知道这把刀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下。

    宁北漠然道:“你不信他,但信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这踏云麒麟?”

    宁北身上的衣服图案,就是这踏云麒麟啊。

    图案和人,两者是一体!

    张老头从没想过,宁北这位少年,为了他们这些岭南余孽,今日不惜做到这一步,不给吕道尘任何面子。

    “信!”他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宁北漠然道:“我今天来,只为岭南军一事;这趟进京,我要杀一人,其名轩红衣,我不管他是谁,背后是门阀势力、世家序列也好,宗派序列也罢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,我宁北今日必斩他!”

    殿堂之上,高坐首位的白衣少年。

    恢弘声音!

    响彻整个镇抚司。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