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15章 麾下皆猛人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汴京魁首曲宽,脸都绿了,心里暗骂徐虎这个王八蛋,简直是找死呢!

    徐虎是真的虎,还是特么的脑残?

    眼前的白衣少年,可是北境的王,八千里漠北疆域,唯他独尊,虎啸境外八国,胆寒欲裂!

    这样一尊少年王,不久前孤身越境,杀入南国境内,以负伤之躯,斩杀帝国封王数名。

    于南国殿堂,刀指南国国主黎朝渊,交出北凉暗桩!

    刀指南国之主交人!

    何等的霸气。

    这等胆魄,举目放眼华夏,有几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此番震慑,南国不敢有任何大动作。

    这就是北凉王的虎威啊!

    平日里,大家躲都来不及,谁敢来挑衅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接到密令,他汴京暗部魁首曲宽,打死都不过来,宁可躲得远远的,也过来触霉头。

    慕容华已经拔刀,八千中原禁卫皆是战刀出鞘,铁血杀气冲云霄。

    暗部百人过半者,全部目露恐惧。

    他们慌了!

    不少人心里,估摸着都在暗骂徐虎的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惹谁不好,惹北凉这群疯子。

    袁天奉狠戾说:“拿下他,废了,丢出宁家!”

    “袁副镇抚使息怒,徐魁首年轻不懂事,归根到底,也是您麾下之人!”

    左中堂连忙求情。

    袁天奉一脸嫌弃:“我麾下没有这种白痴!”

    “徐虎,跪下认错!”左中堂眼神恨不得吃人。

    徐虎没想到,因为他一句话,惹来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八千禁卫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徐虎脸都绿了,早知道会出现这一幕,他肯定会收敛张狂的性格。

    他弯腰瓮声说:“袁大人,属下错了!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御史慕容华有多冷酷,只有中原三省的武者知晓。

    一股战神威压席卷而来,百草弯腰,徐虎瞬间双膝跪地,膝盖深深陷入泥土中。

    战神的威压,他区区一个九品战士,承受不了!

    没错,徐虎只是一个战士级!

    洛城和汴京一个体量,洛城组的组长,暗部的魁首都是战士级。

    只有省城青州是战将级!

    徐虎跪地,低下脑袋,满是屈辱。

    可他是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,面带轻笑:“你们奉密令而来,我理解你们,但你们口中的岭南余孽,让我很疑惑!”

    左中堂微微一愣,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试探问:“北王大人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开门见山,我从小出生在宁家庄园,这里除了你们,便是我宁家人,或者是我北凉儿郎,没有你口中的岭南余孽!”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着,看向中原禁卫,开口:“收刀归鞘,退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八千中原禁卫,不仅听令于御史慕容华,更听令他们曾经的军主宁北王。

    只要宁北下令,这八千豪迈男儿,愿为其赴死。

    此刻,左中堂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曲宽眼皮微跳,似乎明白了什么,直接闭嘴不吭声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今天过来走一趟就得了。

    还真想在宁北王面前把人带走啊?

    那绝对是找死!

    徐虎跪在地上,指着张老头和李二苟,低沉说:“北王大人,你身边这两位老头,就是岭南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张云飞,当年岭南大都督,是个恐怖人物,极度危险!”

    “他叫李淳雨,当年岭南军的第三军团长,封号幽冥刀,刀出惊幽冥,杀破阎罗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虎的话,引起慕容华的杀意。

    就连袁天奉,眼神也很冷。

    在宁家庄园中,他们也刚知道两个老头的身份底细。

    结果暗部短时间,就知道的一清二楚!

    这宁家庄园,在暗部的监视中啊。

    唯有宁北语气淡然:“张老头和李二苟,是我北凉老一代暗桩,懂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很平静的询问。

    却让曲宽心里发毛,当场拱手:“懂了,告辞!”

    曲宽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敢说一句不懂试试!

    这个问题能杀人啊!

    宁北王说这二人,是他北凉老一代暗桩,那就是北凉的人。

    暗部还敢说张老头两人是岭南余孽,在北凉军眼里,便是要动他们北凉同袍。

    动北凉的人,下场便是死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回答不好,今天暗部过来多少人,就得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宁北闪身登上直升机,淡然道:“我北凉的人,你暗部敢动,我便以北凉王之名,在京都提议,裁撤天下暗部!”

    恢弘声音,响彻整个宁家庄园。

    言语中,透露出一代北凉王的权势。

    全场所有人,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宁北王是说得出,做得到的人。

    以北凉的名义,提议裁撤暗部,成功率高达九成以上。

    几乎必然要被裁撤。

    只因为京都卫戍,三大镇抚使,皆是北凉的人。

    只因北境十大军团,战功太高了!

    左中堂面色惨白,嘶哑说:“我等不敢!”

    暗部过来的人,全身都被冷汗打湿了,平日里他们连各大行动组的人都能动,毕竟是为了约束他们而生。

    天下武者,见到暗部成员,都是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养成暗部成员,骄纵、目空一切的性格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在宁北面前,暗部成员的骄纵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有他暗部需要敬畏的存在。

    很不巧,宁北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燕归来走上直升机,路过慕容华身边,嘴角微动:“废了他,若想杀,便杀了,责任我来扛!”

    慕容华露出灿烂笑容,真挚透着眷恋,昔日的燕大哥,一点也没变。

    他仰头,目送直升机升空离去。

    慕容华需要率部回省城,转身神情冷漠:“诸位,走吧,我送你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不劳慕容御史费心!”左中堂眼皮微跳。

    中原禁卫送他们回去,谁不害怕啊。

    但由不得他们!

    八千禁卫相送到宁家庄园门口。

    慕容华眼神浮现冷色,出手拔刀如惊鸿,刀出风云动,黑光如霹雳,悍然一刀贯穿徐虎腹部,钉死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场面寂静。

    暗部过百人,每张面孔流露出惊骇、恐惧、愤怒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左中堂失声道:“慕容御史?”

    “你、咳!”徐虎双目暴突,满是血丝,手掌仅仅抓着慕容华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在走出大门时,遭遇致命攻击。

    慕容华薄唇微动:“北凉军威,不容挑衅;军主面前,放肆者,皆须一死!”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