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14章 三大魁首,齐齐现身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???

    韩立那边,早早出门就去汴京组,准备了直升机。

    澳门银河平台岭南军一事,宁北的态度很简单。

    不管其中有多复杂,涉及哪家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明面上,罪魁祸首便是轩红衣,那宁北便杀他。

    和岭南一事有关,查出一人,便杀一人。

    燕归来挠头说:“哥,楚老二的想法是不让你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就他的想法多,让他全部说出来,都能写成一本书!”宁北挖苦一句。

    燕归来一听,琢磨着的确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,从小到大,就楚老二心思重。

    燕归来不愧是个憨憨,果断把楚岚嘱咐他的话,忘得一干二净,跟着宁北一同前往京都。

    单信从楼上下来,说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毒没清理干净,安心在家歇着!”宁北拔出院中的黑色龙胆枪,带上直升机。

    带上这把龙胆枪的原因,是因为北王刀,不适合在京都出鞘。

    北王战刀在京都出鞘,释放的信号太强烈,会惊到一部分人,到时候会给皇甫无双添麻烦!

    黑色直升机落在宁家庄园机坪上。

    宁北带着一行人,刚刚到了机坪,突然止步。

    燕归来狐疑说:“哥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有客人来了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宁北听力过于惊人,几百米外的脚步声,听得可谓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袁天奉左手轻轻搭在腰间,放在刀柄上,隐隐戒备。

    青州暗部魁首左中堂,率暗部成员百人,抵达宁家庄园。

    袁天奉皱眉:“暗部的人?”

    “青州魁首左中堂!”慕容华面色渐冷。

    特别行动组和暗部不合,天下武者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御史慕容华也不例外,见到暗部的人,根本不会给其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青州暗部魁首左中堂,参见北王大人!”

    左中堂上次在酒吧吃过亏,如今很懂礼数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穿着黑色运动衣的青年,眉宇带有傲气,微微说了句:“洛城暗部魁首徐虎,见过北王!”

    “汴京暗部魁首曲宽,参见北王!”右边那男子弯腰行礼。

    国内各地,但凡有特别行动组,就有一座暗部相互牵制监督。

    这是规矩!

    只不过暗部和特别行动组,都归京都卫戍管辖。

    袁天奉皱眉:“你们三个到来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袁副镇抚使,我们得到密令,前来缉拿岭南余孽!”

    左中堂说出前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袁天奉脸色难看,卷入岭南一事,心中已经做好应对准备,迎接随时出现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麻烦来的这么快,第一个出面的便是暗部。

    慕容华漠然道:“华中总组做事,轮不到暗部来插手,滚!”

    “慕容御史,今天的事,并非我暗部针对华中总组,密令来自京都,我等只能听令!”

    左中堂的解释,不仅仅是给慕容华听的。

    更是说给那尊宁北王听的。

    今天惹毛北凉王,在宁家将他们暗部百人,全部就地格杀,左中堂敢保证,京都暗部老巢不会替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如今北凉势大,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北凉军的领军人物,就在这里!

    袁天奉冷笑:“来自京都的命令,我这位镇抚使,为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袁副镇抚使,密令真的来自京都,以您的权限,直接就能查阅这条命令出自哪里。”

    左中堂姿态放的很低,低着头回话。

    在场三尊大人物,没有一尊是他左中堂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北凉王宁北,镇抚使袁天奉,御史慕容华!

    这三尊人物,每一尊都不好惹啊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他们全部出自北凉!

    拿御史慕容华来说,今天他干掉暗部三大魁首,可暗部绝对不敢动慕容华,更不会擅自处理!

    北境的人纵然犯了大错,也要押回北凉军处理。

    外人擅自乱来,不论是谁,刀染北境人的血,便要拿命来偿还。

    以血还血是北凉军的作战风格!

    十年如一日,这条规矩,一直震慑着天下武者。

    无人敢动北凉军!

    袁天奉没二话,拿出他的腕表,查阅左中堂说的密令。

    这条命令,还真有!

    密令出自镇抚司!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条密令,出自京都卫戍。

    袁天奉没有破口大骂,也没任何生气,眼神浮现冰冷光芒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条命令,或许没经过镇抚使皇甫无双的同意,却以镇抚司的名义下发。

    京都的水,比你我想象中要深的多!

    宁北余光看去,袁天奉不用说,看到他的微妙表情,自己已经猜到了结果。

    岭南军只要活下来的老兵。

    他宁北护定了!

    别说眼前这小小三尊魁首,纵然是京都暗部老巢,那几尊老魁首到来,宁北也不会交人!

    北境的王,不受任何胁迫!

    左中堂抬头试探问:“袁副镇抚使,这条密令您也看到了,这人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大哥,咱们奉令办事,和他们客气什么,直接把人带走,我看他们敢不敢动咱们!”

    洛城魁首徐虎,仿佛失去耐性。

    左中堂脸色狂变,暗部为制衡特别行动组而生,地位特殊,也能管束天下武者,可谓是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他们能欺武者,但在这尊北凉王面前,可没任何特殊之处!

    当年暗部三千余众,扎根于北境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人的死。

    这位北凉王,一怒之下,下令全部屠杀殆尽,一个不留!

    北凉禁卫屠了七省暗部魁首,杀的京都暗部老魁首,亲自去北境赔罪。

    北凉只出手一次,却震慑的暗部十年之久,至今不敢派人渗透去北境!

    这便是北凉军威!

    徐虎的话,刚刚落下。

    宁北目光轻轻瞥去,平静站着。

    慕容华瞬间拔刀,黑色凉刀出鞘,伴随着七品战神的骇人杀气,以及冷漠声音:“挑衅军主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在这宁家庄园中,八千黑衣儿郎全部现身,皆是左手握刀,面戴黑巾,露出坚毅的虎目,队列整齐划一,刀锋指向暗部百人!

    御史出行,禁卫相随。

    这是规矩!

    五大御史,掌握五大总组核心力量,为杀伐而生。

    每一次出动,都是武者胆寒之日。

    此刻,三大魁首面色狂变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