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13章 我就是禁忌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宁北的话,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张老头从衣服小心翼翼擦拭着玉如意,低沉说:“昔日的大都督张云飞,已经随着岭南军覆灭,一同死了,世间早已没有他!”

    “现在苟活的只有张老头。”

    张老头暮气沉沉,犹如一个腐朽的木头。

    偏偏宁北,最看不得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动:“若我说,能帮你重建岭南军,重聚岭南军旧部,当年的大都督,可否恢复往日之风采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老头起身,眼神透着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以宁北的身份,还愿意掺和这桩麻烦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岭南七十万精锐,最后都惨死于岭南山脉中。

    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会知道,当年算计张老头他们的人,有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袁天奉一惊:“大哥,这桩事是禁忌!”

    “禁忌?我宁北自身就是禁忌!”

    宁北静静站着,一股威压弥漫出去。

    袁天奉唇角浮现苦笑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北凉王的确是当世禁忌。

    一尊活着的禁忌!

    在国内是禁忌,对境外八国而言,更是不可谈论的禁忌。

    对于宁北王而言,何惧袁天奉口中所谓的禁忌。

    一把北王刀立于天地间,破的就是这些所谓的禁忌。

    宁北回到客厅,端着茶杯,看着淡绿色茶水,轻笑:“北凉男儿立于世,无惧世间风雨,岭南这桩事,是老师心中的痛,是北凉军身上一根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北凉史上,被隐藏起来的冤屈!”

    “此事,纵然过了四十年,有些人,得给我这位北凉军主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宁北端起茶杯,薄唇轻抿,半杯苦茶入口。

    整个客厅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慕容华低着头,站在一旁,默默不做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,谁再插话,便是挑衅北王虎威!

    纵然是袁天奉,现在也该清楚宁北的意思,岭南一事,不会这样算了!

    陡然间。

    袁天奉浑身惊出一身冷汗,他突然意识到,坐在沙发上喝茶的这位大哥,恐怕不是今天才想起追查岭南军一事。

    恐怕很久以前,就开始着手调查了!

    不然今天燕归来这个小憨憨,真当他是没事瞎溜达跑来玩的?

    五大指挥使,谁过来玩不行,偏偏是掌管岭南地区的华南指挥室燕归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袁天奉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也是北凉老人了,当年位列北凉五大天王。

    除了北凉十大狠人中的前三位,袁天奉当年谁也无惧。

    常伴北王身边的人,竟然没看懂北王的心思。

    袁天奉脸颊浮现冷汗,抱拳低沉说:“军主,属下知错!”

    “连续忤逆哥的意思,现在才知道自己犯错了啊!”

    燕归来大剌剌的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小憨憨可不傻,从小在北境长大,北凉的规矩,他们这些老人谁不知道?

    北凉王的话,便是军令!

    宁北的意志,便是北境意志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宁北说的话,做的事,无人可以左右,无人可以质疑!

    但凡我北凉所属,只需要听令即可!

    就是因为岭南军一事,袁天奉连续数次劝说,幸亏是北凉十大狠人没在这,不然肯定饶不了袁天奉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:“无妨,你成为封侯级,也是一个月内的事情,这一次随我回京都,还留在无双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淡然一句话,却让袁天奉脸色惨白!

    袁天奉拔出凉刀,惹得燕归来惊怒:“卧槽,你干啥玩意呢!”

    小憨憨以为袁天奉拔刀,是恼羞成怒呢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疯了!

    可袁天奉拔刀,单膝下跪,刀锋插入地面,低头一声不吭!

    他今天犯了大错!

    竟然想要左右北王意志。

    的确是犯了错。

    因为这份错误,袁天奉觉得自己被赶回京都卫戍,他真的无颜面对皇甫无双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北凉男儿的傲骨。

    他们这类人,不畏生死,无惧天地间的风雨,信奉手中刀,只遵北王令,宁北一声令下,北凉所属,势必听令!

    可是现在,袁天奉单膝下跪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宁北有些头疼,不喜说: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请军主责罚,赶我回京都卫戍,我不去!”袁天奉瓮声说着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没脸回去!

    到时候袁天奉回去,皇甫无双肯定会问他为啥回来。

    你让袁天奉咋说!

    难道说他被宁北赶回来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袁天奉心态都特喵炸了。

    宁北哭笑不得,瞪了一眼燕归来,无奈说:“小憨憨的话你也信?也就唬唬你,让你回京都,是为了帮无双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真不用帮了。”

    袁天奉一脸不情愿。

    镇抚使皇甫无双高坐镇抚司殿堂,京都卫戍上下皆听其令,已经不需要人帮了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你先前还告诉我,京都局势复杂,各大门阀盘踞在京都,势力纵横交错,难道忘了?”

    “那按照先前说的,等我封侯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袁天奉起身,死活不想回京都。

    慕容华突然补了一刀:“先前军主问你,岭南军一事,你在京都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袁天奉脸都绿了!

    原本这个问题已经蒙混过去了,好好的又被慕容华给捅了一刀,重新把问题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袁天奉黑着脸,微微点头,偷偷看宁北的脸色。

    岭南一事,牵扯到不少人。

    其中这个人,就是皇甫无双!

    当年的岭南王,就是皇甫无双的亲爷爷啊。

    先前袁天奉不断说岭南军的事情,极为复杂,有诸多隐情,因为这个家伙掌握澳门银河平台的信息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说!

    一旦说出来,宁北势必前往京都,相助皇甫无双。

    只因皇甫一脉,当年可是京都首屈一指的门阀实力。

    可惜,在数十年前那一夜,惨遭灭门!

    复姓皇甫的人,全部被斩尽杀绝!

    这件事也和岭南军有关系。

    两者发生的时间,是同一夜。

    现在你该明白,为啥袁天奉一直说,岭南一事没有张老头俩人说的那么简单吧!

    宁北放下茶杯:“轩红衣还活着?”

    突然的询问。

    满怀杀机!

    袁天奉眼皮微跳:“还活着,就在京都!”

    “那便去一趟京都!”

    宁北淡然起身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