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06章 三子皆麒麟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而当年宁北,便被定为麒麟之才。

    麒麟之才,宁北王。

    其天赋,千年罕见。

    所以宁北年少时,便被确认为下一任北凉军主,无人不服。

    北凉对每个人的天赋潜能,评为七个大等级。

    每一个北凉男儿,在二十二岁前:

    成为武者级,定为良好。

    成为战士级,定为优秀。

    成为战将级,定为天才。

    成为战神级,定为奇才。

    成为封侯级,定为鬼才。

    成为封王级,定为麒麟之才!

    所以你没看错,北凉三子皆为麒麟之才。

    宁北十七岁封王,皇甫无双十九岁封王,陈长生二十岁封王。

    三子皆是在二十二岁前,封王成功!

    为啥定为二十二岁前?

    人的十六岁到二十二岁,这是六年黄金修炼期。

    过了黄金修炼期,武者实力进步速度,便会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这都是千百年来,先贤摸索出的经验。

    而北凉十大狠人,年纪可都不大,虽然没有封王,可都是封侯级!

    皆是鬼才之姿。

    可见这一代的北凉军,有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北凉高层,无一弱者。

    要知道外界,如同五大总组或者京都卫戍,能发现一名奇才级的武者,怕是能高兴疯了。

    一名奇才级,不死必能封侯,有潜力冲击封王级!

    如同青阳子,二十二岁的九品战神,最顶级的奇才天资,现在就是一名实打实的封王级人物。

    北凉有规矩,奇才不可作为暗桩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血亏的买卖。

    奇才作为暗桩,哪家实力这么狠,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。

    一尊有望封王的奇才,你送去敌对势力嘴里作为暗桩。

    为了那点情报,值得吗?

    一尊奇才大成,要是封王,能庇护身后势力三百年。

    相比派其作为暗桩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青阳子躲在汴山四十年,完全不用怀疑他是北凉暗桩。

    这等人物,就算在北凉军中,当年也会倾力培养。

    外界各大实力,三五年也搂不到一个奇才天赋的武者。

    极其罕见的!

    袁天奉嘟囔着:“不是北凉暗桩,那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或许只有青阳子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宁北要带这老头走。

    青阳子贼眉鼠眼的问:“贫道不去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封王人物,不为己用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宁北给了他十二个字。

    青阳子眼皮直跳,顿时怂了,跟着离开青云观,轻轻关上漆红大门,看了一眼住了四十年的地盘,眼里要没不舍之意,那绝对是假的!

    就这样,青阳子被宁北带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青云观中,彻底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在三清殿最后面,一个偏殿,摆满了灵位!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,怕是得有上千个。

    灵位最高处的两旁,其中一个灵位牌,竖写着一行字。

    岭

    南

    军

    张

    云

    飞

    之

    灵

    位

    这个灵位上的名字,若是北凉十大狠人中的老八木悲风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一定知道,这是谁的灵位!

    这是蜀山一脉,四十年前掌教嫡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一代蜀山剑修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下一代蜀山掌教!

    可惜现在,在这个偏殿中,出现了他的灵位。

    木悲风所修的剑法,就是张云飞所创。

    自创一部无限接近封王级剑法的人物,你说,他生前何等的惊艳!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人物,没能和宁北同生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更可惜的是,他没能出生在北境。

    不然定然也是一位惊艳全球的大人物!

    寂静的青云观,谁也没想到,里面藏着这样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在回宁家庄园的路上。

    袁天奉好奇问:“老牛鼻,你是几品封王?”

    “一品!”

    青阳子理直气壮的说完。

    宁北脚踏飞叶,横渡黑夜中的长空,薄唇微动:“出家人说谎,可不是好习惯!”

    青阳子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他唬一下袁天奉还行,还想糊弄最强王者宁北,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一行人迅速离开汴山,八千中原禁卫,面戴黑巾,行军无声,默默相随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汴山外围,先前盗墓的五人小团伙,那名疤爷累得口吐白沫,说:“行了,终于出来了,坐下歇会!”

    “疤爷,你说刚才遇见的,那真是阴兵吗?”

    旁边小年轻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疤爷开始故作深沉:“踏叶飞行,横空腾挪,出行万人相随,步履无声,不是人,就是仙啊!”

    故作长叹,吓得小年轻等人,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能遇见这种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小年轻抬头,整个人呆若木鸡,他看着天空皎白明月,一位白衣少年郎,持一杆黑色长枪,从头顶踏月飞过。

    先前见过的黑衣蒙面之人,竟然又过来了!

    疤爷扭头:“你又咋了?”

    “疤……疤爷,大仙找来了!”小年轻轻车熟路,扑通一声跪下地上,脸趴在土里。

    疤爷浑身一哆嗦,回头瞬间,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位白衣少年郎,就默默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滴个娘咧,大仙!”

    疤爷魂差点吓飞。

    在宁北身后,八千黑衣儿郎止步,默默相随,止步无声。

    这无形压力,对这五人造成的压力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真的快吓坏了他们!

    盗墓五人全部跪在地上,不断的磕头。

    宁北薄唇微动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仙饶命!”

    疤爷等人跑了一夜,如今还没喘口气,又被逼的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这种盗墓小贼,还不值得中原禁卫出手,驱逐离开就行了。

    如今到了汴山别墅外围。

    慕容华带着中原禁卫,轻声开口:“军主,那我率部就回青州了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宁北目送禁卫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都出身北凉,曾经在北境浴血奋战,如今任职于中原总组,远离北境那个战场,对他们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青阳子被拎回宁家庄园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张老头把宁北院中花草,全部给薅了,说是这些话中看不中用,还不如种些菜。

    关键种的菜,还都是韭菜,中医把这个叫壮阳草。

    青阳子进入宁家庄园,一路走来,看的一愣一愣,整个宁家庄园,比特喵的青云道观还大,怕是有几十亩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豪门呢。

    青阳子进入别墅小院,看到蹲在地上种韭菜的邋遢张老头,不由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