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03章 依铁律,就地格杀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若不是同袍,黑衣禁卫今晚势必席卷青云观,诛杀十二贼中的余下三大贼头。

    青阳子摸了摸鼻子,瓮声说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北凉之人,你当年所用的凉刀,来自何处?”慕容华再度逼问。

    青阳子委屈说:“故人送的!”

    “谁送的,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,似笑非笑,透着审量。

    他这位北凉军主,就在这里,青阳子说的话,是真是假,宁北只需要联系陈长生,调用密档,一查便知。

    北凉战刀,每一把都有特殊序号,一人一刀,永不重复!

    所以每一把凉刀,出处很好查的!

    就算外人捡到凉刀,那也不敢用啊。

    武者使用凉刀,北凉禁卫知晓,势必认为刀的主人,死于你手。

    杀了北凉之人,下场是什么?

    不需要多说了!

    慕容华的问题,青阳子还能胡乱扯。

    来自宁北的问话,这老牛鼻乱说试试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便要引来杀身大祸。

    凉刀,外人不可用。

    青阳子又怂又怕死的样子,让慕容华膈应的很。

    四十年前,二十二岁的九品战神,绝对是那个时代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到现在还活着,你说青阳子有多强!

    恰逢此刻,一道黑影掠过墙头,似乎想要向外跑。

    慕容华瞥去,冷笑:“想走?留住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整个青云观,全被中原禁卫包围,一只鸟都别想飞出来。

    从墙头冲出来的人影,被宁北摘下一枚绿叶,弹指间爆射而出,直接击伤,被活擒来到门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汴山十二贼的哪一位?”宁北瞥向他。

    跪下地上不断挣扎的虎目男子,低沉道:“虎三!”

    “斩了吧!”

    宁北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多余的话不用说,今夜汴山十二贼,皆须一死。

    青阳子听到这话,眼皮微跳,看向面前的白衣少年北凉王,弹指轻笑便斩一人,顿时更怂了。

    宁北瞥向他,轻笑:“记着,凉刀是谁送你的,欠我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左手持枪,踏入这青云观内。

    这座青云观,应该是清朝时期修建,数百年时间,让这里已经破败,不过经过修缮,还能住人。

    在杂草横生的小院,立着一口三足铁鼎了,上面布满了香灰。

    宁北淡然道:“汴山十二贼,十贼已伏诛,余下二位,还想藏下去吗?”

    轻声话语,响彻整座青云观。

    八千黑衣精锐,手握凉刀,尽皆待命,今夜无人能逃。

    汴山十二贼,必须斩尽杀绝。

    这是北王的军令!

    在青云观深处大殿,供奉着三清,最终走出二人。

    一位瘦削八字胡男人,生的三角眼,就是汴山十二贼首鼠大。

    另一位虎背熊腰,生得高大威猛,便是牛二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二贼中,实力最强,最为难缠的两名狠角色。

    鼠大低沉道:“我兄弟十二人,何德何能,惊动中原禁卫御史慕容大人亲自到来!”

    “你惊动的可不止我!”

    慕容华仅仅站在宁北身后。

    袁天奉拎着韩立,尽管慢赶总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鼠大看向袁天奉,瞳孔骤缩:“银色飞鱼袍,京都卫戍镇抚使!”

    “咋了,不服啊!”

    袁天奉抬手间,无形劲力外放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鼠大整个人,胸前如遭重击,整个人倒飞回三清殿内,口中溢血不止,眼神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劲力外放,封王战法!”

    这一幕,惊住了鼠大。

    慕容华惊声道:“袁大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外不,惊喜不?”

    袁天奉一副嘚瑟的样子。

    战神级掌握封王战法。

    举目放眼天下,他袁天奉可谓是蝎子粑粑独一份。

    宁北瞥去:“三年实力没有寸进,贪功冒进,掌握封王战法,险些卡死自己的武道路,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!”

    袁天奉讪讪一笑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鼠大和牛二眼神惊疑未定,这才认真打量站在最前面的白衣少年郎。

    他手持黑色长枪,静静立于原地,身上散发着恬静淡然的气质。

    真正让鼠大震惊的是,宁北肩扣黑色披风裹身,上面踏云麒麟无比醒目。

    这是北凉军主啊!

    他竟然亲自来了!

    怪不得中原总组,八千禁卫听其调动,名震天下的袁天奉和御史慕容华,甘愿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此等惊天大人物,竟然为了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汴山十二贼,派人去我宁家,想从江允儿身上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鼠大话未说完。

    袁天奉冷笑:“土鳖,没调查清楚,就敢派人去宁家,你知不知道我大哥是宁家嫡长子!”

    鼠大和牛二浑身一僵,此刻终于明白,中原禁卫为啥深夜降临汴山追捕他们!

    一切起因于宁家,绝对是这尊宁北王下达的杀令。

    袁天奉不屑道:“赶紧撂了,你们想从江允儿姐弟身上得到什么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慕容华左手轻轻放在腰间。

    这两人再不说,今夜,便不会好死!

    禁卫的手段,外界武者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知道的消息,就一定能挖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不说,便一点点敲碎你的骨头,直到说出他们想要知道的信息,才会给你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场面短暂寂静,凉风拂过。

    慕容华微微抬手,禁卫涌动,意欲出手。

    鼠大开口了:“我其他几个兄弟呢?”

    “背负B级缉杀令,依铁律,已就地格杀!”慕容华不屑于欺骗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鼠大悲凉一笑,早已料到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他嘶哑自嘲:“我们兄弟十二人,死于中原禁卫之手,也不算辱没了我们,将死之人,带着秘密离去没意思,江家兄妹,拿了不该拿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袁天奉追问。

    鼠大低沉说:“一张地图,标注着一座灵石矿,这就是我们兄弟十二人在汴山十年,不肯离开的原因!”

    说到灵石矿,慕容华眼中一惊。

    唯有宁北轻笑:“又是灵石矿!”

    “汴山这座灵石矿,看来惦记的人,还真不少呢!”袁天奉冷漠说着。

    澳门银河平台灵石矿的线索,这边也掌握了几分。

    但是这座灵石矿,到底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秘密!

    ??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