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00章 长枪诛七贼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他们七贼,想要杀出汴山。

    异想天开!

    今天来的人,不仅仅是宁北,以及御史慕容华。

    还有中原总组八千黑衣禁卫,皆是擅长杀伐的武者。

    八千精锐立于此地,他们七人想要逃到哪里去?

    宁北很平静,瞥向破门杀出的猪十二等人,手中龙胆枪,枪锋闪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继而,龙胆枪,动!

    枪出如龙射苍穹,星落大地月沉江。

    冰寒枪辛落尘的枪法。

    宁北也略懂几分,持龙胆枪,一点寒芒乍起,枪出如龙,贯穿蛇六的胸膛。

    瞬间点出一个血洞!

    蛇六浑身僵立当场,低头看向胸口,不断向外滋血。

    这是致命伤!

    枪锋点穿他的心脏,贯穿他的后背,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“六哥!”

    马七看到这一幕,赤目欲裂,转身扑向宁北,掌心浮现九声脆响,伴随着无形暗劲相随,一掌可碎骨。

    他红着眼:“我和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御史慕容华,拔出腰间三尺凉刀。

    刀起风云破,横斩而去,如那黑色匹练,瞬斩马七,自腰部一分为二,两截身体落在地上,不断扭曲。

    冷酷而又无情的御史,出手极其果断。

    “犯我华夏铁律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慕容华只有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十二贼盘踞汴山,长达十年!

    那是在走钢丝线,没惊动大人物前来缉杀他们。

    而今中原御史慕容华到来,对汴山十二贼,势必是格杀勿论的态度。

    猪十二凶戾无比,眼见逃生无望,转身握着大刀,砍向宁北身后的披风,刀锋要斩了金麒麟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慕容华,眼神渐冷,却不担心。

    因为烫金麒麟袍,水火不侵!

    普通刀兵在上面,用力劈砍,难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宁北背对猪十二,肩后披风向外舞动,卷动而去,似有劲力,瞬间将他肥胖的身体,蹦出十余米远。

    等宁北转身,左手持龙胆枪,瞬息而动。

    一击回马枪洞穿而出!

    极快的速度下,龙胆枪贯穿猪十二的胸膛,枪锋钉在一颗参天大树上,鲜血顺着树干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枪钉初级战将!

    这一切对宁北而言,仿佛是间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宁北自北境崛起,一路上伴随着杀伐。

    宁北王的武道路,是杀出来的!

    北境八千里防线,同样是杀出来!

    以杀伐为守护的理念!

    贯彻在北凉军每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宁北为军主,对这份理念,更是从未动摇过。

    在这一夜,汴山深处,七贼全部伏诛,无一可活。

    加上死在宁家庄园的猴九俩人。

    汴山十二贼,已经陨落九位。

    余下三贼,今在何处?

    宁北左手持枪,背负右手,薄唇微动:“查,余下三贼,全部格杀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八千黑衣向外散发而出,搜寻汴山连绵山脉,寻找余下的九贼。

    慕容华知道汴山十二贼,一个都不能留。

    逃走一个,必成大祸。

    慕容华转身问:“家里那两条狗运来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旁边黑衣青年,牵着两条半人高的狼青狗,进入不远处两个屋子。

    十二个木屋,应该就是十二贼日常起居的住所。

    狗子的嗅觉,可比人类的1200倍左右!

    而中原总组的构建,可不仅仅全是武者,下辖九大分部,各司其职,有观天象,辨阴阳,懂风水的风水师。

    也有精通阴阳术法的道士!

    更有精通奇门遁甲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还有缉杀部,养了不知道多少犬类,五花八门的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据闻,去年引进一批哈士奇,想要训练为寻踪犬,执行任务的时候,好像是通敌,跟着别人跑了!

    气的张中原下令,直接把余下的哈士奇,全部宰了吃肉。

    眼下,两条狼青犬,进入屋内嗅了嗅,继而跑出屋子,向南方冲过了过去,奔跑速度不弱于战士级。

    宁北脚踏树叶,直接追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速度,好像跑的比狗快……

    狼青狗的速度,每秒可超过10米。

    宁北身为封王人物,每秒速度可达到70米。

    名副其实跑的比狗快!

    八千黑衣精锐,皆是左手持刀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左撇子,说起来也怪宁北。

    北凉军的军刀法,乃是千年奇才宁北所创。

    结果宁北这个家伙,是个左撇子,年少时十五岁那年所创的刀法,糅合霸刀之术,创出封侯级刀法。

    导致北凉军将士,全体男儿修炼后,全成了左撇子。

    这件事,宁北得背锅。

    诸多黑衣精锐,席卷汴山,不断向腹地赶去。

    路上,遇到五个盗墓贼,魂差点吓飞。

    不论是谁,大半夜在这山林中,遇到近万名黑衣人,而且前进速度,都是每秒过十米迅猛速度,杀气腾腾的,谁不害怕啊。

    盗墓小团伙中的青年,脑壳上挂着矿灯,看着一道道黑影,从他左右掠过,没有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每个黑衣人,面戴黑巾,手持黑色战刀,肃杀之气让人畏惧。

    他吓傻当场,颤声道:“疤……疤爷,这不会是……阴兵吧?”

    几个愚蠢盗墓贼,听到这话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那名疤爷,年近五十,鬓发微白,颤声说:“阴兵过境,不可直视,快跪下!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五人小团伙,全部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实都是趴在地上,把脸埋进土里面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过去后,五人这才抬起头,眼中流露出惊魂未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可是那名青年看向半空,皎白明月下,一位白衣少年郎,肩扣黑色烫金麒麟披风,手持黑色丈八长枪,脚踏树枝,横渡长空!

    这人是在飞吗?

    这只有在电影里面能看到啊!

    除非他不是人?

    盗墓五人小团伙,顿时脸更白了。

    身为盗墓贼,必定信奉鬼神之说,已经把宁北当做了阴兵过境的头领。

    宁北余光瞥向这里,枪尖轻踩树枝,一跃横移十八米,落在一颗大树上,目光很冷,注视着五名盗墓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无意冒犯,今夜误闯此地,实属得罪,日后定然给您烧足纸钱赔罪!”

    那名叫疤爷的人物,跪在地上,不断磕头。

    这种胆量,竟然也敢在夜中盗墓。

    宁北薄唇微动,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