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98章 御史到来,七品战神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月清风高的汴山峻岭,草木植被旺盛,时而能看到狼王啸月,都是野生动物。

    野狼出现在汴山外围,证明山林生态,正在恢复。

    在汴山别墅的方向,宁北持龙胆亮银枪,脚踏飞叶,在月光下,白衣如雪,出尘如谪仙。

    一秒行进速度过七十米,这便是宁北封王级的实力。

    袁天奉相随而到,韩立苦哈哈的,在地面上撅着屁股跟着,不过移动速度远远不及前方两尊大人物。

    韩立日常随行,也是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单信有伤,和张老头留守宁家。

    在这汴山当中,过百架黑色直升机,都是最新型的运输机,不断有黑衣青年,胸绣北王刀,降落于汴山之内。

    整整八千精锐,由中原总组禁卫御史慕容华率领,抵达汴山!

    身负八尺之躯的虎目男子,身穿黑衣劲装,面戴黑巾,腰挂北凉刀,职位不在张中原之下。

    天下五大总组,设立五大指挥使!

    除了五大指挥使,还有五大御史,不归五大指挥使管辖,由京都卫戍直辖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五大御史,听令于京都殿堂,听令于京都卫戍镇抚使皇甫无双。

    这样设立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是防止五大指挥使,拥兵自重,不听调遣。

    五大御史的存在,掌握五大总组,最核心精锐力量,无形中以京都卫戍为尊,加大了镇抚使皇甫无双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确保皇甫无双,命令下达,可直通各大总组。

    慕容华率八千黑衣禁卫,悄无声息,集结于汴山。

    整整八千黑衣,立于原地,身躯如虎,不动如山,队列整齐,每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铁血气势。

    这种气势,像极了北凉军!

    单凭这股气势,就可以断定,华中总组的黑衣禁卫,必然是军旅之人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这股军旅之风,无法掩盖。

    整整八千儿郎,虎目看向由远而近,负手而立,脚踏参天大树的白衣少年郎。

    每个人虎目流露出狂热信仰!

    这种目光,像不像我们北凉儿郎看向军主的眼神?

    当真是像极了!

    慕容华看向到来的宁北,拔出腰间佩刀,横于胸前,轻喝:“中原总组,御史慕容华,参见北王!”

    “中原总组,八千禁卫,参见北王!”

    整整八千黑衣豪迈男儿,此刻皆是拔出腰间黑色凉刀。

    凉刀斜插入地,皆是单膝下跪。

    八千人铁血声音,犹如虎啸,划破漆黑长夜的寂静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:“北凉无跪礼,这件事,不可忘!”

    “军主还认我,那我们便不跪!”

    慕容华收刀归鞘,憨憨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素来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御史大人,震慑中原三省的男人,被所有武者所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对比张中原和慕容华,社会武者更害怕御史慕容华!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张中原位居指挥使,做事会按照华中总组的铁律衡量对错。

    可慕容华率禁卫一旦出动,死的人就不止一两个了。

    御史出动,奉行杀戮之令!

    但凡目光所及之处的武者,不分善恶,皆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这就是五大御史,五大总组最核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十分的神秘。

    外界武者但凡惹得他们出动,不用挣扎,就等死吧。

    现在御史慕容华的话,透露一条重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出身北凉军!

    何止是他慕容华出身北凉军,他身后八千黑衣精锐,全部都出自北凉军!

    北凉退役之人,全部被五大总组优先择取吸纳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该明白这位北凉王大人的影响力吧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何处没有我北凉之人!

    北凉儿郎,此生,只尊凉王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多年未见,你们安好,我便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生,誓死追随军主!”

    慕容华身为七品战神,算算时间,离开北境已满五年。

    长达五年时间,没有再回北凉,没有再见过军主。

    如今故人相见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下令:“找出汴山十二贼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御史慕容华,转身率部搜寻整个汴山。

    八千黑衣武者,席卷汴山群岭,搜寻余下的汴山十贼。

    汴山,就在汴京市旁边。

    汴京十二贼,如果所料不差,皆是战将级。

    宁北王卧榻之处,岂容桀骜武者,威胁到家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况且汴山十二贼,为祸一方长达十年,成为汴山的祸端。

    依照华夏铁律,早就该将他们缉拿归案。

    宁北择选一座矮山,轻轻坐了下来,仰头刚好看到一轮皎白明月,将龙胆枪斜插峭壁上。

    慕容华去而复返,手里多了一个菜篮子。

    “北王,晚上山风刺骨,喝些酒驱驱寒吧!”慕容华将酒菜放在石头上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坐下一块吃,顺便说说,你这位明桩,这五年在中原总组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揭露慕容华的身份。

    北凉有暗桩,也有明桩。

    如同慕容华这种人,摆在明面上,看似脱离北凉军。

    可天下武者谁不知道,北凉所属,纵然是退役的男儿,一生也是忠于北境。

    北凉的印记,一生无法抹除。

    这类人,便是明桩。

    慕容华苦笑:“军主,说好的,身为暗桩,不见军令不能现身啊!”

    “就你我二人,无须顾忌,我有事情交代你!”宁北打开一瓶五粮液。

    慕容华双手托杯,一饮而尽,先干为敬!

    他开口:“军主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调查一人,就在宁家庄园,他本名张根生,名字估计是假的,我有种感觉,他是我北凉暗桩。”

    宁北说出这件事,罕见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他北凉暗桩,在他这位军主面前,死活不暴露自己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张老头到底是个啥样的人,到现在都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慕容华面色凝重,试探问:“是老一辈暗桩吗?”

    “无法确定,没有直接证据,以他的年纪,我推测是老一辈暗桩。”

    宁北把玩着温玉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辣酒穿喉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慕容华起身:“我这就让人去查!”

    “不急,今夜处理完汴山十二贼再说。”

    宁北让他坐下。

    慕容华有几分无奈:“老一辈暗桩,不见军令不现身,军主不用烦恼,给我几天时间,我查到线索,老暗桩不想现身也得现身!”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