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89章 这个人,不能查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宁教授如果嫌少,我立即请求追加科研经费!”裴刚很激动,当场拿出手机打电话请求追加经费。

    裴刚现在是不担心经费问题,是担心宁北不要钱啊!

    这才是所有人头疼的!

    第三代反重力器都问世了,宁北身为总工程师,绝对是首功。

    偏偏啥都不要,让裴刚和一些人,心里慌慌的,根本看不懂他们家的宁大教授,到底想要啥啊!

    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,接受应得荣誉和奖金啊!

    裴刚电话拨通。

    嘟嘟……

    “喂,小刚啊,汴大科研室遇到问题了?”很温和慈祥的老人问候着。

    裴刚憋红脸:“宁教授说……钱不够!”

    “他要钱啦?经费不是问题,缺多少,尽可张口,人员、设备、经费优先级提供!”电话那端老人来精神了。

    他和裴刚一样头疼,不是怕经费不够,就怕宁北不要钱。

    不要钱的宁北,在中研院一群老头眼里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分明拥有最高的科研天赋,结果在科研室,三五天看不见人,有几分想来就来,不想来就不来的随性感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揪心啊!

    想催宁大教授,对反重力科研项目多上点心,可又不敢啊!

    人家一没要你们的资金!

    二没用你家的设备!

    三是自己一手拿出的技术。

    这等于一没喝你家的水,二没吃你家的大米,凭啥让我干活!

    这在裴刚他们眼里,宁北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想催又不敢催,唯恐催一下,把人给催跑了,到时候整个项目就垮了整个天。

    裴刚一脸无辜,情不自禁看向宁北,眼神透着祈求,仿佛在说,大爷,缺多少钱,您倒是说个数啊!

    宁北皱眉,很反感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在看不起他宁北王吗?

    宁北长这么大,从不会索取什么!

    此时如此,今后还是如此!

    北凉军这代人,将会奉献这一生,将所有青春燃烧,照亮我华夏,荣耀整个北境!

    裴刚看到宁北王皱眉,眼皮直跳,擅自做主开口:“再来五十亿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真当经费是大白菜,想要就要的。

    关键电话那端的科研院老头,还直接答应了!

    宁北指间微动,拿过手机,平静开口,第一句话便是:“我是宁北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老人,朗笑:“宁教授真会开玩笑,你都自己说出名字,我还会不知道你是谁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开玩笑!”

    宁北眉头微皱,略显漠然又说:“北凉军,宁北!以这五个字去查去问,然后再来找我谈钱!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科研室所有人面面相觑,看出宁教授发火了,顿时全部低头做事。

    这一刻不少人都觉得,自家宁教授,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中研院那边都来送钱的,咋还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嫌弃钱少吗?

    裴刚突然想起一茬事儿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个檀木盒子,里面有一个金色奖章和荣誉证书,说:“宁教授,这是最高科技奖,还有一千万奖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高科技奖?”科研室成员都惊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国内含金量最高的奖项!

    对于科研人员而言,追求的最高荣誉。

    每年国内最高科学技术奖,授予人数不超过2名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高科技奖!

    结果在今天,悄无声息的授予宁北了。

    宁北很平静:“奖章留下,钱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宁教授,别再推脱了,我是真的为难。”

    裴刚苦笑着,钱是真不敢再拿回去了,不然真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宁北不予理会,转身进入科研室,查看第四代反重力器遇到的难题。

    裴刚都绝望了,有钱送不出去,你说扎心不扎心。

    可是在京都,一所七十二层高的大厦中,就是科技研究院。

    各省地区每逢遇到大项目,都需要递交申请,让这里审批,然后下拨资金。

    要说科研院里面,今年最得意的项目,无疑是汴大这边的反重力项目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弥补了全球空白的技术,走在了航空领域的最前沿。

    况且反重力技术,引用拓展领域极广,最先应用的是航空业。

    其实一旦反重力技术成熟,所应用的领域,绝对不仅仅是航空业,军工业绝对用得少。

    可以试想一下,军用大卡车装载反重力器,运输数百吨的物资,反重力大大抵消物资本身的重量。

    其结果就是,卡车运输数百吨活物,如同空车前行。

    一旦反重力推进器问世,将会让全球震惊!

    到时,飞机也好,轮船也好,所有发动机都无法与反重力推进器相媲美。

    这就是京都科研院,迫切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京都科研院大厦顶层,一位唐装老者,坐在办公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叫陶文书,这座科研院的副院长之一,先前就是他和裴刚打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北凉军,宁北?这位宁教授是出身北境么,可这不妨碍他接受这边的经费资助啊!”

    陶文书作为普通人,还是不懂北凉军宁北,代表着什么含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起身翻出手机,拨通一个老熟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冬阳啊,这会儿忙吗?”陶文书温和笑着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中年男人笑道:“陶院长说笑了,您老亲自给我打电话一定有事情,但说无妨,我这边必然倾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这边的确遇到了小问题,你帮我查查,北凉军宁北,是什么身份!”

    陶文书慈笑着。

    结果电话那端,沉默很久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夏冬阳,也是没料到,这老头居然要查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可是要命的啊!

    “冬阳,你还在听吗?”陶文书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夏冬阳低沉道:“陶院长,这个人你最好不要再查,否则会出大事!”

    寻常时期,澳门银河平台北凉的普通事情,国内就鲜有人敢去追查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被北凉获悉消息,北凉禁卫出动,势必将收集北凉军消息的人带回北境,若是不给个清晰交代,一律就地格杀!

    北凉军,便是这么强势。

    更何况,陶文书要查的人,是北境神话啊。

    这等大人物,岂是他们能查的。

    陶文书有些吃惊: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