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76章 百草弯腰,人皆俯首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冰冷话语,杀气腾腾!

    自宁北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韩立急忙跟上,再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南国使者团没有递交公文,没有问询函,更没有报备人数,便敢越境到来。

    是在挑衅这尊宁北王啊!

    搁在北境,遇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没二话,直接镇杀!

    境外武者越境过来,不论多少人,遇之则杀之。

    这是北凉奉行的铁律!

    武者的杀伤力有多大,已经不需要介绍。

    若是境外武者,是来捣乱的,在南市区,一名战将级人物,就能在短短几分钟内,杀上千名普通人!

    华夏也好,全球百国也罢。

    都遵循着一条铁律!

    境外武者,擅自越境,不论是谁,一律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南国使者团,没有递交公文,没有递交入境记录,便是违律!

    铁律之下,谁敢触碰红线,便是杀无赦!

    就在宁家庄园门口。

    一行三十六人,全部来自南国,就是使者团。

    由百名京都卫戍护送,为首的队长是一名初级战神,名为林丰原。

    他上前拱手:“袁大哥,南国使者团已经护送到宁家,京都卫戍任务完成!”

    “袁天王,敢问北王殿下在吗?”

    三十六人使者团,为首的同样是一名战神,五十岁左右的样子,正是使者团的正使,名为阮闲庭。

    对于袁天奉,南国并不陌生!

    当年位列北境五大天王的袁天奉,任职于北凉当中,与楚瘸子,白衣杀神秋雨亭并列,被境外八国视为必杀的大敌。

    也是北凉军核心将领!

    所以,阮闲庭称呼袁天奉为袁天王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袁天奉漠然道:“拿出你们的公文!”

    “袁天王,这一次我们是秘密访问北王殿下,不对外公布,不然被报道出去,我们这边会很难看的!”

    阮闲庭低声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这般解释,在袁天奉这边行不通。

    袁天奉语气森冷:“我在问,公文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阮闲庭心中浮现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可使者团中,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愠怒:“我们已经解释过,此次是秘密拜访北王殿下,没有递交公文!”

    场面瞬息间压抑的可怕。

    阮闲庭面色狂变,呵斥:“下去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北境这群疯子,皆是好战派,对外一生从未弱过半分!

    境外武者敢挑衅试试!

    北凉所属,无一胆怯,必会迎战,捍卫华夏国威。

    袁天奉眼神渐冷,手指轻轻搭在腰间刀柄,轻声道:“没有公文,便是擅自越境,依我北境铁律,境外武者,擅闯华夏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这可是南国使者团啊!

    京都卫戍林丰原眼皮微跳,上前说:“袁大哥,他们毕竟是南国武者。”

    “袁天奉,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们背后是南国,你敢动我们试试?”三十岁男子怒了。

    使者团所有人低喝:“敢对我们动手,后果你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针锋相对的话语。

    惹得袁天奉怒极而笑,瞥向林丰原,眼神浮现冷喝,低喝:“你,立刻滚!”

    “袁大哥,这真不能乱来!”林丰原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袁天奉当场动手,左手无形劲力外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林丰原如遭重创,整个人倒飞出去,咳血不止,惹得百名京都卫戍成员,皆是低下头不敢过多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论职位,袁天奉是副镇抚使,教训他们,就是教训自己麾下。

    谁敢多说什么?

    唯有阮闲庭失声惊骇说:“劲力外放,封王战法?!”

    北凉又诞生了新王?!

    袁天奉气势外放,虎躯满是杀意,冰冷道:“你们背后是南国?那又有何惧,我背后还是华夏呢!”

    “面对你南国,又有何惧!”

    “我背后,还有我大汉一族十亿族人,大汉一族,不弱于人!”

    “华夏国威,不容挑衅!”

    “我华夏以武立国,此生,在我辈手中,绝不丢先烈之脸,先辈以武立国,国威不是由尔等蛮夷挑衅的!”

    “林丰原,回京都卫戍,自领二百军棍,不然狗无双也护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袁天奉,浑身铁血杀气冲云霄,手中凉刀已出鞘。

    林丰原唇角苦涩,同为战神,他在三大镇抚使面前,完全不够资格提出建议!

    北凉出身的将领,一生傲骨宛如铁铸。

    他们这代人,捍卫的华夏国威,守的是我华夏国门。

    境外蛮夷,谁敢挑衅,北凉百万黑衣精锐,势必以命而战。

    这就是北凉的规矩!

    奉行以杀伐为守护的理念!

    华夏最强军团北凉军,人人皆如龙。

    此刻,在庄园深处,缓缓走来一位白衣少年郎。

    他,白衣如雪,单薄身躯,肩扣黑色披风,绣着金色麒麟图,步伐如虎,一路走来,百草弯腰,人皆俯首。

    一代宁北王,终于到了!

    麒麟官袍加身,让宁北的身份,不需要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袁天奉转身拱手:“军主!”

    “京都卫戍林丰原,率百名成员参见北王大人!”林丰原不得不行礼。

    在这尊宁北王面前,天下何人敢不敬?

    他立于此地,便是不败的神话!

    他便是北境所有人的信仰!

    他的影响力,遍布全球。

    就连境外,一部分武者,都是北王的狂热信仰者。

    阮闲庭看到这位白衣少年郎,浑身一颤,使者团三十六人,无人不怕。

    在境外八国,北境的布衣,就是一代魔主!

    单单他手中这把北王刀,就屠了境外八国百万人!

    那时的宁北王,于凉山之巅,封王那天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杀一是为罪,屠万是为雄,屠得九百万,即为雄中雄!

    一句话震慑当年境外八国,足足长达一年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这话中内蕴的杀气,可想而知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境外八国只要敢起兵犯我北境,这位宁北王便敢杀。

    国门之前,纵有百万敌,依旧敢斩杀殆尽!

    此刻,宁北立于此地,无人不弯腰!

    韩立眼神透着敬畏,知道他追随的少年北凉王,是个多么恐怖的人物。

    此生追随,再无遗憾!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:“公文!”

    一句仅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北王殿下,此次是秘密拜会您,所以……”阮闲庭话未说完。

    这是没有公文!

    宁北薄唇微动:“武者越境,依铁律,杀无赦;三十六人,全部格杀!”

    ??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