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52章 杀意镇人心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: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的脸色,陡然间全部都变了,有几分惊惧。

    中年摊主抬头惊怒道:“你们是汴京组的人?”

    “汴京组是我的人!”袁天奉霸气回应。

    人群有武者怒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京都卫戍,袁天奉,不知道可否入诸位法眼?”

    袁天奉之所以动怒,眼前这群人完全在找死。

    动宁北的亲人,真当他们有九条命可活?

    你们要知道,北王若怒,境外八国无一不怕!

    这些年因为宁北王坐镇北境,立于凉山巅,震慑境外八国,有两个没出息的小国,竟然特么想着向我们华夏进贡,恢复古制。

    可见北王的威慑,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此刻,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中年摊主头皮发麻,知道‘京都卫戍’的含义。

    天下特别行动组和暗部,皆须听令京都卫戍。

    而京都卫戍,听令于三大镇挥使!

    偏偏袁天奉,就是三大镇抚使之一。

    这种人物竟然来这他们汴京这座小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旁边的坡子武者,冷汗直流,不断用袖角沾着汗水,隐约中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最清楚,旁边这位白衣少年郎,才是最可怕的!

    这把北王刀,真的是那把军主战刀。

    而这位白衣少年,就是北凉王啊!

    真不愧是千年奇才,这般年少,竟然已经是北境的王。

    这等伟岸人物,就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汴京组那边接到调令,率部紧急赶往这处黑市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,再问:“我四叔在哪?”

    “宁四爷今早来到坊市,进入最里面那栋楼,再没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跛子低着头,不敢直视宁北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再不说的话,今天就是他的死期!

    要知道,这尊白衣少年郎,可是宁北王啊!

    北境神话,试问天下,有谁惹得起。

    宁北眼神不经意间,瞥向这座废弃小区最深处的一栋孤楼,闪身拔出北王刀,眨眼间已经出现在五十米外。

    每秒五十米的移动速度?

    这真的吓坏了所有人!

    这实力,怕已经不是战神级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尊白衣少年,竟是超越战神级的无上人物?

    他究竟是谁?

    中年摊主目光惊悚,发现今天来的人,似乎最可怕的不是袁天奉,而是这尊白衣少年。

    先前袁天奉说过,这把刀真的是北境那把军主战刀。

    北王刀只有那尊镇北王能使用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尊少年就是他!

    这尊大人物,竟然来到了汴京。

    中年摊主浑身颤抖,意识到这座黑市,惹到了惊天大人物啊。

    宁北已经下令,调汴京组夷平此地,绝对不是空话。

    一代北王,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在废弃小楼中,是黑市的禁区。

    黑市的老板,就常年住在里面,一般人根本不敢进去打扰,在楼下还有看门的两名高级武者。

    在废弃大楼大厅,经过简单装修,分好几个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坐着一位青年,吊儿郎当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左手摇晃着红酒杯,瞥了一眼坐在对面,有些局促不安的黝黑男人。

    青年懒散说:“吴先生,知道这家黑市是谁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是九老板的!”黝黑男人吴蛋蛋低头谄媚说着。

    结果纨绔青年冷笑:“那你知道九老板是我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能不知道,九老板可是戴少的父亲!”黝黑男人在旁倒酒。

    他就是出售灵石的人,通过黑市放出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宁沧殇才会来到这里,向他购买灵石。

    不过似乎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些人,却不知道,还敢跟我竞买灵石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青年戴亢冷笑着,眼神瞥向里面一个房间,不断传出男子的闷哼声,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痛苦。

    戴亢接着说:“这宁老四骨头挺硬,不过却是个废物!”

    “宁四爷年轻时候,也是咱们汴京有名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吴蛋蛋提起往事,止不住轻叹。

    在他们那代人中,年轻时期的宁沧殇,出身宁家豪门之列,文武盖亚汴京同代人。

    可惜经历宁家内争,让他废了十多年,已经不复当年风采。

    戴亢忍不住笑出声:“就他?还特么天才,我看废材还差不多,就这熊样,和我竞买灵石,今天不弄废他,他就不知道在这汴京,有他宁家惹不起的人!”

    吴蛋蛋擦着脸颊冷汗,知道眼前的纨绔大少,全是仗着他爹的威名。

    南老杜,北老九。

    汴京北城区的九爷,两年前就到了战士级,在这小小的汴京城,自然是属于顶尖武者。

    七大豪门中,都没战士级武者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年戴亢,是越加蛮横,七大豪门的人,他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我倒想看看,我宁家惹不起的人,是何等人物!”

    可是在门口,悄然出现一位白衣少年。

    戴亢放下酒杯,脸色暗沉:“你是什么东西,谁让你进来的,这群没用的废物,连个门都看不好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袁天奉意欲拔刀,直接拿下戴亢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向里屋,一个瘦削汉子被捆在木桩上,两名赤裸上身的精壮武者,拿着皮带不断猛抽,让那瘦削汉子皮开肉绽,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可他骨头倒是硬的很,被折磨整整一天,愣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不求饶,不服软,独自硬抗!

    的确是条汉子!

    这就是宁四爷!

    宁家人的骨头,都很硬。

    包括北境那位宁三爷,骨头也是硬的很,宛如一脉相承的家风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这一幕,袁天奉不是愤怒,而是心惊,本能偷看旁边的宁北脸色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宁北很平静,一语不发,转身进入里屋。

    袁天奉却脸色微白,曾经在北凉生活了整整十年,怎么可能不了解这位北王!

    平静的面色下,隐藏着滔天杀意!

    宁北进入里屋,一语不发,左手轻轻放在腰间刀柄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一刻,北王战刀再度出鞘。

    宁北自荣归汴京,腰间常挂北王刀,本身就代表着杀伐。

    那两名赤裸上身的武者,回头一愣质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宁北未说话,左手持刀。

    顷刻间,出刀如惊鸿,黑光如匹练。

    一刀而过,刀气冲云霄,杀意镇人心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