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48章 不为己用,格杀勿论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宁北不是圣人!

    以德报怨的蠢事,还是留给那些白痴去做。

    一代宁北王,秉承的是以杀伐为守护的理念,信奉手中刀,诛尽世间敌!

    陆训长跪地面,在这尊传奇北王面前,他没有半分对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反抗,认罪,所有事一人扛!

    不认罪,反抗攻击宁北王,死罪,夷其三族!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:“七岁那年,雨夜中我的生日,你的到来,我依稀记得,宁家所有人都怕你,敬畏你如神明,青州暗部魁首,出现在汴京,宛如惊世大人物!”

    轻声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而陆训跪在地上,宛如一个懦弱废物。

    此刻,场面寂静无比。

    无人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陆训抬起头,嘶哑道:“当年的过错,我愿以死谢罪,请北王饶过我家小,他们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提条件!”

    袁天奉冷漠瞥去。

    唯有宁北轻声道:“站起来,拿起你的武器,引颈受戮反而丢了暗部的脸!”

    “青州暗部魁首,一个不如一个,该裁撤了!”

    袁天奉一句话,惊的陆聪难以置信看来。

    银色飞鱼图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再明显不过!

    这是一尊位列三大镇抚使当中的大人物啊。

    他若发话裁撤青州暗部,便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陆训缓缓起身,进入拿出一把尘封的长刀。

    当他握刀后,浑身外放一股强大的势。

    属于战神的气势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转身轰破门窗,将陆聪丢出去,赤目大吼:“聪儿,逃,永远别回来,逃到境外,别想报仇,当年是我做错的事,苟活十年,已经够了!”

    嘶吼声落下。

    袁天奉意欲拔刀,追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凉刀不染无辜者的鲜血,我说过回京杀三人,三人中没有他!”宁北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袁天奉明白,陆聪是无辜者。

    毕竟十三年前的罪魁祸首是陆训,陆聪完全无辜。

    陆训跪地抱拳:“青州暗部前任魁首陆训,跪谢北王大恩!”

    “你出刀吧!”

    宁北身为封王级人物,不欺他,让陆训先动手。

    陆训知道今天必死,能听到宁北亲口说,不杀自己儿子,已经心安了。

    此战赴死,再无遗憾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出,战神威压弥漫,小院带起微风,手握长刀,悍然劈向宁北面门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,深邃眸子宛如一潭死水,静静看着刹那间到了面前的战刀。

    袁天奉捏了一手冷汗,握紧刀柄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在陆训持刀距离宁北面颊三分时。

    这尊北王大人,终于动了!

    宁北右手背后,左手放在腰间北王刀的刀柄上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惊世北王刀出鞘。

    战刀出鞘如惊鸿,一道黑光如匹练那般,横空掠过。

    一闪即逝,惊天杀气从外放到收敛,完全是惊鸿那般。

    北王刀再度归鞘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离去,肩后烫金麒麟披风舞动,七尺之躯,虎步平稳,离开小院。

    反观陆训,手中长刀被黑色惊鸿掠过,直接齐根而断,整个人从头顶到脚下,一分为二,死于北王刀下。

    鲜血腥味刺鼻!

    陆训被一刀斩杀。

    这尊下三品的战神,陨落小张村。

    十年前的陆训,就是九品战将,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,晋级战神并没啥不对。

    可见宁北的恐怖实力,战神,响当当的大人物,却被其一刀斩杀。

    北王的战力,外人无法想象!

    袁天奉看着陆训失去,没有惋惜,而是眼神冷漠,北王之敌,皆要受北境之人的战刀所指。

    没有惋惜,只有杀无赦!

    但陆训死后,他身上一个羊皮卷,滚落到袁天奉脚下。

    “嗯?”袁天奉打开一看,眼神浮现惊色。

    这副残卷羊皮,记载着一部分地图,分明是标注灵石矿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地图是残卷,准确位置没有标注。

    袁天奉迅速追出去,轻声道:“陆训也在找灵石矿。”

    “汴山有灵石矿的消息,不止我们知道,他在这里生活十年,得知到消息也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宁北看了一眼羊皮卷,是一副完整地图的十分之一,借此想要找到灵石矿。

    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宁北也不会亲自去找,交给袁天奉,让他自己看着办。

    张老头趁机想溜,被袁天奉刀架在脖子上,玩味道:“老头,陆训的账算完了,是不是该聊聊你了!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啊,俺又没惹你们,大中午的,俺要回家喝面条!”张老头一脸憨厚无辜。

    袁天奉恨得牙根直痒痒,真想一刀弄死这老东西。

    宁北回头:“北凉有暗桩,遍布全球,由老师亲自掌握,密不外传,当年我尚年少,老师突然失踪,暗桩与北凉全部失联,后来恢复一部分,但有一部分暗桩永远流失在外!”

    “这老王八蛋是暗桩?”

    袁天奉一脸不信,他们北凉的人,就没这么无耻的老油条。

    宁北又说:“老一辈暗桩,不见军令不现身,我虽执掌北境这些年,为北凉军主,可上一代暗桩,只听令于老师,不认北王令,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军主,是不是咱们猜错了?”袁天奉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张老头一脸无辜,憨厚的样子让人真的会相信他是老实人。

    宁北浅笑,对于他说的,是真是假,只有张老头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北凉的暗桩,有一部分是死桩!

    没有军令,它们真的可能,直到老死都不会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真正让宁北诧异的是,若张老头是暗桩,把他安在小张村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目的是什么!

    但这件事不用问。

    张老头连暗桩身份都不承认。

    你还想让他吐露在这里的目的?

    简直是做梦!

    北境出身的人,特么全是硬骨头。

    有时候就是宁北都头疼,麾下将士骨头硬,性子烈,心性虽然坚毅,可每个人也是倔的像头驴似的。

    袁天奉眼神不善:“老家伙,你给撂个实话,是不是我北凉暗桩,是的话,就给我爽快承认,特么的,军主都在这呢,你还隐藏尼玛呢,给谁看呢!”

    老张头被袁天奉气得,不断爆粗口。

    小猴子的脾气,本来就大。

    张老头一脸无辜:“俺真饿了,要回去喝面条!”

    宁北弹指淡笑,额头青筋隐隐跳动一下,明显是被老油条给气到了,要是真是北凉暗桩,更特么气人!

    自家人不认自家军主,有这更让宁北生气的吗?

    张老头老老实实的蹲着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身为战神,来路不明,不为己用,直接格杀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轻飘飘一句话,吓得张老头脸都绿了,魂差点飞出来!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