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45章 村口张大爷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宁北都没开棺的欲望。

    一代宁北王,有着他的清高。

    若宁北想要财物,想要天材地宝,凭借他北凉王的权势地位,什么得不到!

    所以让他开棺,惊扰一个死去英魂,去探寻人家的陪葬物。

    宁北做不出这等龌龊之事。

    他是北凉王,不是盗墓贼!

    皇甫无双同样如此,身为北凉三子之一,当今镇抚使,对墓主的东西没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袁天奉离去前,嘱咐汴京组的人,把外面石室的瓷器,全部搬回宁家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不带走,那些武者还会惦记这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时候墓主的棺椁,势必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所以搬空这里,外人才会相信,墓里有价值的物品都被汴京组的人取走,没他们惦记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汴山古墓的事情结束,皇甫无双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哥,你保重!”

    “京都卧虎藏龙,你也小心,有任何难处直接找我,北境那十个坏胚,怕也是想你了!”

    宁北目送这位弟弟离去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走远,挥手说:“等我有时间,会去北境找他们的!”

    两人叙旧时间很短,但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肩负镇抚使职责,平日里冷漠无情,高高在上,能抽出一天来这里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宁北却没离开汴山,拿出一份文档扔给袁天奉,淡然道:“该去找他了!”

    第三人,陆训!

    前任青州魁首,也该去找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袁天奉嘿嘿直笑:“我知道这老头躲在啥地方,我现在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行,消失在茫茫汴山当中。

    在远离汴京的一座乡村,背靠汴山而建,整个村子的人都姓张,故名大张村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个小张村,离这里也就三五里。

    两个村子原本就同根同源。

    宁北要找的人,就在小张村。

    乡下的村子,可并不代表落后。

    小张村背靠汴山,这些年旅游业发达,城里人吃饱了撑得,闲来无事就想去野外游玩。

    而汴山无疑是最合适的区域。

    导致汴山外围沿途,所有乡镇都跟着沾光,开起小旅馆,而且村里人还会给游客当向导。

    游客进山前,在村里休整,吃喝都需要花钱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年,各处村子都赚了不少钱,家家户户盖起小洋楼,出门都是小汽车。

    在小张村的村口,修建的笔直柏油路,直达村里各家。

    不少游客进进出出,都是打算进汴山玩的人。

    宁北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一个憨厚老大爷,嘴里叼着烟袋锅,吧嗒吧嗒抽着烟,露出一口大黄牙,橘皮老脸笑成一朵菊花。

    他用中原方言问:“娃诶,城里人吧?”

    “喊谁娃呢,再胡乱喊,老子剁了你!”袁天奉瞪眼看去。

    宁北抬手,示意他闭嘴,浅笑:“我算是城里来的,老爷子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俺在这疙瘩刨食吃,都活大半辈子喽!”憨厚老大爷咧嘴一笑,门牙还缺一个,说话都有些漏风。

    袁天奉皱眉:“老头,向你打听个人,照片上这人认识不?”

    一张三寸照片,赫然是陆训十年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陆训,担任省城青州暗部魁首,绝对算得上一方人物。

    憨厚老大爷眼睛一眯:“见过,咋没见过啊,你们找他干啥玩意?”

    “找到自然有事!”

    袁天奉追问:“他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告诉你,老头觉得你来意不善,咱俩也没交情,凭啥告诉你呢!”憨厚老大爷说的也没毛病。

    能在这个村里生活,都是乡里乡亲的,平白无故谁会帮外人。

    袁天奉顿时黑脸,发现这老家伙,有点难缠啊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道:“说吧,想要多少钱,两千够不?”

    一沓红钞票,出现在袁天奉手中。

    憨厚老大爷很自然接过,手指黏着唾沫,当着面认真数了起来,还一本正经的检查纸钞,唯恐收到假钱。

    袁天奉额青筋暴起,要不是北王在这里,他真想弄死这个老流氓。

    他堂堂京都卫戍镇抚使,虽然是副职。

    那也算一方大人物,拿出两千块钱,还至于骗他个老头?

    袁天奉瓮声道:“赶快说,人在哪!”

    “这钱老头就收了,但人不能给你说!”憨厚大爷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袁天奉勃然动怒:“老头,你敢耍我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火气别这么大,尊老爱幼,中华美德嘛。”

    憨厚大爷把钱装进兜里,吧嗒吧嗒抽着烟锅袋。

    惹得袁天奉气不打一处来,一步跨出,手搭在憨厚老大爷肩上,还未用力……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。

    憨厚老头如滑溜的鱼儿,很自然从袁天奉手下躲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袁天奉,可是九品战神级人物。

    这狗老头不简单啊!

    宁北眼神波澜不惊,看到憨厚老人就发现他可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中原大地卧虎藏龙,民间藏着多少武者,京都卫戍皇甫无双那边,至今无法统计清楚。

    你像这个老头,没有亲眼所见,谁能发现他是古武者。

    袁天奉顿时乐了:“难怪敢黑我的钱,原来是个武者!”

    “也没规定只准你习武,不准老头子习武啊。”

    憨厚老头很是滑溜,黑了袁天奉的钱,还一副气人样儿。

    袁天奉要是能受得了这委屈,那才是邪了门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袁天奉手握黑色战刀,刹那间出鞘,愠怒:“死老头,老子剁了你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憨厚老头一惊,顿时炸毛:“这是凉刀?”

    “认识这把刀?”袁天奉持刀就干。

    憨厚老头明显不是普通人,精瘦身子像个鱼儿,竟然能躲过袁天奉的攻击。

    单单这份躲避能力,证明老头不仅是武者,怕还是战神级。

    不过袁天奉也没下死手,对于一个老头,堂堂九品战神还爆发全部实力,传出去还要脸不要了?

    老头不要脸。

    他袁天奉堂堂京都卫戍副镇抚使,那也是要脸的人!

    憨厚老头这才认真打量袁天奉的身份,瞧见了衣服上的飞鱼图。

    他陡然一惊!

    黑衣银丝飞鱼图,那可是标准的镇抚使官袍。

    来人是三大镇抚使之一!

    憨厚张老头委屈梗着脖子叫唤:“堂堂京都大人物,位居殿堂高位的副镇抚使,欺负俺这一个良家老头,传出去不好听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