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42章 奉令送各位上路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皇甫无双?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听说过!”

    光头武者摸了摸脑壳,的确在哪听说过,现在杀性正浓,突然想不起来了,索性也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身后,那八名强弱不同的武者,其中便有一位战士级男人。

    近四十的年纪,让他目露恐惧,失声道:“京都卫戍镇抚使,皇甫无双大人?”

    “镇抚使,皇甫无双?”

    光头武者顿时想起来,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三年前,岭南武者作乱,八万余人于岭南,被当初仅仅十七岁的少年镇抚使,持刀斩杀殆尽,没留一人!

    那一战,让全国各地武者,全部老老实实,服从各地特别行动管辖。

    从此天下武者,再也不敢小瞧当年那位十七岁的新任镇抚使。

    虽然岭南一事,对外宣布是诛杀八千武者。

    可岭南当地武者,不少人都说当年这件事,让岭南尸骨成丘山,鲜血汇聚成河,萦绕山林月余不散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岭南那片原始密林当中,每到月清风高的晚上,还能听到鬼狐狼嚎的哀嚎声。

    仿佛是冤魂不散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这尊镇抚使大人,竟然亲自降临汴山。

    汴京组全体成员,目光透着敬畏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见过皇甫无双,只是听说过。

    袁天奉微微撇嘴,知道皇甫无双要干啥,接下腰间黑色凉刀递过去。

    镇抚使不佩刀!

    若皇甫无双佩戴战刀离京,势必惊动各地武者门阀世家,让他们胆寒。

    镇抚使佩戴战刀外出,那意味着杀伐将起,那是对外界释放强烈的杀伐信号,会让一部分胆寒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皇甫无双寻常时候,基本上不佩戴战刀。

    对于袁天奉的战刀,皇甫无双看都不看一眼,竟然有几分嫌弃。

    他仰头看向矮山,宁北孤坐山巅。

    “哥,北王刀借我玩一哈,我都三年没摸过它了!”皇甫无双灿烂一笑,星眸透着几分希冀。

    在宁北面前,这位孤坐殿堂,高高在上的镇抚使皇甫无双,像极了一个小弟弟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面,只会出现在宁北面前。

    袁天奉可是心里门清,要是借此小觑皇甫无双,保准到时候让你哭都没地方哭。

    这可是执掌京都卫戍七万精锐的狠人。

    哪是什么善茬啊!

    在皇甫无双话语落下,所有武者包括小林等汴京组成员,不由看向山巅。

    一位白衣少年,独山巅,无人能与其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小林脸色惊喜,抱拳:“汴京组成员,参见北王!”

    “北王大人?”

    那七八名武者,包括光头男子,目光涌向绝望。

    这可是北境的宁北王啊!

    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这等大人物,本该坐镇北境的啊,怎么会出现在汴山。

    一尊北凉王,一尊镇抚使。

    名满华夏的两尊大人物,都可位列殿堂,高高在上,今日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名战士级武者,面如土灰,知道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今天在场武者,无一人可活。

    宁北故作山巅,薄唇微动:“身为武者,不服管教,挑战汴京组权威,死罪!”

    “攻击汴京组成员,死罪!”

    “犯我华夏铁律者,皆须一死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宁北豁然起身,锐目爆发精光,迎着猎猎疾风,烫金麒麟袍舞动,单薄身躯却有伟岸之感。

    下一刻,带鞘北王刀,自宁北手中爆射而出。。

    北王刀悍然落下,速度之快,贯穿光头武者的胸膛,将其钉死在山壁上。

    只见皇甫无双漫步到前,轻轻握住北王刀柄,瞥向余下等人。

    他清冷回应:“皇甫无双,领命!”

    堂堂镇抚使,地位之高,能与其相比者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可在北凉布衣面前,却是回应领命。

    下一刻,北王刀出鞘,杀气惊云霄,汴山区域的野兽,当场就吓尿了。

    北王刀内蕴的刀气,过于恐怖,过于可怕。

    这把刀,当真是凶兵。

    曾经痛饮数十万敌人血,铸就自身赫赫凶名。

    当皇甫无双握住这把刀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黑色休闲外套,隐隐鼓起,一股无形威压弥漫而出,伴随着冷酷话语响起:

    “武者作乱,不论缘由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皇甫无双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当他一刀落下,无形刀威,掠过面前八名社会武者。

    一刀而过,八人皆是碎尸。

    鲜血洒满长空,皇甫无双持北王刀,脚踏血路前行,孤冷如初。

    北凉三子,皆奇才!

    皇甫无双,封王级人物,当今镇抚使,实力堪称同级无敌者,持北王刀入墓道,没有想象中的黑暗。

    通道高达三米,宽达两米,铺满了青石砖。

    幽静的小路,伴随着皇甫无双,沉稳有力的步伐,走向深处,里面传来惊怒声,可声音很快就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北王杀令已下。

    进入墓内的三百武者,皆须一死。

    武者本身拥有强大无力,敏感无比,若是桀骜不驯,不服管教,直接斩杀就行。

    山巅的宁北,瞥向山下,大量武者惊恐中跑出来百人。

    墓中有重宝。

    的确引起大家的抢夺,但墓中有邪祟,差点杀了萧远山。

    这处地方阴气极重,等皇甫无双进去后,发现里面阴气更重,简直是天然极佳的养尸地。

    有尸体放在这里,一旦过百年,必定为祸一方。

    里面的武者遇到邪祟,直接被杀的大败。

    又加上进来一个黑衣少年,实力更为恐怖,对于他们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过半武者心生恐惧,连滚带爬的逃出来。

    每个人兜里鼓囊囊的,隐约能看见有灵石。

    袁天奉持刀悍然出手,对于逃出来的武者,悍然下达杀手。

    北王杀令下,无人可活。

    惹得有武者惊怒:“混蛋,你们是谁,为什么要攻击我们?”

    “墓里有重宝,我们都没得到,你想要去里面取啊,杀我们做什么!”那精瘦武者一脸绝望的愤怒质问。

    袁天奉眼神冷漠:“我无名小卒袁天奉,奉北王令,送各位上路!”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