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30章 北凉全体恭迎阁下大驾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此刻,赵欢大手摸着脸上的冷汗,知道刚才他们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们五人竟想着让一位少年战神,服从他们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传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国内每一尊战神,都是各方争夺的人物!

    在赵欢旁边,那三位同僚也是拿着手帕,不断擦拭脸颊的冷汗,都是被吓得。

    虽然是顶级校官,但古武实力仅仅是九品战士级。

    当然,这点实力在宁北面前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不过在外界,九品战士级已经不弱。

    在往前一步就是战将级,可封将的人物。

    宁北掌心三根银针,隐隐颤动,第一针落入天府穴,针入三分,随后第二针落在天泉穴,活络经血,疏通经络。

    宁北又取银针七根,每一针都用紫气温养,不断刺激老太太周身大穴,使其周身血液流转全身。

    中医讲究,痛则不通,通则不通。

    一个人气血顺畅,通四肢百骸,免疫力自然强大,平日里小感冒不用吃药,就能自愈。

    如老太太这种高龄老人,进入暮年,气血衰退,身体不断退化,各种病痛就会随即而来。

    而武者恰恰相反,修古武,强筋骨,壮气血,但凡实力强横的古武者,都是气血雄厚之辈。

    封王级人物,可活三百年!

    这是公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天下武者,都渴望强大的实力,不仅仅是迷恋凌驾他人之上的感觉,更是想要活的久一些。

    就如同道教的道士,修道求的是自在长生。

    道教的养生术,真的堪称一绝。

    从历史古籍上就能初窥一二,先秦练气士,古代道士多数都会炼丹,尽管会炼制出千奇百怪的东西,但是他们还是乐而不疲,求的就是长生药。

    当然,古代炼丹师,瞎乱炼,炼出了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,也算是为人类做了贡献。

    床上老太太缓缓苏醒,气血通达四肢百骸,让老人浑身出了热汗,口有些干,虚弱慈爱道:“小北,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奶奶,喝些水!”宁北亲自喂水。

    老太太喝了些水,精神状态明显好上不少,靠在床头,看着室内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苏清荷泪眼婆娑的说:“奶奶,您可算醒了!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就算奶奶走了,你也有你宁家哥哥,他会照顾你一生的!”老太太慈声说着。

    苏清荷吹弹可破的娇嫩脸颊,浮现两朵红霞,羞恼直跺小脚:“让她照顾我,怕是能气死我!”

    宁北悄悄站在一旁,见老人没事,就准备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苏清荷眼神不善。

    惹得宁北哑然失笑:“我出去走走,还得向你汇报?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管你,爱去哪去哪!”苏清荷翻了个硕大白眼,看见宁大混蛋莫名就来气。

    老太太慈声说:“小北,你有事就去忙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多保重身体,有什么不舒服,就让她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宁北是指苏清荷,这丫头可没跟他客气过。

    纵观整个汴京,恐怕也只有这些亲人,能值得宁北亲自过来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换做外人,别说让宁北出诊,就是送到脸前,怕都不理会。

    但在病房门口,赵欢先前在得知宁北是国医后,就心生疑惑,这种少年战神,绝对是奇才,绝对背靠大势力。

    关键他们一点信息都查不到。

    赵欢悄悄上报,委托查询宁北的消息。

    结果一个神秘电话打来,嘶哑低沉男声响起:“赵欢,你在调查宁先生?”

    “啊,您是?”赵欢懵哔了,他委托京都一位同事调下宁北档案。

    结果同事电话没来,反而打进来一个陌生电话。

    低沉男声语气冰冷:“有些事不可查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如果你想查,我漠北随时恭迎阁下大驾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是个人都能听明白,这是警告!

    不准再查,否则漠北的人会出动。

    赵欢愣住了,自言自语:“漠北,那不就是北境,漠北的人出动……北凉!”

    此刻,赵欢浑身一激灵,眼神惊讶当中透着震撼。

    事关北凉军,那就可以停止调查了。

    旁边魁梧男人询问:“问的咋样了,这样一尊少年战神出现在汴京,可不算小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赵欢的手机再度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袁,刚才我被人警告了。”

    赵欢接通电话,对他这位同事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结果手机那边男人黑着脸:“你让我调查的人,到底什么来头,我刚打听一下,还没屁大会,北境白衣杀神秋雨亭,竟然亲自打来电话,意思很明白,请我过去做客,我特么的敢去么我!”

    赵欢听到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宁北是北凉的人,可是还是低估了这个少年郎啊,能惊动北凉十大狠人之一的秋白衣亲自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身份可就有些恐怖了。

    宁北已经来到门口,听觉灵敏,轻笑:“手机那边,声音有几分耳熟,好像是熟人!”

    说着,赵欢本能把手机递给宁北,不由擦着脸颊冷汗,回过神来,发现宁北拿着他的手机,已经和那端的人聊起来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男人,差点吓尿了。

    何止是宁北听着他声音有几分耳熟!

    男人听到宁北的温和声音,也是耳熟啊,自身如遭雷击,这声音他一生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他袁天奉,也是出身北境!

    对于自家军主的声音,谁能忘记?

    北凉这边,每年有退役名额,吸纳新鲜血液进来,势必有老人脱下北凉衣服,离开北境。

    而北凉的规矩,便是强者留下,弱者滚蛋。

    以武分胜负,简单粗暴,也最能让人信服,这也造成北凉军越来越强盛可怕,虎啸境外八国,无一国敢有异动。

    袁天奉当年在北凉,被打出屎,最后收拾铺盖卷滚蛋,那可是战神级人物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也只有北凉会把战神级人物往外撵,结果外面一堆势力抢着要。

    要知道北凉出来的武者,皆是同阶无敌!

    此刻,宁北接过手机,浅笑:“小猴子,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“卧槽,真是您!”在京都一个休养院的雅致别苑中,在钓鱼台边翘着二郎腿的三十岁青年,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整个人都是懵的!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