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12章 省城来人,唐镇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宁北坐在首位,手指轻轻敲击桌面,传来轻轻的响声,富有韵律,却如同心跳声,让气氛压抑的可怕。

    潘玉跪在地下,就在宁北座位前。

    宁北从容坐着,仿佛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韩立手持凉刀,指着潘玉。

    场面寂静可怕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宁北淡然起身,负手而立,轻声道:“曹小松五年前入北境,为我北凉袍泽兄弟,他为武者,满身皆是荣耀,回到故土,没欺你们普通人半分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却杀他妻子,孩子未曾出世,便惨死腹中,原本一家三口,却因你福瑞地产公司,而如今满门惨死,何等的悲凉!”

    “我的北凉,不悲凉!”

    “我麾下北凉将士,每一人都是豪迈七尺男儿,用手中凉刀,以杀伐守护北境安稳,屹立国门之前,震慑境外八国!”

    “我北凉将士曹小松,不该落得这般结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北看着门外皎白明月,深邃眸光满是铁血杀气。

    曹小松一事,当真是激怒了宁北!

    北凉之人,不可欺啊!

    宁北为北凉军主,此事他不管,难道让外人来管?

    潘玉慌了,莫名感觉大难临头,辩解说:“这件事我不知道,那是下面拆迁队做的,曹小松一事发生后,我是真不知情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情?”

    宁北转身,浑身白衣无风自扬,一股无形威压弥漫开来,整个大厅的人,不由弯下脊梁,莫名感觉到恐惧。

    动怒的宁北王,实在太可怕了!

    韩立从怀里,扔下一份文件,重重甩在潘玉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福瑞地产公司,成立于12年,发展至今,八年时间拆迁事故多达十三起,每一起都会闹出人命,你当我汴京组信息系统是摆设吗?”

    韩立握着战刀,杀机必露。

    凉刀不染无辜者的鲜血,若潘玉没有错,没有做的大恶,汴京组的人又怎么会找上他。

    宁北又怎么会亲自到来!

    特别行动组想查的事情,没有查不到的。

    潘玉看着一份份文件,面如土灰,先前曹小松出事后,他就知道大祸临头,惹到了武者,在洛城就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所以潘玉跑到汴京,行踪消息没对外透露。

    可曹小松当初出现在汴山,随时能进入汴京市区。

    他为啥而来?

    目的恐怕不用多想,就是为了杀这人。

    潘玉才是元凶!

    宁北徒步迈出房门,薄唇微动:“韩立,送他上路!”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知道错了,我有钱,我可以给你们钱……”

    潘玉跪在地上,抱着韩立的大腿,痛哭流涕,是真的恐惧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韩立眼神冰冷无情,一脚踢飞他,持凉刀闪身掠取。

    黑色刀光一闪即过,随着战刀归鞘,一捧鲜血洒满长空,潘玉捂着脖颈,跪在地上,嘴里发出咕咕响声,生机断绝。

    韩立弯腰拱手:“北王,这件事还需往下查吗?”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宁北知道拆迁队的队长死了,可是那个开推土机的司机,却是连夜逃了,这也是凶手。

    有关的人,不会放过一个。

    欺我北凉之人,皆须一死!

    大厅寂静无声,韩立消失在茫茫黑夜中,亲自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唐谷渊擦着冷汗,追上挽留:“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喊我名字吧,唐老爷子和我爷爷是结义兄弟,论辈分,我应该称你一声唐叔,乱了辈分,我母亲知道又会念叨我孤傲。”

    宁北轻吐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唐谷渊倒也精明:“小北,先前我和你婶子多有得罪,得知你今天来,又在雨馨住处给你准备了酒宴,唐雨馨说你性子喜静,就安排在她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宁大天才,走啦,今天还没好好感谢你救命之恩呢!”

    唐雨馨冰凉小手拉着宁北,来到自己住处。

    唐母就在别墅里,她亲自下厨,已经做好了慢慢一桌饭菜。

    在宁北到来后。

    “小北来了,快洗手准备吃饭,尝尝我手艺怎么样!”唐母一脸慈祥笑意。

    这和上一次宁北过来,待遇完全是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宁北刚刚坐下,又有一位老人到来。

    老人身穿白色唐装,精神矍铄,来到别墅小院,朗声道:“我乖孙女呢?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唐雨馨刚坐下,俏目闪过惊喜,急忙跑出房间,看到外面的矍铄老头。

    老人就是唐镇,早些年就住在省城青州市。

    毕竟唐家的根,就在省城。

    唐镇突然回来,也没通知任何人,给了大家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咦,今晚有客人啊,还是个小朋友!”唐镇乐呵呵进门笑着。

    唐雨馨落落大方说:“呐,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朋友,叫宁北!”

    “名字有些耳熟,宁家的子弟?”唐镇看着宁北,不由顺眼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年唐家和宁家,两家关系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加上七豪门老一辈人,都是白手起家,不少都是义结金兰的兄弟姊妹,所以对各家后代子弟,都很照顾。

    唐谷渊提醒:“爸,你常年不在汴京住,这是沧澜的唯一孩子!”

    “想起来,你就是辅君的大孙子,你满月时候,你爷爷那老家伙还抱着来我这报喜呢!”

    唐镇提起往事,一脸唏嘘,感叹岁月不饶人,一转眼当年的孩子都长大了。

    宁北淡笑:“唐爷爷从省城回来,怕是还没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没呢,来,陪我喝点!”唐镇性格豁达,也是高龄长寿的原因,就是喜欢喝酒。

    宁北阻止:“您老年纪大了,还是少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到了我这岁数,过一天就少一天,再不让吃不让喝,那还不如躺到棺材里等死呢!”唐镇百无禁忌,打开陈年茅台,自己溜溜一满杯。

    唐雨馨也是眼神无奈,知道自家爷爷就这样,根本劝不住。

    但唐镇刚一口酒下肚,就剧烈咳嗽起来:“咳咳,这不争气的身子,真耽搁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不要紧吧?”唐雨馨目光担忧。

    唐惊云有些虎,没好气道:“你这老头,咋就不听劝呢,别喝了,等我娶媳妇结婚那天你再喝!”

    “等你小兔崽子结婚,那得猴年马月!”唐镇剧烈咳嗽着。

    宁北直接出手,左手成剑指,点在唐镇胸前肺经几处大穴,顿时让老人好受许多。

    惹得唐镇惊异问:“咦,小家伙,你还懂医术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