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9章 有它护身,无敢欺你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云伯的话,让唐谷渊不得不信!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最崇敬的人,更是视为唐家最大的靠山,可没想到面前坐着的白衣少年,来历这般恐怖!

    唐母在旁喊了好几声:“谷渊,你咋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怎么样?”宁北唇角微翘,带有几分调侃。

    唐谷渊回过神,眼神都变了,多了几分恐惧!

    他真的无法相信,天下五大指挥使,皆是眼前少年麾下臣。

    这人得有多恐怖啊!

    宁北起身离开,淡然道:“别多想,雨馨和我是朋友,我是受到邀请来做客,让我攀附你们,你唐家也配?”

    冷酷话语透着残酷事实!

    唐母脸色青白交替,难看的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她刚才话中意思,里里外外偏低宁北,别想高攀唐家,可是事实上,宁北是唐家无法高攀的存在!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唐董事长,我若想让你唐家除名,一句话就够了,实不相瞒,你们没有在我面前叫嚣的资格!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一张漆黑色的卡牌,通体漆黑,是金属制作,悄然飘落!

    北凉军刀令!

    宁北离去前拍了拍唐惊云肩膀,轻笑:“明天有空再教你练武!”

    “这张卡牌是什么?”唐雨馨目光略显好奇。

    宁北已经走远,话语飘在空中:“收好它,有它护身,无人敢欺你!”

    唐雨馨琼鼻微皱,翻了个硕大白眼。

    她就喜欢看宁北一本正经吹牛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客厅内。

    唐谷渊犹如虚脱般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谷渊,你怎么了?”唐母大惊。

    可唐谷渊喃喃道:“天下五大指挥使,皆是他麾下臣,宁家培养出了多逆天的人物啊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就是闲的,没事惹宁哥干啥,他可是战将级!”唐惊云一脸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这不愧是亲儿子,看到他老子吓成这样,居然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唐惊云对唐家长辈,早就不满了!

    可唐谷渊看了一眼沾沾自喜的儿子,眼神宛如看向一个白痴,苦笑:“战将级?呵呵!”

    仅凭能让五大指挥为臣的能力,自身实力战神级都打不住。

    唐母追问:“谷渊,你到底是咋了,还有这黑色卡片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一张黑色卡牌,长三寸,薄如蝉翼,正面是北境地图轮廓。

    唐谷渊面色凝重,显然看不透,拿出手机拍下来,硬着头皮发给了云伯。

    结果把省城的云伯,差点尿都吓尿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图片,分明是北凉军刀令啊!

    他惊慌中打来电话:“唐谷渊,你找死呢,这张杀令你特么也敢接?”

    “云伯,这张卡牌意味着什么?”唐谷渊声音略微颤抖。

    云伯冰冷道:“北凉军刀令,接者,夷其三族,斩满门!”

    唐谷渊呆若木鸡,眼前一黑,彻底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张杀令这么恐怖,他宁可死也不敢接啊。

    云伯仔细看着图片,突然皱眉:“这张北凉军刀令,和档案中记载的似乎不一样,你拍张背面图片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云伯不得不关注,汴京唐家终究是他们省城唐氏一族的族亲,同根同源。

    唐母手忙脚乱,背面照片拍下发过去。

    这张北凉军刀令,正面是北凉宽阔地图,可是在背面,却不是一把战刀,而是一个‘护’字!

    云伯瞳孔骤缩,眼神中流露出极大羡慕,感叹:“你们唐家有福了,竟然能得到这位大人的庇护,今后中原三省,无人敢动你们!”

    “云爷爷,这东西是宁北送我的!”唐雨馨俏声开口。

    云伯在那边一愣,和蔼点头:“丫头,那位大人的名讳,你切记以后不要直呼,否则便是大不敬,会给你惹来大麻烦,你若有心,就多和他交往交往吧,天下间,比他出色的男子,找不到第二人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宁哥可是战将级!”唐惊云就是个憨憨,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结果引来云伯的嗤笑声:“噗,战将级?孩子,别闹了!”

    “惊云你别添乱,云爷爷,这张卡牌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唐雨馨眼中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刚才宁北离开前,说这张黑色的金属卡,能护她不受欺负。

    本来唐雨馨没多在意,现在真的想打听一下,其实对宁北这个人产生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云伯耐心解释:“雨馨啊,有些事情不能外传,我也不能说太多,但这种北凉军刀令,分为两种!”

    “一种为杀令,北凉杀令一出,纵然是战神级人物,也难逃一死!”

    “杀令一出,北凉军十大军团,百万精锐待命,刀锋所指,所向睥睨!”

    “北凉军刀令,一种为杀伐,另外一种便是守护,据我所知,护字令基本上没现世过,就算是杀令,也三五年难见一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伯说了很多,就是告诉唐雨馨,以后她不用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手持这样北凉护字令,天下无人敢欺她!

    因为北境就是她的后盾。

    唐惊云眼都直了,忍不住问:“云爷爷,拿着这张护字令,你们省城青州总组能管束我么?”

    “总组都不敢管,更别提我!”云伯苦笑着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唐惊云冲上来,扑倒唐雨馨,嗷嗷叫着:“臭姐姐,还给我,这是宁哥给我的!”

    “胡说,是宁北给我的!”唐雨馨护着不给。

    唐谷渊松了口气,没想到今晚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今晚自己惹来的大祸,竟然靠着儿女的面子,反而得到天大好处。

    唐谷渊开口:“你俩别闹了,明天代我去宁家赔罪,备上厚礼!”

    “爸,没事了,宁哥其实很好相处的!”唐惊云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只有唐谷渊后怕不已,心神疲惫,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至于宁家庄园中,灯火通亮。

    在一栋别墅中,秦蕙兰和苏琴都在,还有一位气质优雅的女孩,正是苏清荷。

    苏清荷来看望自己姑姑苏琴,轻笑:“姑姑,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清荷,再坐会,北儿快回来了!”秦蕙兰挽留着。

    可苏清荷看向门口,发现空无一人,明亮眸子略微暗淡,露出笑容起身说:“不了,宁哥哥事情多,我就不等他了!”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