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8章 皆为麾下臣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唐雨馨顿时愣住,好像是才知道这消息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宁北和苏清荷真的闹到这一步,直接退亲了。

    而且是女方退亲,这样让宁北今后在汴京怎么抬得起头。

    唐谷渊浓眉紧皱,对宁北隐约有些看不上,被苏家女方退亲的人,没资格成为他们唐家的女婿。

    苏家看不上的人,他们唐家怎么能要,不然以后岂不是让人说他们唐家不如苏家。

    气氛短暂沉闷,随着新的酒菜上桌。

    唐谷渊开了瓶白酒:“惊云,你和小北陪我喝杯酒!”

    “爸,我胃不舒服!”唐惊云一脸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宁北平静说:“抱歉,我身上背着禁酒令!”

    唐谷渊略显惊诧,放下酒瓶,听着宁北的嗓音,觉得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,可不就是今天下午威胁他的那个人么,说什么再欺负唐雨馨,就让他唐家自汴京除名。

    唐谷渊直接就问:“宁家小子,今天下午咱俩是不是通过电话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咋这么多问题啊!”唐雨馨有种不祥预感,想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谁知唐谷渊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一眼看穿自家女儿的小伎俩。

    他愠怒:“果然是你小子,放话让我唐家自汴京除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母都一惊。

    旁边唐惊云瞥嘴:“还不是你们欺负我姐,这笔账我还没算呢!”

    “闭嘴,出去!”唐谷渊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可唐惊云还不想看见他这张臭脸呢,起身就走,懒得和自家老爷子生气。

    唐母拉着女儿,让她别说话。

    唐谷渊坐在首位,漠然道:“小子,就算是宁辅国也不敢放这种话,我想知道,你哪来的底气!”

    一句质问,饱含怒气!

    他唐家屹立汴京数十年而不倒,就是汴京组,也不敢轻易动他们人家!

    因为唐家在省城,都有人脉。

    如今在唐谷渊眼中,宁家当年逐出去的弃子,竟然敢威胁他,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    唐雨馨哀求说:“爸,你别为难宁北了,他说着玩的!”

    “说着玩也非有分寸,有些话不能乱说,说了就要负责任!”唐谷渊摆明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唐母见状开口:“谷渊你消消气,和小孩子计较什么,小北啊,你应该知道雨馨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唐家主的掌上明珠!”宁北笑容如风。

    这份笑容让门外的唐惊云,顿时恶寒无比。

    先前付波就是被宁北谈笑间,一刀给活劈了!

    唐母点头:“你清楚就好,以你在宁家的身份,想要追求雨馨还差了些,要是宁昊还差不多,说明白些,雨馨的婚姻她无法做主,要嫁也是七豪门的家主继承人,你懂吗?”

    这话就是赤裸裸的羞辱!

    直接撕破最后一层遮羞布,明明白白告诉宁北,唐家大小姐唐雨馨,不是他能高攀的!

    唐雨馨羞怒:“爸妈,不是你们想的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最好,晚上邀请同龄异性朋友到家里做客,你让别人怎么看,必然认为宁北是你男朋友!”唐谷渊说着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让宁北顿时失笑。

    唐母皱眉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问我,知不知道雨馨的身份,那你知道我的身份吗?”宁北突然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就他这一句轻声询问,让唐谷渊夫妇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对夫妇上来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,认为唐家就是豪门,高高在上,认为宁北是攀附者,就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唐谷渊皱眉:“你宁家弃子的身份,不难猜!”

    “爸,你那是老黄历了,宁哥一脉已经回到宁家!”唐惊云无奈提醒,可不想他老爹被宁北一刀劈成耿宝那惨样。

    唐谷渊脸色微沉:“那又怎么样,这样的身份,不足以撬动我唐家!”

    宁北弹指轻笑,穿着白色上衣,其实有特殊之处!

    因为这件上衣,他穿反了!

    宁北的衣服,都是特殊制作,由北凉军内部严格审查,防止有人下毒。

    这件白色上衣,袖筒内可是有麒麟图案!

    宁北指间微动,撕裂袖筒,如同一张白色丝绸布片,落在桌面上,轻笑:“听说唐家的根在省城青州,人脉通天,不妨查查,会让你们知道些不一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小麒麟!”唐雨馨眨巴着眼。

    女人的关注点,果然不一样!

    唐谷渊为人老辣,看得出这种图案有门道,不是印上去的,而是用金丝绣上去的!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拍照,发给不经常联系的省城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没等一分钟,对方就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谁的电话?”唐母看去。

    结果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面色陡然一惊,看向宁北眼神多了几分惊异。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人,身份在省城也举足轻重!

    唐谷渊接通电话,言语恭敬几分:“云伯,你咋亲自打来了电话,我就是随手发过去的麒麟小图案,询问下来历!”

    “这件断袖,你从哪得来的?”云伯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唐谷渊不免小心询问:“刚才一个后辈小子,从衣服上随手撕下来的,没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混账,愚昧东西,给人家跪下赔罪,我看你这一脉的人,是活腻了,连他都敢惹!”云伯陡然的暴怒,吓坏了唐谷渊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位云伯,可是一位高级战士!

    没想到会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这位云伯可不仅仅是怒,更是恐惧!

    这一截袖袍上面的金丝小麒麟图案,可是北凉军的旌旗标志,普天之下,只有一人敢绣在衣服上。

    那就是当世北凉王宁北!

    这截断袖,绝对出自那位大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宁北淡然坐在一旁,春风笑意,温煦近人,却让唐谷渊莫名汗毛倒立。

    唐谷渊表情僵硬说:“云伯,你是不是过于夸张了?”

    “愚不可及的蠢货,我告诉你,这件衣服的主人,别说你惹不起,就算是我遇到他,也得跪下行礼,知道天下五大指挥使吗?”

    云伯都快疯了。

    就特么没遇见过这么傻缺的玩意!

    唐谷渊都快吓傻了,整个人都快懵了,莫名猜测宁北不会是五大指挥使之一吧?

    他颤声说:“知、知道,五位指挥使大人,掌管天下特别行动组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天下五大指挥使,皆是他麾下臣!”云伯挂断电话,不敢再联系。

    唐谷渊如遭雷击,手机悄然滑落,整个人呆若木鸡!

    ??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