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57章 你占了便宜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宁北盘膝而坐,自然是修炼!

    苏清荷见他不理自己,回到闺房,蜷缩着身子睡去。

    随着东方天际,犹如翻了身的鱼儿,驱散黑暗,出现光明。

    一缕紫气萦绕宁北身边,可是他没有吸收,而是睁开眼,闪身无声无息进入苏清荷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宁北掀开她的被子,看着苗条酮体,玲珑幼稚,肤若凝脂,修长手指将一缕紫气打入她胸间。

    紫气入体,让苏清荷嫩滑脸蛋,出现一抹潮红,不由睁开惺忪睡眼,隐约看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她惊呆了!

    这个臭流氓要做什么?

    苏清荷惊叫:“宁北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宁北收回手。

    结果苏清荷看向敞开的房门,自己没有任何察觉,宁北竟然还在伸手摸她?

    苏清荷惊怒:“你给我滚,臭流氓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    “女孩身体本就柔弱,我凝练紫气打入你体内,帮你增强体魄!”

    宁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苏清荷扯着被单,眼泪打转,红着眼说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还想骗我,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“紫气温养万物,极其难得,只有我能凝练,这缕紫气耗费我昨晚一夜苦功,是你占了便宜!”

    苏清荷:“???”

    一脸懵哔的苏清荷,差点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宁北简直把她当三岁小孩哄骗么?

    大清早鬼鬼祟祟进入她的房间,悄悄掀开被子,偷偷摸她,占她便宜就算了,结果现在竟然说她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天下间,怎么有这种厚颜无耻的人!

    苏清荷手指门口,娇喝:“你滚!”

    “紫气入体,别乱动肝火,否则动了气,会让你血液燥热!”宁北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苏清荷胸口起伏不停,被宁北给气的胃疼。

    让她差点听成会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顿时,苏清荷更加生气,连脸蛋通红,让她呼吸加重,眼神浮现一层水波,身体的异样,明显是血液燥热。

    紫气的功效,本就能温养身体,固本培元,提升鼻耳感官,提高悟性。

    但苏清荷却快哭了,怀疑宁北是不是给她下药了?

    而且类似催情药那种东西!

    大清早的动静,引来苏老太拄着拐杖到来,在门口担忧问:“清荷,这是咋的了?”

    “奶奶!”宁北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苏老太一愣,喜笑颜开问:“小北,昨晚你在这啊?”

    “昨天清荷喝了些酒,我送她回来就没走。”

    宁北多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哪知道老太太甭提多开心了,止不住点头:“好,以后就住在自家里,别拘谨,你和清荷的婚事,我今天去和你父亲谈,你们年轻人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宁北嘴角微抽,意识到老太太误会了什么。

    苏清荷穿着清爽运动装,在客厅听到话后,差点活生生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和宁北啥都没做啊!

    “奶奶,宁北早上偷偷进我屋,给我下药,我不嫁给这种混蛋!”苏清荷银牙紧咬攥紧拳头。

    老太太板着脸:“胡说什么,你本来就是小北的未婚妻,你不让他进你房间,还让他去找别的女孩睡觉啊?”

    苏清荷顿时懵了,这话听着没毛病,但又有很大的问题啊!

    她啥时候答应过嫁给宁北啊!

    苏清荷赌气回屋,梳妆打扮,准备去学校。

    宁北打开冰箱,见里面塞满了食物饮料,拿出两个番茄,四个鸡蛋,悄然进入厨房。

    苏清荷狐疑:“你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北境,闲暇时除了看书,就是做饭!”宁北拿起菜刀。

    刀光闪过,两个番茄每一片都薄厚相通,看的苏清荷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刀功有些变态了!

    随着番茄炒蛋出锅,宁北煮了些绿豆粥,摆放自己的碗筷,坐下独自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清荷再度气炸:“我的饭呢?”

    “你乱动肝火引起血液燥热,今天最好别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北吃饭时,并不喜欢说话。

    这可惹毛了苏清荷,在旁碎碎念着:“用我家的米,喝我家的水,吃我买的鸡蛋,到头来不让我吃?”

    苏老太太没打搅这小两口,已经安排人准备车,送小两口去上学。

    随着宁北吃完,苏清荷眼巴巴瞅着,一口饭没吃。

    俩人结伴上车,来到汴大门口前。

    苏清荷委屈说:“宁北,我饿!”

    “忍着!”

    宁北说得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让苏清荷眼前一黑,差点活活气晕过去,就没见过这么混蛋的人。

    不论搁在谁身上,谁受得了这样的未婚夫啊!

    她去教室,宁北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院长级独立办公室,足够近百平方,绝对属于顶尖待遇。

    大清早,孙正就在门口等着,说:“宁教授,这以后就是你的办公室,还有课程表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宁教授,我找到了老王当年的笔记本,澳门银河平台进汴山那次的记录!”

    李德仁抱着一个纸箱子,满是灰尘,直接冲进门中。

    宁北陡然转身,先前选择留在汴大,就是为了那条灵石矿。

    李德仁捡出一个笔记本,上面有王教授生前每天的日记,其中几页就是澳门银河平台进入汴山十天的日记。

    宁北亲自翻阅,一目十行,往后翻阅时,唯独少了最后三页!

    王教授是从2010年7月1号进入汴山。

    但只有前七天的记录,最后三年被人给撕掉了。

    宁北看着撕痕,已经泛黄,不是近期撕掉的。

    李德仁试探问:“宁教授,这丢的三页不碍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人撕走了最后三页,记录了王教授最后三天在汴山的踪迹,不过根据前七页的线索,也能缩小寻找范围!”

    宁北收起笔记本。

    李德仁有些不好意思开口,明显是有求宁北。

    宁北轻笑:“我不喜欢欠人情,你把笔记本送来,是有条件吧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条件,就是想请宁教授有空闲时,去我的研究室一趟!”李德仁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宁北瞥了一眼课程表,上午有一堂课,李德仁这边只能安排在下午。

    李德仁立马会科研室准备,高兴的像个老小孩。

    孙正无奈说:“这老东西半生心血,都扔在了重力研究上,一直意图利用地球重力进行工业化,替代石油等能源!”

    “替代能源是伪命题!”宁北淡然提了句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