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38章 宁沧殇现身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:

    当下,苏琴攥紧钱,是真的急用!

    可在胡同口,出现脖戴金链子的光头男人,身后跟着俩小弟,一个胖的出奇,另一个宛如大马猴,留着八字胡,一副奸诈相!

    光头男人狞笑:“穷鬼们,又到月底了,爷的喝水钱该交了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胡同中,十多个摊位小贩脸色全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摆摊,一天下来满共赚不到几个钱。

    运气好赚个百十块,运气不好,可能一天下来一件东西都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胡同口的麻辣烫摊主,谄媚送上三张红钞:“亮哥,喝水钱!”

    “老麻子,你这摊位生意这么好,咋这么抠搜呢!”光头男人斜瞥过去。

    麻辣烫摊主脸色骤然变了,听出话外音儿。

    这是嫌钱少呢!

    摊主为难说:“亮哥,以往不都是每月三百吗?”

    “特么今年全国人口都脱贫了,全民奔小康,这保护费不该涨涨啊,你少给老子哭穷,再拿二百!”

    光头男人马亮一瞪眼,吓得那摊主哭丧着脸,又拿出皱巴巴两张钱。

    前后五百块,他这两天算是白干了!

    马亮这才满意,拿起一根红肠大口吃着,挨着摊位收钱,很快轮到最里面。

    “宁老四,钱呢?”

    马亮扔掉红肠,拽出一根糖葫芦,大口吃了起来!

    一串糖葫芦十六颗,颗颗晶莹剔透,宛如红色钻石,外表凝固的糖水宛如冰凌,诱人欲滴。

    胡同小院门后,站着一个十岁小姑娘,小脸蛋白里透红,宝石大眼透着怯怯之色,脑袋上扎着马尾辫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看,她和宁北眉宇间,竟然有几分相似!

    小女孩有些馋了,虽然糖葫芦是她家买的,可是自己却很少吃到。

    因为糖葫芦要拿来卖钱,用来给她交学费。

    宁四站在一旁,目光平静淡然,看着马亮三人揪出糖葫芦一口一个。

    苏琴赔笑:“亮哥,我们这小本生意,一天下来赚不了几个钱的!”

    “滚蛋,少给老子哭穷,五百块茶水钱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   马亮一瞪眼,推到面前的糖葫芦摊。

    惹得门后小姑娘跑出来,娇喝:“不准欺负我爸爸!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,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马亮这种流氓,一巴掌落在小女孩脸蛋上。

    小女孩跄踉倒地,豆大泪珠落下,轻轻抽噎,不敢大声哭。

    苏琴顿时红眼抱住女儿:“果果,疼不疼,让妈妈看看,乖,不哭!”

    “妈妈,他们为什么欺负爸爸!”女孩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,止不住的滑落。

    苏琴眼角湿润,抱紧女孩不做解释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人的世界!

    在她抱紧孩子时,一个纸包掉落。

    八字胡小弟捡到,惊喜道:“亮哥,钱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有钱还敢藏,给我打!”马亮把两千块全部揣兜里。

    两个小弟刚上前,可宁四低沉说:“小琴,把果果抱回家!”

    “四哥!”苏琴大惊。

    宁四如盛怒猛虎,低吼:“我让你把孩子抱回家!”

    苏琴抱起孩子,匆忙回到小院。

    结果马亮用手拍向宁四脸颊,不屑说:“宁老四,咋地,还想和老子动手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宁四悍然动手。

    一旦动手,快如雷霆,握住马亮手腕,向后折去。

    咔啪!

    清脆响声后,伴随马亮凄厉惨叫声响起:“啊,我的手!”

    骨头断裂,露出白森森骨茬子,鲜血流淌不止。

    这凶残一面,让胡同中的大妈等熟人,眼中都闪过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或许都觉得这一刻的宁四,真的太陌生了!

    宁四冷冽道:“平日里,你们欺我可以,我宁沧殇一介废人,当年家族大变,没能护住大嫂,更没能护住北儿,是我无用!”

    “而今连累小琴和果果,蜗居这里,吃尽苦楚十余年,你们欺她们母子,便是找死!”

    宁四再度动手。

    惹得马亮红着眼嘶吼:“你俩给老子弄死他!”

    俩小弟这才回过神,拔出腰间匕首,引得胡同中各家小贩惊叫。

    雪亮匕首悍然捅了过来,宁四出手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一掌落下,重大二百斤的胖子,轰然倒飞出去,落在麻辣烫摊位上,溅起各种杂物,痛嚎不止。

    八字胡的小弟,完全吓尿了,没想到一向任他们欺负的宁四,竟然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而且实力这么强!

    下一刻,宁四再度出手,一掌劈裂八字胡的肩胛骨,让他凄厉惨叫着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重伤,艰难爬起来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马亮怨毒回头:“宁四,你给老子等着!”

    撂下狠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胡同内,一片狼藉,大妈等人望来。

    宁四站立原地,脸色陡然如金纸,捂着左胸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逆血夺喉而出。

    当年的隐疾,残留到今日,让他宁沧殇宛如废人,提不起重物,本就不该和人动手。

    强行动用他的武者实力,牵动隐疾,就是嫌自己活得太久。

    苏琴冲出门:“四哥!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小女孩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宁四嘴角不断溢血,根本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胡同口出现两名黑衣劲装青年,神情冷峻,腰间佩戴黑金刀,浑身满是肃杀气。

    这副生人勿进的样子,可比马亮他们更加吓人。

    宁四抬头看去,看到二人胸前的北王刀标志,瞳孔骤缩,惊怒嘶哑道:“小琴,带着果果,逃!”

    “老宁,你这是咋了,咱们可以报警!”大妈过来搀扶。

    只见那两名黑衣劲装青年,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宁四喘着粗气:“赵婶,有些事有些人管不了,你快回家,他俩不是马亮那种地痞流氓,因为他们真的会杀人!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胡同内的摊主,脸色全部都变了!

    宁四挺直身躯,漠然道:“宁辅国好手段,居然能驱使特别行动组成员来追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在街道上刚听到你自称宁沧殇!”左边黑衣青年冷问。

    宁四淡然道:“隐姓埋名十三年,我就是宁沧殇,你们要杀的人!”

    他做好赴死准备,误解这两人是宁家派来的。

    可俩人对视一眼,抱拳弯腰拱手:“华中总组王龙、程虎见过宁四爷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