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37章 夜里寻人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阵轻微破空声后,所有人都没看清。

    只见那头黑豹咬着柳玲儿脖颈,仿佛永久定格在这一幕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在它额头上,长达八厘米的绿叶,没入大半,切割了脑神经,瞬间死亡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黑豹额头,缓缓流落,滴在柳玲儿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所有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小队长震撼说:“摘叶伤人?”

    “战、战神级!”

    周围汴京组成员,说话间都结结巴巴的。

    这般年轻的战神级大人物,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,黑色披风裹着身体,踏步进入直升机,薄唇微动:“任务完成,远山跟我去洛城,你们回汴京组!”

    “是,指挥使!”萧远山跟随离去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对在场所有人而言,简直是爆炸性消息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可指挥使只有五人!

    每一人都是屹立泰山之巅的伟岸人物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人,竟然位居指挥使。

    小队长眼皮微跳,收刀归鞘,拱手行礼,不敢有任何不敬。

    俊朗青年面色惨白,打死他也没想到,来的人竟然是指挥使!

    柳玲儿还抬出自己爷爷柳三刀,怪不得人家敢说未放在眼中,这等身份下,十个柳三刀也不够看!

    可小队长手指轻颤,低头不敢看直升机,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标志。

    烫金麒麟!

    这可是北凉军的旌旗标志!

    战旗标志,竟然被人披在身上,难道不怕北凉军十大军团百万虎狼精锐,将他活活撕了吗?

    烫金麒麟袍,普天之下,或许只有一个人能穿。

    那他就是……北凉军主!

    小队长心被恐惧占满,不敢说,不敢问,不敢交谈。

    北凉军主,那个活着的禁忌!

    谁敢妄谈!

    随着直升机缓缓升空,有人背着小林,在旁喊道:“队长、队长?”

    “啊,什么事?”小队长惊醒后背被冷汗打湿。

    那人狐疑道:“队长,你该不会被吓到了吧,汴山野生动物很多,出现黑豹这种变异的也不奇怪,奇怪的是指挥使这种大人物,竟然降临咱们这种小地方!”

    “昨晚咱们小队在执行任务,没来得及回组内,我听人说五大指挥使昨天齐聚汴京,老吓人了!”

    旁边成员返回市区,小声讨论着。

    小林虚弱着:“刚才这位是灵剑吕归一指挥使,还是西陵侯郭白枫指挥使啊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组员都傻眼了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小队长沉默着,嘶哑开口:“恐怕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啊?那为啥组长称他为指挥使啊!”小林艰难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小队长深呼一口气:“或许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,他的黑色披风图案,你们都看到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金麒麟嘛……卧槽!”

    旁边青年眼神圆瞪,回过神来,整个人都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在各大特别行动组中,不乏对北境一些信息的记载,虽然是秘密信息,可正式成员都能翻看一部分。

    比如北凉军的装备,以及他们的战旗标志。

    那就是金麒麟!

    小林心情激荡剧烈咳嗽:“咳,该不会真是那位大人吧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谁有资格让五大指挥使齐聚汴京,这件事烂在肚子里面,走!”小队长眼神锐利几分。

    小林七人凝声:“是!”

    相比七人返回汴京市区,柳玲儿那边就困难多了。

    柳玲儿被吓昏迷后,一会哭一会笑,宛如吓傻了,是她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黑色直升机直飞洛城机场,塔台直接给了应急航线,优先级处理。

    只因这架直升机,上面的标志是北王刀。

    战机降落后。

    张中原开口:“北王,宁沧殇还活着,这就是线索!”

    宁北接过黑色加密手机,是一段路口交通摄像头视频,高清画面让人看清楚这张脸。

    他就是宁沧殇。

    宁北吐了口浊气,轻笑: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在你封冠加冕前,我不容出现任何意外!”张中原眼神透着坚定。

    一行人离开机场,走的是特殊通道,不会走普通安检门,不然身上带着的兵器都无法通过安检。

    张中原在酒店已经订好房间,说:“最迟天黑前,就能锁定宁沧殇位置,极大概率表明他没有离开洛城,好像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!”

    这猜测不是空穴来风,交通摄像头通过大数据人脸比对,宁沧澜早在五年前就出现在洛城。

    更久远的资料,早已经销毁无法查证。

    酒店总统套房中,宁北挺拔身躯站在落地窗前,注视着残阳西落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耐心!

    在洛城北区杏花胡同六号院,很多小商贩在这里做些小买卖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“卖冰糖葫芦喽,又大又甜的糖葫芦!”他推着简陋木车,常年只在这个胡同卖糖葫芦。

    曾经不止一次有人劝过他,去洛城大学城附近卖,生意肯定好许多。

    但糖葫芦老板只是笑了笑,从来不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他外表正值壮年,三十五岁的年纪,两鬓早已斑白,身上缺少小贩的精明,难掩儒雅书卷气。

    路旁卖些五金小电器的大妈,熟络开口:“宁四,又出来卖糖葫芦了啊!”

    “赚点外快,补贴家用!”糖葫芦老板谦和笑着。

    大妈没好气道:“你说你这人怪不怪,我儿子上个月好心给你介绍工作,你也去面试了,人家面试官在我儿子面前,把你都夸上天了,你咋不去呢!”

    “我家老宁身子不好,赵婶,你就别替我们操心了!”

    胡同最深处,木门打开走出一位妇人,腰间系着围裙,齐耳短发,眼角虽然浮现皱纹,可依稀能看到她年轻时候一定很漂亮。

    大妈擦了擦手,递来一个纸包,里面是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她说:“算了,我也不多问,我家那老头子让给你们的,小琴你赶紧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”妇人苏琴连忙推过去。

    大妈塞入她手里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做街坊邻里十多年,谁不了解各家的情况,整个胡同里都是穷人,但最穷的还真是宁四一家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都没户口,作为黑户,正经工作别想了。

    去做苦力活,宁四路走急了都喘,去工地上人家工头也不敢用啊。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