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30章 不想死,别惹他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这就是秦家的恶劣态度。

    秦蕙兰坐在轮椅上,眼眶微红,对于秦家人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十三年前,她本就该死心,不该再来秦家。

    可今天见到这些亲人,秦蕙兰还是想原谅他们,毕竟是自己亲哥哥。

    她终究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一辈子都不值得被原谅。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撵人是心虚吗?”

    宁北淡然看去。

    秦年庚早就注意到他,连续让他出丑,冷笑:“年轻人,我秦家位列七豪门,在这汴京市举足轻重,面对任何人都不用心虚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宁沧澜从车内拿出一个公文包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他甩出多达十八份合同。

    秦藤山不耐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给你们十分钟,马上滚出这里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看看再说,不急。”

    宁沧澜推着轮椅,穿过秦家人群,直接进入别墅客厅。

    秦藤山不在意瞥一眼,下一刻,面色大变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这副样子,让秦家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宁沧澜被逐出宁家,被暗中打压十多年,在汴京大学当清洁工,月工资一千八百块钱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废物,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旁边贵妇皱眉:“藤山,咋了?”

    “大嫂,这是……合同!”秦腾山低头不断翻阅,脸颊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贵妇不满:“那个废物能给我们什么合同,去烧了都嫌费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和宁氏集团的合同!”秦藤山低吼着。

    秦年庚惊怒:“什么?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贵妇一把夺过来,脸色瞬间煞白。

    秦家和宁家合作的项目,都在汴京新区那边,由宁家牵头,投入了大量资金。

    大小项目十八个,小则投入三五千万,大则投入过十亿!

    秦家这些年的经营,所有家底可谓是全部投进去了。

    那是宁家亲口承诺过,新区是个大盘子,一旦项目启动完成后,将来得到回报三倍打底,预计是七倍!

    三倍打底,预计七倍的回报率,秦家怎么可能不动心。

    所以秦家聚集大量资金,不断注入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谁知道,这些合同竟然全部落在宁沧澜之手。

    宁家怎么可能把这些东西交给他啊!

    “合同会不会是假的?”贵妇突然一问,给了所有人希望。

    秦年庚面色极度难看,熟悉的合同上,有他亲笔签名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这些合同都是真的!

    短暂沉默后。

    秦藤山嘶哑低吼:“怎么办?难道让我去给那个废物低头!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!”秦年庚闭眼回答。

    秦藤山惊怒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他宁死也不向那个废物低头!

    可现在秦家必须搞明白,宁沧澜从哪弄来的这些合同。

    在客厅中,宁沧澜朗声说:“东西看完了,就进门来签解约合同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秦年庚惊怒中,推开所有人进门,眼睛充满血丝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犹如失心疯般说:“你知道我秦家为了这些项目付出了多少吗?”

    “十八个项目,耗尽了我秦家所有资金流,甩卖了不相干产业!”

    “付出了整整六十亿,向银行抵押借贷十五亿!”

    “你宁沧澜凭什么解约,你宁家凭什么解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年庚喘着粗气,拍着桌子,想当暴躁。

    贵妇不由说:“你冷静点,他一个宁家逐出去的窝囊废,没资格和你解约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宁沧澜笑了:“凭什么解约,宁氏集团董事长现在是我,理由够吗?”

    秦年庚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秦家没一个人敢相信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宁氏集团董事长是宁沧海,他们怎么可能让你回归宁家,又怎么会把董事长位置给你,我看你是疯了!”

    秦年庚无法接受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宁沧澜成为董事长,对他秦年庚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大祸!

    别忘了,当初宁家老二的死,可是拜他们秦家所赐。

    那是宁沧澜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秦藤山拿出手机,拨向宁沧海的电话。

    嘟嘟……

    盲声的煎熬,让秦藤山失去耐心,打出第二个电话。

    同样是没有立即接通,让秦年庚心中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下一刻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嘶哑无比的男声传来:“他去找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秦藤山一愣。

    嘶哑男声沉默一会吐出两个:“宁北!”

    “他,到了!”

    秦藤山拿着手机,眼神本能看向淡然的年轻人,终于猜到他是谁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三年前那个雨夜中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嘶哑男人呼吸粗重:“不想死,别惹他!”

    一句话六个字忠告,算是宁沧沽最后的仁义。

    电话已经挂断。

    秦藤山手脚冰凉,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汴京十大武者之一的宁沧沽怕成这样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有这么可怕?

    秦年庚面色苍白几分,不用询问秦藤山,从神色已经猜到结果。

    宁家再次发生变化,宁沧澜重归宁家,夺回属于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宁沧澜拿出解约合同,平静说:“秦董事长,签字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签的!”秦藤山摇头不肯签。

    一旦签字,被宁家踢出局,秦家就完了!

    所有现金流投入进去,还欠银行十五亿贷款,到时候秦家瞬息间就会破产。

    合作的项目,全部烂尾,变得一分不值。

    贵妇转身变了脸,拉着秦慧兰的手,脸上挤出虚伪笑容。

    她说:“蕙兰,咱们可是一家人,你得劝劝沧澜,不能把咱们家往死里逼啊!”

    这副恶心样子,简直是把秦蕙兰当三岁孩子哄骗。

    秦蕙兰扭过头,根本不搭理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是一家人了,当年她和宁北被追杀,秦家咋不说是一家人呢!

    秦年庚彻底不要脸的说:“蕙兰,这里可是你的娘家,你很清楚,一旦解约,秦家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后悔,不觉得迟了吗?”

    宁沧澜漠然又道:“当年我和蕙兰成亲后,倾尽宁家人脉资源,将你秦家从三流小公司抬入七豪门之列,当年我能给你们的,现在我依旧可以收回去!”

    强势的宁沧澜,隐忍十三年,一朝归来,就算宁北不插手。

    他宁沧澜依旧可以压垮整个秦家,收回这条白眼狼的一切。

    秦年庚见状,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今天解约合同不签也得签!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