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3章 西郊墓场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秦蕙兰在偏门口,神色大急,担忧她儿媳妇,但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豪门规矩多,明堂这种贵客重地,妇道人家不能进来。

    苏老太太说:“清荷,去看看你秦姨!”

    苏清荷乖巧来到偏门,惊喜道:“秦姨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看见你宁哥哥了吗?”秦蕙兰询问。

    苏清荷脸蛋微红,娇憨道:“见到了,外面天凉,我推您回屋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明堂陷入短暂沉闷。

    门外千名黑衣青年,默默站在雨中。

    这份震慑,梁家人谁敢放肆?

    相比门口的骄横,梁非峰也被震慑住。

    宁沧澜朗笑:“梁二叔,喝茶!”

    “好,喝茶,沧澜这是回归宁家了?”梁义洪和蔼一笑。

    苏老太慈爱道:“沧澜现在怕是宁家新当家人了吧!”

    梁义洪端茶的手指轻颤。

    宁沧澜拱手:“沧澜不才,今后打理宁家,还得指望两位长辈提携帮助!”

    “谦虚了!”梁义洪喝着茶全无滋味。

    宁沧澜转身介绍:“介绍一下,北儿,宁家第三代嫡长子!”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,宁家有子当兴,苏家也找了个好女婿!”

    梁义洪说着带着酸味,老头子显然是嫉妒了。

    当年离京十三年的七岁小孩,此番归来,谁能想到这般可怕。

    苏老太笑着说:“梁二哥说笑了,梁家年轻一代可有不少后起之秀,如少龙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不值一提,与小北相比,简直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梁义洪起身,拱手告辞,张口不提梁少龙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事显然是揭过了!

    时到今日,他梁家还敢纠缠不放?

    战神级大人物都在宁家坐镇,梁家除非是活腻了,否则再纠缠,当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外面梁少龙委屈道:“爷爷,爸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梁非峰眼神愠怒。

    梁少龙差点给梁家,招来灭门之祸啊!

    梁义洪坐上车,仿佛老了好几岁,闭上眼叹气:“宁家那弃子归来,汴京的天怕是要变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家庄园,明堂。

    苏老太太慈笑:“看到你们一家人没事,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“天色这么晚,奶奶明天再走吧!”宁北挽留。

    苏老太太不肯留下,带着苏家人回去,不过好像忘了一个人,就是苏清荷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顿好。

    苏清荷和秦蕙兰在房间内,宁北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北儿,你苏奶奶呢?”秦蕙兰看向门外发现没人。

    宁沧澜轻声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没喊我!”苏清荷暗气。

    秦蕙兰柔声说:“今晚留下来陪陪我,明天让北儿送你回家!”

    “秦姨不行啊,明天我还要考试!”

    苏清荷和宁北同岁,二十岁的年纪,在汴京大学读大二,明天清晨就有考试。

    秦蕙兰嗔怒:“耽误不了,你这丫头不想陪陪我?”

    “秦姨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清荷脸色有些红,本来和宁北的娃娃亲就抗拒,总觉得有些老土,说出去都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现在她住在宁家,让以后别人怎么说啊!

    宁沧澜朗笑:“好了,我和北儿就不耽误你们娘俩休息了!”

    宁北和宁沧澜转身关上房门,重回明堂。

    可宁北并没打算休息,披上黑色披风,冒着雨夜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惹得宁沧澜喊道:“北儿,这么晚你还打算出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二叔和四叔!”宁北低沉回应。

    宁沧澜叹了口气,只能由着宁北出门。

    五大指挥使相随,千名禁卫无声无息跟着。

    西郊坟场,到了夜晚显得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这是汴京西边,背靠连绵大山,汴京最大的墓场就在这。

    多数都是平价墓地,寻常人家都能买得起一块地方。

    由于廉价,规模很大,很有角落都没人打扫,显得凌乱不堪!

    在路上,燕归来试探问着:“哥,冠礼什么时候进行啊?”

    “生日那天吧!”

    距离宁北生日,还有一个月零三天!

    宁北归来,就是加冕封冠!

    这关乎今后自身武道路,必须在出生地,由亲人亲手加冠封冠,极其重要!

    容不得半点马虎!

    所以连燕归来这个大魔王,都异常上心这件事。

    宁北徒步走到墓场大门,门口保安透着玻璃,惊怒道:“你们什么人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把黑色北凉刀,透过玻璃爆射钉在墙上。

    保安顿时胆颤,半个屁也不敢放!

    宁北徒步进入西郊墓场,走向最深处西北角,四周遍地凌乱杂物,周围长满了杂草,一看就是常年无人清理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在面前一座墓前,墓碑倒着,墓被人重新刨开了,里面的骨灰坛不见踪影!

    宁北孤身站在雨夜中,隐隐浮现一股恐怖杀意。

    这座墓碑上,刻着‘宁沧南之墓’五个字,简洁的连生辰,立碑人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仿佛就是随意被安葬在这里!

    二叔宁沧南的墓,被人打开了!

    骨灰下落不明!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宁北声音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张中原眼皮微跳,转身带人便来到保安室。

    保安惊惧道:“你们……要做啥?”

    “墓场西北角那两座坟,宁沧南和宁沧殇的骨灰谁取走了?”

    张中原虎目透着怒意。

    保安浑身一颤:“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张中原拔出战刀,寒光毕露。

    保安慌张闭眼,手脚在抖,说:“啊啊,社会大哥别杀我,我啥都没看见,我说,那两座墓骨灰,是一对年轻男女偷走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张中原追问。

    保安睁开眼哆嗦说:“七年前!”

    “放屁,七年前的事情,你记得这么清楚?”张中原瞬间炸毛。

    保安都快吓哭了:“大哥,我从小得过小儿麻痹症,腿不方便,托人找关系在墓场找个工作,一干就是十年,七年前不是我记得清楚,是那对男女给我了十万块,让我别对外说!”

    不是保安记得清楚,是七年前得到十万封口费,估计这辈子都遇不到第二次。

    那时候十万块钱,比他三年工资都高!

    这种横财,别说七年,十七年他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张中原开口:“给他十万现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有人迅速取来十万现金。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