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9章 战神级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宁沧沽脾气乖张,身体瘦弱麻杆,双眼外凸泛黄,一双老手满是老茧,眉宇间流露出阴狠杀气!

    初级武者,宁沧沽!

    其实汴京七豪门中,都有古武者!

    可惜现代社会,以武犯禁,加上各地特别行动组严密监视,古武者敢肆意非为,无端杀伤普通人,特别行动组所有成员,都有资格将其就地正法!

    古武者又分为最底层的武徒,最底层的小武者,端茶倒水的小徒孙罢了。

    再往上,便是武者!

    武者修气血,练筋骨,举手投足间断碑裂石,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。

    至于修炼法,更是不传之秘。

    如宁家就有半篇古武修炼法,当年被宁辅国兄弟两人得到,被视为宁家至宝,传男不传女!

    宁沧沽一步跨前:“我这就送你们一家三口上路!”

    武者出手,凡人不可敌。

    汴京十大武者,宁沧沽排名第九!

    宁沧沽瞬息间出手,凝手成爪,直取宁北咽喉,毒辣无情。

    宁北淡然如风,站在原地,深邃眸光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宁家小辈有人冷笑:“这是吓傻了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明堂宁家人皆是惊怒!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宁北一个普通人在宁二爷手中,一击之下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可是宁沧沽的爪子,在触及宁北喉咙时,看似已经抓到,实则还有一公分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公分距离,让宁沧沽眼神流露出恐惧之色!

    他颤声道:“战……战神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宁辅国惊怒中透着恐惧!

    身为古武者,没人比他更清楚战神级强者,那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人可灭一市!

    恐怖无比!

    谁能想到,他们宁家归来的弃子,竟然是战神!

    宁沧沽的手,停留在原地,宛如被无形力量束缚,进也不行,退更不可能!

    进退两难!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势,便是战神威压!

    宁北薄唇微动:“跪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恐怖威压外涌,席卷宁沧沽身上,双膝猛然跪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地板碎裂,裤腿殷红,隐约可见白骨森森的茬子。

    这股威压席卷明堂,宁家人无一可以站立,全部跪下!

    宁辅国这老东西,跪在地上本能颤抖。

    战神级的威压啊!

    纵观汴京,谁能挡?

    在这汴京城,宁沧沽这种三流武者,都能被评为十大武者中的第九位,那什么和宁北匹敌?

    武徒、武者,在郭白枫他们眼中,不过是刚成为古武者罢了。

    再往上就是战士级,战将级,战神级!

    武者和战神级,差距如鸿沟!

    燕归来瞥嘴:“战神级?瞧不起谁呢,我哥七岁进北境,一个月不到踏入战士级,半年后晋级封将,九岁那年封神,斩异国战神六位,成就北境战神之名!”

    “十三岁那年,倾尽全国之力,采集天外玄铁,耗时四年铸就而成的北王刀出世,立于北境,孤身一人拦敌十万,尽屠之,铸就北境霸王之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十七岁而入王境,当封镇北王,我哥拒之,可武道礼节不可废,有人提议在我哥名字后面,再添一个字,全名宁北王!”

    “我哥再次拒绝!”

    “战神级?我哥麾下战神过百,坐镇于北境,一声令下,便可开赴汴京,携百万黑甲精锐,兵临城下,刀指尔等!”

    燕归来锵锵话语,响彻整个明堂。

    满屋上下,鸦雀无声!

    谁敢相信这些话?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事迹,而是传奇!

    若是为真,当代奇才,必属宁北王啊!

    宁沧海本能嘀喃: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这一切是真的话,宁辅国死怕也不甘心!

    早知今日,十三年前的宁家内乱,就不该发生,家族中诞生这种天之骄子,宁家势必扶摇直上,成为华夏第一世家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到时候宁家所有人,都将得到福泽,而不是蜗居汴京,和所谓的七豪门一较长短。

    宁辅国悲痛大嚎:“大哥,我后悔了啊!”

    一声后悔,让这位已满八十的老人,痛不欲生!

    宁沧澜眼神激动而又喜欢,从没想过他的孩子,竟然成长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秦蕙兰眼眶微红:“北儿,这些年你在北境,吃过多少苦啊!”

    “秦姨,我哥以前就跟我说过,七尺男儿身,立于天地间,当豪迈一生,当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魄,不存在苦不苦,只有最残酷的磨砺,才能铸就最锋利的战刀!”

    燕归来洒脱一笑,让吕归一唇角噙着笑意,这话他能作证,的确出自宁北之口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妈,我这不好好的嘛!”

    简短安慰过后!

    宁北浑身气势隐隐浮现的杀气,宛如实质的暗红色。

    这种杀气,太惊人,太恐怖!

    一股极强杀意,惊到整个宁家,鸡鸣狗吠,恐惧无比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十三年前那个雨夜,爷爷就在这座明堂被你们逼死,四叔为了让我逃走,选择断后,就在这明堂大门前!”

    “被你宁沧海一刀穿心,那一天是我七岁生日,我回头了,我宁北看的清清楚楚,我四叔惨死你宁沧海之手!”

    “爷爷待我宁北呵护备至,四叔待我宁北如己出,仇不报,恨难消!”

    宁北提起往事,满头碎发无风自扬,这般盛怒霸王本色。

    让郭白枫他们知道,宁北若怒,天翻地覆!

    下一刻,宁北白皙左手摸向腰间,一把拽掉身后黑色披风,露出腰间战刀。

    战刀其名为北王!

    北王战刀,扬名于北境,立威于七十二万敌人尸骸上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顷刻间,北王刀出鞘,漆黑的刀身,略弯,看似厚重,却透着冰冷杀机。

    当北王刀出鞘瞬息间,汴京市上空,高风盘旋大雁,发出哀鸣,折翼掉落,街头上的宠物狗,大小便失禁,匍匐趴在地上呜呜叫着,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更有家禽饲养地,土鸡白鹅扑棱翅膀惊慌不止。

    这便是北王刀!

    刀出鞘的这一刻,让所有动物感受到死亡的惊悚气息。

    宁北左手握刀,眼神那般的冷漠,就这样注视着宁家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恐惧胆寒!

    宁北终于开口了:“那年的雨夜,你宁沧沽追杀我们母子,不愧是宁家二爷,出手狠辣,若非我苏家奶奶冒雨过来,那一夜我宁北怕就真死于你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们宁家满门,没有无辜!”

    宁北持北王刀,傲立明堂。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