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8章 谁能护你?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一句话让梁少龙脸色微沉,没想到在这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旁边走出苗条女孩,帮扶说:“指不定哪来的土包子,一看就不是我们汴京本地人,不然又怎么没听说过少龙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这话不假,梁少的名字,在咱们汴京那也是叫得响的!”不乏有人畏惧梁家权势而谄媚说话。

    旁边秃顶中年人,挺着啤酒肚,是东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,赵释。

    先前就是他送上明代兰花瓷瓶一对。

    赵释不屑开口:“乡下土鳖,能认识几个人!”

    梁少龙面色缓和,牵着苗条女孩的手,今天提亲对象就是她,俩人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。

    燕归来面无表情:“我的确不是你们本地人,我来自北境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乡下人,那种贫苦地方,新闻上年年报道重点扶贫的地方!”赵释嗤笑不已。

    燕归来眉毛微挑,长这么大,就没人敢这么怼过他!

    就是吕归一这个冷酷男,都不敢这么说他大魔王燕归来!

    这赵释算哪根葱?

    燕归来性格本就桀骜,火气蹭蹭上来,当场就动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燕归来伸手一巴掌,将赵释抽的原地转三圈。

    赵释满头金星,还没等回过神,就被燕归来摁在地上猛踹,让周围所有人都嫌弃的躲避,认为乡下人就是这么没素质,喜欢惹事。

    燕归来骂咧咧:“老子是乡下人,是土鳖,当然不认识你们这群大人物,一群瘪犊子玩意儿,老子认识的人,说出来几个,吓尿你个憨批!”

    赵释很快被打的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燕归来性格本就无法无天,转身就问:“这货是不是哪个什么纺织公司董事长?”

    吕归一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燕归来大喝:“萧远山,给我滚进来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萧远山满头冷汗,知道这位爷可是五大指挥使当中,最无法无天的一个,也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滚刀肉头子。

    可是至今没人敢动燕归来,一个是因为燕归来那恐怖实力。

    另一个原因,也不看看他燕归来是谁的弟弟!

    北境霸王的左翼护卫,谁敢动?

    萧远山出现后,场中数人瞳孔骤缩,皆是面色煞白!

    宁辅国沉稳坐在首位,现在也是双腿一慌,径直起身失声道:“萧组长?”

    萧远山低着头谁都没理,在燕归来面前直流冷汗。

    燕归来冷喝:“这货骂我,该咋整?”

    “天下五大指挥使,您位居华东,辱您便是辱华东六省,其罪当杀!”

    萧远山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在各大特别行动组规矩中,都以指挥使为首!

    这谁敢辱?

    燕归来气得直哆嗦:“把他给我办了,剁碎了喂狗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萧远山哪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狠狠打个冷颤,此刻挤出比哭还难笑的样子,哪会知道燕归来这么大来头。

    张中原轻轻阻止,说:“查封他旗下一切产业,以示惩戒!”

    萧远山赶忙吩咐人去办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角不是赵释,跳梁小丑的人,不值得让汴京组成员刀上染血。

    燕归来瞥向梁少龙,翻手一巴掌抽倒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梁少龙怒的眼睛恨不得喷火。

    燕归来转身握住刀柄,从萧远山腰间拔出一把黑色战刀,瞬间贯穿梁少龙左肩,钉死在地面上,让他无法起身!

    这一幕让全场所有人瞳孔骤缩,没想到这黑衣青年说动手就动手!

    手腕铁血狠辣,无疑是种震慑!

    梁少龙凄厉惨叫:“啊!”

    “叫唤个啥,我这乡下土鳖的刀,咋样?”燕归来眼神不屑。

    他铁血出手,其目的就是震慑所有人!

    让宁北下跪拜寿,辱他们北境战神,这群人简直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秦蕙兰夫妇进门,生气责怪:“北儿,忘了你答应妈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归来,收刀!”宁北淡然出声。

    燕归来把战刀从梁少龙肩上拔出,带出一捧鲜血飞溅,还有痛嚎声。

    明堂寂静无声,各家宾客算是看明白。

    弃子宁北归来,今晚怕是要在宁家掀起惊涛骇浪,人家是有备而来啊!

    梁少龙被人拖下去送往医院救治,梁家人知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宁辅国起身抱拳,无视宁北,不理燕归来。

    他沉声说:“萧组长,我宁家与贵组井水不犯河水,宁北归根到底是我宁家子孙,今天事情是宁家的家事,萧组长想要插手?”

    “宁家的家事,汴京组强行插手,传出去怕是不好听吧!”宁沧海眼中流露出精芒。

    萧远山根本不理会,知道今天他在这里根本排不上号。

    宁北弹指淡笑:“既然是家事,那就自家人来解决!”

    萧远山没二话,转身便离开明堂。

    在人走后,其他宾客纷纷离席,说:“宁老爷子,我家中还有事,来日再叙!”

    “宁家主留步,不用送了!”

    前来祝寿的客人,全部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宁家派人送客,整个明堂分为两拨人,秦蕙兰一家,以及宁辅国为首的宁家人。

    此刻,宁家人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宁辅国重新做回高位,俯视看来说:“宁北,说实话刚才我有些震惊,能请动汴京组的萧组长,付出不小代价吧?”

    宁北淡然轻笑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张中原等人,不屑冷笑。

    对于萧远山,他们在场几位谁需要去请?

    宁辅国叹气:“还是太嫩了,萧远山执掌汴京特别行动组,暗中束缚所有武者,权限大得惊人,宁家虽强,但也不敢得罪他萧远山,七家豪门谁敢得罪他们!”

    “可惜萧远山走了,他一走,你认为在宁家谁还能护你?”

    宁沧海冷笑一声,宛如看向白痴。

    他们仅仅激将一句,谁知道宁北就傻乎乎认为,宁家的家事自己来处理。

    殊不知萧远山在这里,宁辅国也不敢动宁北一家三口半分汗毛。

    可惜宁北把他最大的靠山撵走了。

    宁辅国挥手:“愚蠢至极,送他一家三口上路,处理干净些!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来做!”宁沧海是宁家的家主,不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怎么处理这种事情,宁家二爷宁沧沽,那可是行家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