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6章 神秘的药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洪亮声音响彻宁家庄园,里里外外的客人惊呆了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燕归来到来,举着生锈大黑钟,咣咚扔在门口。

    一声钟鸣,沉闷传荡,久久未停。

    送钟便是送终!

    棺材都给备好了!

    混世大魔王燕归来转身大喝:“都给我哭!”

    鬼知道他从哪弄来的人,近百号人哭丧声,顿时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宁家庄园迅速涌出五十号人,都是保安,凶神恶煞,恨不得弄死燕归来。

    在正前方,头梳大背头的国字脸男人,整理下中山装,不怒自威,沉声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看你有些面生,敢问我宁家平日可有得罪之处?”

    “没啊,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来汴京!”

    燕归来又说:“不愧是八朝古都,老物件就是多,单单这大铁钟在北境可不好找,在这里不到半小时就找着了!”

    “你来自北境?”

    国字脸中年人眼中闪过冷光。

    他就是宁老爷子的大儿子宁沧海,宁家第二代的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也是当今宁家的家主!

    燕归来冷笑:“没错,咋的,想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那个小畜生回京了!”宁沧海转眼就想到了宁北。

    在人群最后面,宁北推着轮椅,缓缓前行,人群让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宁沧海眼中闪过惊色,没想到宁北真的回来了!

    宁北薄唇微动:“宁家第三代嫡长子宁北,恭祝二爷爷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一句话响彻整个宁家庄园!

    周围所有客人都惊了!

    人群中的秃顶胖男人低声惊问:“这小子是不是十三年前,宁家大变中逃出去的那小子?”

    “是他,宁家弃子,他爹就是宁沧澜,当年宁家‘沧’字辈的青年领军人物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他们一家人是真的惨!”

    “能有那小子惨,我听小道消息说,当年他们一家三口被追杀,逃了整整一夜,那小子当年才七岁,要不是苏家横插一手,那老太婆保下他,这小子早就归西了!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们几个不要命了,在宁家门口讨论,想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的窃窃私语,瞒不住宁家所有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宁沧海见状,不怒反笑:“原来是大哥一家回家了,蕙兰看着可瘦了,这轮椅看着有些年头了,明天我送大嫂一辆新的轮椅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宁沧澜冷漠回绝。

    宁家小辈有人怒斥:“你们一家人还有脸回来?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放肆,下去,这没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宁沧海一声训斥,没人再敢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在这位当家人眼里,家丑不可外扬,门口外人成群,今天不论闹出什么事情,一夜之间都会让宁家沦为汴京最大笑话!

    有句话叫做把狗哄进来,关上门杀!

    可宁沧海不会知道,今天一旦宁北踏入这个门,就是虎啸宁家时。

    宁沧海朗笑:“大哥,请!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。

    宁沧澜迈大步而进门,但暗中有人使绊子,猛然伸腿拌了下,身体一个跄踉,若不是宁北伸手如风拉了一把,怕是要摔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顿时,引起哄堂大笑声。

    宁沧海淡笑:“大哥,当心脚下,给我父亲祝寿,到了堂屋再跪不晚!”

    周围笑声不绝,宁沧澜脸色铁青,紧握粗糙双拳,一语不发!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!

    宁北拽住他,道:“爸,今天有出戏,我们一家三口是主角,你不能缺席!”

    “北儿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宁北王觉得他太丢脸。

    可宁北拉着他,在转身后,声音冰冷如死神,不带任何色彩。

    “找出他,废了他!”

    宁北一句话,六个字!

    燕归来如魅影,悄然来到宁沧海身后,拎出一个精瘦青年。

    就是他刚才伸腿拌宁沧澜!

    随着燕归来披风舞动,露出腰间斜插的两把战刀!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!

    两把战刀出鞘,爆射地下,贯穿精瘦青年的双腿,钉死在地面上,鲜血汩汩流淌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腿!”凄厉惨叫声令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这狠辣手段,震慑住不少人!

    燕归来眼中无波,转身默默跟在宁北身后。

    唯有宁沧海眼神死死盯着那两把刀,倒吸一口凉气,喃喃道:“北凉刀!”

    这种战刀只有一个产地,那就是北境!

    宁北推着轮椅,经过宁沧海面前,薄唇微动:“走吧,给二爷爷拜寿!”

    一句话警醒宁沧海!

    一路走来,宁家庄园很大,宁北走在柏油路前,推着轮椅。

    秦蕙兰眉头拧在一起,那场车祸留下的隐疾,让她阴雨天气腰部更加肿痛。

    宁北拿出白玉净瓶,上面被红布封堵,轻轻放在秦蕙兰手中,说:“妈,腰疼就吃一颗!”

    “哥,这东西是给你保命用的!”燕归来大急。

    可他被宁北一个锐利眼神,直接给瞪了回来。

    吕归一皱眉,知道白玉净瓶中的东西有多珍贵!

    举世放眼天下,倾尽国力,再难配出第二瓶!

    要用的药,早已经绝迹!

    能配出药的人,尸骨已寒。

    瓶中药有七枚,每一颗都能肉白骨起死人,这是给宁北配的。

    宁北有多重要,燕归来他们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宁北活着,内外谁敢生乱?

    内乱,北凉百万虎狼压境,持北凉刀自当横扫一些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外侵,北王坐镇于北境,接壤北境的七国,谁敢来犯?

    北王不死,永镇国纲!

    秦蕙兰打开药效,一股药香扑鼻而来,让人灵台清明,耳目一新,仿佛嗅觉都提高了,能嗅到空气中的泥土腥气,草木芳香。

    一枚乳白色丹丸,被秦蕙兰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滚滚药力如虹,奔腾通向四肢百骸,驱散所有病痛,让秦蕙兰惊喜欲泣,激动的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宁沧澜赶忙安慰:“蕙兰别急,慢慢说!”

    “老宁,我的腿,我的腿……有知觉了!”秦蕙兰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要说她不想再站起来,那才是最大的谎言!

    宁沧澜都惊住了,这是什么药?

    强大功效未免太逆天了,让一个久坐轮椅的人,双腿有了知觉,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