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章 可怕武者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:

    别说苏梅害怕,苏成业这些小辈谁不怕?

    在一旁,宁北上前牵走苏清荷,冰凉柔荑被大手包裹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没和异性这么亲密接触的苏清荷,羞怒跺脚:“松手!”

    “记得小时候,你这么高,跟在我屁股后面,经常喊我宁哥哥!”宁北轻笑。

    苏清荷脸蛋浮现红霞,觉得很难为情。

    宁北牵走她,留下一句话:“教训下就行,别伤到苏家人,我欠他们苏家两条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慕臣拱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四大指挥使在宁北走后,露出各自本色。

    放眼天下,能让四大指挥使弯腰的人,只有宁北王一人!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华北猛虎慕臣,谁敢挑衅?

    今日在苏家,不仅接连遭到挑衅,还被连续挤兑。

    真当让慕臣是泥捏的?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慕臣背后黑色披风舞动,露出腰间皮带刀鞘,似有暗红。

    当他手握木质刀柄,浑身浮现的骇人杀气,外放而出,让苏清昊几人呼吸困难,宛如被一头凶兽盯上,腿不由打颤。

    “今天所有事情,我们四人可以视为闹剧,但是,我要你们记住!”

    “他不可辱,谁敢辱,我便杀谁!”

    慕臣左手握刀,战刀出鞘那一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雪亮刀光刺眼,身后高达八米的假山,咕咕冒着溪流,雪亮刀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战刀归鞘,慕臣敛去一身铁血杀气。

    只见那座假山,一分为二!

    高达八米的假山,竟然被一刀斩为两半。

    这恐怖战力,人真的能做到?

    苏清昊吓得心脏停止跳动,随后大口喘着粗气,目光惊骇,就算亲眼所见,还如同做梦那般!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肯定,当真是惹到了恐怖人物!

    灵剑吕归一淡笑:“我说过一句话可封你汴京十年,便不是儿戏!”

    “你们信也行,不信也罢,但你们苏家得清楚一点,女方敢退婚那日,就是我吕归一屠你苏家满门时!”

    吕归一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怀中抱着带鞘长剑,让三尺青锋出鞘那一刻,慕臣和张中原目光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郭白枫轻叹:“老吕的剑,更加可怕了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三尺青锋立于世,当斩世间诸般敌!

    这就是吕归一的剑,剑光冲云霄,待剑光消失后,长剑归鞘,吕归一闪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见那假山,顷刻间成为七十二块,大大小小皆相同,都有一人高,整整齐齐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仅凭这一剑,灵剑吕归一的恐怖,可见一斑!

    慕臣嘴角微抽,心中暗骂死变态,实力精进这么快。

    苏成业哆嗦问:“你们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些人异于普通人,特别行动组职责就是震慑这部分人!”萧远山冷酷回应。

    郭白枫和张中原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来,只为见宁北。

    要不是宁北护住苏家,张中原也好,慕臣也罢,吕归一绝对敢屠了这里。

    很显然,郭白枫他们都是武者!

    武者,特殊人群!

    社会上那些拳法宗师,散打冠军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看看慕臣他们身上的杀气就知道,绝对出身军武者,经历过残酷杀伐。

    苏家小区,东边一座别墅,院落栽满了兰花,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苏清荷眼神不善:“松开我,臭流氓!”

    宁北淡笑,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呼。

    苏老太太温和说:“小北,以后你就住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奶奶,这是我的房子!”苏清荷大急,怎么能让宁北住进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老太太定下,苏清荷反抗的权利都没,除非她住在外面。

    宁北苦笑:“奶奶,今天我得回宁家!”

    “小北,事情过去了十三年……”老太太叹气。

    可宁北回答:“事情虽然过了十三年,可我忘不了那晚雨夜,我母亲跪下哀求他们放过我,那群人无情的眼神,咆哮的大卡车从我母亲身上倾轧而过,血流十米!”

    宁北用很平静的语气,说出离京前那晚的雨夜,他究竟经历了什么!

    那一晚,七岁的宁北,尝到了绝望是什么滋味!

    那一夜,他和母亲秦蕙兰,被追杀的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。

    血海深仇,让宁北怎么释怀!

    苏清荷目光担忧:“你别乱来,宁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宁家!”

    “清荷说的不错,苏家连年壮大,七年前就问鼎七豪门之首,梁家较劲数年,都没撬动宁家地位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太隐隐提醒。

    宁北双手背后,傲然道:“小清荷,宁家不是当年的宁家,我宁北更不是当年的宁北!”

    他宁北更不是十三年前,雨夜中的那也七岁小孩!

    而今归来的男子,是北境战神,一代雄主镇北王!
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宁北步伐如虎,七尺之躯峻拔伟岸,立于天地间,凌厉气势外放,劲草折腰,牡丹失色。

    宁北说过,此次回京,要杀三人!

    第一人,宁辅国!

    苏老太太望着宁北离去背影,喊道:“小北,你母亲没死!”

    宁北伫立良久,未曾回头。

    没人比宁北更清楚,雨夜中的那晚,他亲眼目睹货车从秦蕙兰身上倾轧而过,狂按喇叭嚣张长鸣而去。

    老太太叹气:“她在汴大文学院做教授,你去了就知道!”

    话刚落下,宁北身影不见。

    苏清荷有些不解:“奶奶,你一开始怎么不讲?”

    “你秦婶婶的身体,你难道还不清楚,那场车祸我保下小宁北,连夜把蕙兰送往医院,抢救一夜保住命,但后遗症让她痛不欲生!”

    老太太拄着拐杖进屋,又说:“以小北的性子,加上他背后的人,你今天也看到了,天下五大指挥使来了四个,都是小北麾下死忠啊!”

    “小北看到蕙兰的样子,若是发狂,我告诉你,放眼天下没人能拦得住他这位镇北王,一声令下,北境边境百万虎狼精锐,便敢剑指汴京!”

    “他在北境的威望,超乎你的想象!”

    “他自身就是神话,只要他敢下令,单单那四位指挥使,就敢屠了汴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太太的话,真吓住了苏清荷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