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章 十七岁封王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奶奶,他真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繁华商业街,女孩打开手机,壁纸恰好是位布衣青年。

    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人穿布衣,惹得女孩嘟着薄唇,暗想等明天见到他,第一时间让他换衣服。

    旁边七旬银发阿婆,止步慈笑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瞧不上他?”老人回头。

    女孩贝齿轻咬薄唇,满是不愿。

    话匣打开。

    她柳眉微蹙:“奶奶,你看他和我同岁,穿着像个小老头,白色布衣难看死了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老人龙头杖顿了顿地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脚下石板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商业街小贩,顿时都尿了。

    女孩很倔强,不改看法。

    老人肃然说:“清荷,今晚我便要你记住,他为布衣,意在两袖清风,你可知三年前,境外八十万虎狼之师,囤积于边疆,意欲何为?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好像是边境摩擦,最后人家不也退兵了!”

    女孩认真回想。

    老人用最平静的语气,却说出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说:“它们当然得退兵,布衣立于边境,境外虎狼岂敢不退!”

    “一件布衣,震慑八十万精锐!”

    “他便是宁北!”

    老人缓缓说出一件秘辛。

    女孩失声:“怎么可能,一件衣服惊退八十万敌人,他难道是神不成?”

    “若这世间有人能封神,非他无二!”

    老人有些倦了,带女孩缓缓消失在繁华街道上。

    当世若有人能封神,必是北境神话宁北无疑。

    一介布衣,神一样的男人!

    他的传奇,一句评语足矣。

    人世间最可怖的布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老一少,消失在汴京市繁华的街头。

    远在万里的汪洋大海,巨大客轮驶向东方。

    客轮靠近门口的座位,坐着一位布衣青年,眸如星灿,俊俏唇角似乎永远挂着谦逊笑意。

    在座位靠内侧,有位瘦弱老人局促不安,面部被猛火焚过的面颊,相当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嘴唇干裂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布衣青年便是宁北,温和开口:“老先生,这是口渴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!”瘦弱老人苦涩承认。

    宁北递来茶杯,没有麻烦乘务员。

    但老人饮水频率,以及饮水量明显高于常人,这不是口渴,是病!

    有些酷似创伤后遗症!

    宁北静等老人喝完水,询问:“老先生的身上的伤,是大火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我当过消防兵,十五年前津港大火,随着中队冲进去灭火,命硬,烧成这样都没死。”

    老人唇角挂着自嘲。

    那场大火,吞噬了整个中队,更把他烧成这不人不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活于世,面目全非,何其残忍!

    宁北作为倾听者,听着老人讲诉当年那场大火的凶猛,察觉水杯见底,起身去买了些矿泉水。

    等宁北再回身时,却发现座位已空。

    在公共热水机前,老人干瘦双手,却只有六指,游轮一整天的航行,让滴水未进的他,早已经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老人身后,站着黑衣西装大汉,皱眉催促:“老东西,你墨迹啥呢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这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身体有缺,紧张关掉水龙头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结果大汉耐心早就耗尽,强推老人一把,迫切拿出水晶杯接热水。

    老人身体摇晃,泡面抛飞落地,料汤洒了一地……

    在走道前方,坐着白净青年,脚下满是狼藉,滚落着泡面盒,眼神阴霾,跳动着怒火,冷笑:“你这老狗,特么的找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白净青年豁然起身,一巴掌落在老人脸上。

    老人跄踉后退数步,险些倒地。

    那西装大汉回头脸色发白:“梁少,您……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白净青年梁宇瞥去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西装大汉本就是保镖,浑身一个冷颤,转身对老人拳打脚踢,怒骂:“不长眼的老东西,知道你惹到谁的吗?”

    汴京市七大豪门,梁家的二少爷梁宇!

    放眼汴京,梁家根深蒂固,近几年风生水起,愈发风光,隐约有望坐上七大豪门之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汴京,就没他梁宇惹不起的人!

    周围座位的乘客,眼神畏惧,梁家的人,放眼汴京没几家惹得起。

    宁北布衣无尘,薄唇微动:“再动他一分,我斩你满门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这人谁啊?

    连梁家的人都敢惹,纵观汴京,怕是另外几家豪门,也不敢放言灭梁家满门啊。

    保镖身形一滞,拳头停留在半空。

    梁宇怒笑:“你特么谁啊,给我继续打!”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