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宁北道谢,无人敢接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七章  宁北道谢,无人敢接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三千废墟有没有掌握破坏青铜门的办法,若是掌握了这种法子,废墟和外界的最后一道屏障将会失去,到时候土著登临外界,便无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宁北对外说,在十六号废墟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实则是想开辟安全地界。

    将来局面彻底恶化,十六号开辟的安全区便可全面启动,把国内的少年孩子带进去,一代代传承下去,不至于让文明之火熄灭。

    苏清荷有些紧张问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唯有死战!”

    宁北看着她清澈眼睛,知晓她的担忧,更给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未来局势真的恶化,宁北立于华夏,唯有死战!

    死战护我华夏。

    明知是赴死,亦要前往。

    苏清荷已经明白,北凉军调动各部精锐进入十六号废墟的目的。

    北凉诸子哪是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分明是在开辟希望!

    汇聚北凉之力,为将来最坏的局面做打算。

    小女孩宁瑶儿眨巴着眼睛,怯怯看着她的父亲,在她母亲怀中,小声说:“妈妈,我想爸爸抱抱我!”

    苏清荷看着小不点,眼神满是疼惜。

    宁北接过孩子,眼神也满是溺爱,轻轻抱着小姑娘,坐在凉亭内,轻声问:“我听到过风声,国内四大序列,曾经有人数次派遣强者,对你们母女下手,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轻轻一声质问,意味着宁北王归来。

    旧账势必要清算!

    动他宁北的妻儿。

    四大序列的那些老东西,当真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苏清荷不想宁北再开杀戒。

    她太了解宁小北了!

    若他亲自彻查此事,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苏清荷轻声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明天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回汴京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汴京前,需要做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北表面不说。

    内心当中,绝对要彻查这两年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苏清荷产子遇袭,又再回汴京的路上遭遇袭杀,以及这两年来,暗中似乎有人阴魂不散,意欲对她们母女下手。

    虽然京都戒备森严,可是这两年总会有几点痕迹证明,有人在暗中,想要抹杀掉北凉的少主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。

    国内四大序列,绝对不希望北王子嗣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一尊宁北王,便欲要镇压千古。

    未来七百年,都要受北王压制。

    偏偏宁北的嫡长子,比他父亲幼年时期,还有惊艳恐怖。

    这若是让其成长起来,继承其父之志,焉有他们四大序列的活路。

    这名孩子绝对不能让其活!

    除了国内,全球百国序列,恐怕这些人,也是欲要杀了北王嫡长子。

    对于境外各国而言,小不点宁天儿,将来长大后,又是一尊盖世北凉王。

    岂容宁天长大成人!

    除此之外,宁北心里很明白,要动自己孩子的人,不仅来自外界。

    神谕宫和土著那边,也想杀了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宁北的仇家,遍布各界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祸及的妻儿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在小院外面。

    京都各大巨头,全部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宁北入京无人知,可是宁北来到这座小院,消息却传到了吕道尘他们耳中。

    因为这座小院内外,北凉暗桩足有万人。

    还有京都暗桩充斥在其中。

    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保护这一对小家伙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名黑衣暗桩,悄然于黑夜中现身,身躯挺拔,眼神坚毅,凝声道:“军主,内阁吕道尘,武主齐修,军主林镇,兵主聂谦,暗部童昭明、左寒霜,内臣魏贤前来拜访军主!”

    来的人,都是京都城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的!”

    宁北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外面七人已经来到小院。

    七人看到宁北,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数年岁月,未曾伤到宁北半分。

    吕道尘为首七人,尽皆弯腰行礼。

    童昭明上前单膝下跪,低沉道:“北凉暗桩童昭明参见军主,昭明数次失职,让我北凉少主数次遇危,请军主责罚!”

    “北凉暗桩左寒霜,参见军主,我与童哥同罪!”

    左寒霜单膝下跪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心中有愧。

    数年来,一直想要清除掉潜伏于苏清荷身边的那些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能力有限,始终清理不干净。

    宁北亲自扶他们二人起来,看着七位老朋友。

    宁北弯腰了!

    一向不敬天地,不畏鬼神的宁北王。

    他于此刻,弯腰致谢!

    宁北弯腰,双手如环抱,作揖于七人面前,轻声道:“七位护我妻儿之恩,我应当面道谢!”

    “北王!”

    吕道尘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他还是喜欢北凉诸子没事欺负他这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北凉诸子能欺负他这个老头子,意味着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,已经超越了老辈人物。

    更意味着能扛起未来!

    此刻,北王弯腰道谢。

    七人皆跪!

    北王之礼,谁敢承受?

    华夏之子,大汉的主人。

    谁敢承一个谢字?

    他们七人,皆为北王麾下臣!

    无人敢承谢礼。

    唯有以跪还礼。

    暗部总魁首童昭明,嘶哑道:“瑶儿为我北凉一脉的大小姐,天儿为我北凉少主,北凉一脉,势必以死相护,岂敢承受一个谢字!”

    “我等皆为军主麾下臣,护少主一生,是我们职责所在!”

    左寒霜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武主齐修轻声道:“少主子嗣,昆仑嫡传,自当以命相护!”

    兵主聂谦和林镇都不敢承一个谢字。

    虽说是职责!

    可当年苏清荷产子,若无这些人真心相护。

    宁北的这一对孩子,根本保不住,连苏清荷都难活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得起!”

    宁北看着这群旧人。

    吕道尘擦着冷汗,小声说:“太客气了,你们北凉的人每次客气起来,都把我往死里揍,在京都对我围追堵截,追的俺满街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,今后必将奉各位为长辈!”

    宁北的话,份量很重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宁天儿的潜力。

    继承其父天赋。

    未来必将是华夏一尊冉冉新星,成就不会低于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有宁北这样做,吕道尘他们都将能善终。

    晚年必将得到善待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,在宁天儿兄妹出生后,就一直护着。

    这份情,理应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魏贤上前说:“殿下,武帝让我们来请你入宫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