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又骗一个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五章  又骗一个

    话语刚落下。

    结果黑夜中,两双明亮眼睛满是怒气。

    正是宁诗函和宁煜儿姐弟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什么事情不能外传?”

    宁煜儿直接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听到了宁枢和爷爷的争吵。

    宁枢已经走了!

    宁沧南大为震怒,原本宁枢偷听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结果自己一对儿女,竟然也在偷听。

    今天说事情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宁沧南脸色很难看,道:“滚回你房间,今晚事情,不得对外吐露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说,我和姐姐今晚就走,你囚禁我,我就对大哥说,宁府已经叛族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的宁煜儿,从不敢这样顶撞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说话很平静,但有一抹无法忽视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小子说得出,做得到!

    反而惹得宁辅君开怀大笑道:“连我的小煜儿都长大了,好,今天敢顶撞你父亲,比以前纨绔的样子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什么是真相?”

    宁煜儿又问。

    可是,今晚还得说。

    若是不说,宁北和宁枢收到宁煜儿的消息,势必要重返宁府。

    宁辅君坐在凉亭中,幽幽道:“废墟的强大,近乎让我们绝望,我们弱于他们,就没得选择,死当然不可怕,咱们宁家一脉,从你曾祖那代人算起,战死了多少族人!”

    “赴死不难,我和你父亲,岂有怕死之人,咱们宁家的男儿,不缺血性,怕的是我们战死了,下一代人撑得起局面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灵魂一问,让宁煜儿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低头说:“我撑不起来,大哥和小枢撑得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可不是我们宁府,而是整个华夏的未来,靠一人强撑,撑得住一时,撑的了一世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又道:“强如天山第七代,一人撑起了一个时代,她最后的结局令人恨欲狂。”

    第七代的陨落,无人不惋惜。

    可活千年的帝者,区区百余年便寿终。

    宁沧南接过话说:“我和你爷爷隐瞒的真相就是,当年十六号废墟的叶璇,初次接触我们,叶老邪便传来话,仅有一个字,忍!”

    忍如刀穿心。

    说得轻巧,换做宁枢和宁北这代人,忍得了吗?

    他们年轻富有血性,不畏生死,战死于沙场,更是视为归宿。

    可他们可曾想过。

    汇聚于我华夏最顶尖的超级天骄,若是陨落在十六号废墟。

    华夏的未来在哪?

    希望又在哪!

    一人赴死,从容而又容易。

    可曾想过后人该怎么办!

    谋一时,勇为先。

    谋一世,忍为重!

    若要谋千年之计,就需要数代人一起联手。

    数代人联手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宁煜儿难以置信说:“叶伯伯那边,让我们忍?”

    “南极七十二巨头形成的联盟,实际上早已经是他在执掌,彼此虽然有仇恨,但武者之争,谁之间没点仇怨,但有些大事归大事,内争归内争,彼此不干扰。”

    宁沧南隐隐透露出,南极各大巨头暗中妥协,都和土著有联系。

    叶老邪让各大巨头隐忍,答应所有土著的条件,从而从土著那边获取大量珍稀修炼资源。

    这是剑走偏锋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真到假时真亦假,假到真时假亦真!

    怕就怕真的有巨头,完全投靠了土著那边。

    宁辅君开口道:“叶邪王让我们妥协,从土著那边,每年都获取大量资源,用作自身修炼,尽可能提升实力,留待将来千年帝谕的期限到来,便是我们赴死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叶伯伯做事不拘泥于世间三千教规礼仪,他说过我们,连死都不怕,还怕那区区三分名声。”

    宁沧南说了句,又道: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完全说明老爷子他们的心思。

    粉身碎骨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一腔肝胆是不是心向华夏,待到帝谕期限过后,他们赴死后,世人自会明白。

    这就是叶老邪!

    邪王就是彻头彻尾的实干家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正邪,更不管对错良心,废墟之祸,令人绝望,容不得管那些礼仪教规,只要能拦住土著武者上来就行!

    世间有太多的人,对身边人喜欢讲礼仪教规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人,面对异族屠刀时,为何不敢对他们谈论什么礼仪教规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心里清楚,说这些完全没用!

    异族的刀,听你说教?

    通俗点来理解叶老邪就是意思,那就是别管那么多,对于那些异族的招揽,就是棺材板底下伸手死要钱,把各种奇珍骗过来,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等到帝谕期限到了,各大巨头死守青铜门,死活就是不给他们开门。

    到时候各大巨头是好是坏,自说世人评说!

    叶邪王做事,很不讲究,但却是最实用的。

    叶凡里里外外就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南极岛各大巨头,同样在明争暗斗,想让他们放下仇怨。

    那真是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宁煜儿在凉亭内,听的是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他完全懵了!

    这小子估计也想不到,家里的长辈竟然这么坑土著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拿钱不办事啊!

    钱拿了,灵药吃了,最后门不给开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让土著那边赔了夫人又折兵啊!

    叶老邪做事,有些时候不仅是阴损,更是阴狠!

    楚小岚就是叶老邪教出来的老阴批。

    北凉的阴狠,当真是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宁辅君抬手揉着孙子的头发,慈爱说:“十个月后,大战开启,若局面恶化到难以想象的地步,叶邪王这步棋,就成为了一线生机,保留最后一丝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战死,也不会在土著那里做狗!”

    宁煜儿很激动。

    他宁可战死。

    宁辅君笑了笑,让孙子孙女回去睡觉,今晚的事情,一个字不能对外说。

    南极岛一切如旧,对于千年之期将要到来,似乎无人在乎。

    遥远的京都城。

    灯火明亮,繁华都市,无数年轻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繁华富丽的生活,让很多年轻人沉醉在这迷人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京都南门却出现两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宁北从南极岛回来,没有对外宣布,入京时更是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这一切仿佛无人知道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