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姜还是老的辣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四章  姜还是老的辣

    宁枢浑身杀伐气,到来问道:“我想知道,爷爷和父亲隐瞒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枢,你怎么在这里!”

    宁沧南为之惊怒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小儿子竟然在偷听谈话。

    宁枢冰冷道:“你们骗的了大哥,骗不了我,别忘了,我是在宁府长大的孩子,我懵懂年幼时期,曾经亲眼看到爷爷拿着刀,要斩了大伯!”

    “我更看到你们的争吵,更是听到了一些话,至今记得!”

    宁枢冷声说着。

    他真如宁北!

    堂兄弟二人,性格很相似。

    宁沧南脸色阴沉道:“长辈之间的事情,轮不到你一个晚辈来质问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走,待会过来问的人,便是大哥!”

    宁枢抬出了宁北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两位长辈不想告诉宁枢。

    可若是宁北来问,那就不得不说了。

    若是说不清楚,以宁北的性子,难保做些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。

    誓死追随宁北的百万北凉同袍,可都都在十六号废墟里面呢。

    若是宁家有人勾结土著异族。

    内外勾结,北凉军必要被置于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事情,宁北不想做而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成年人的世界,任何事情都不可能遂了你的意。

    宁枢在强逼!

    宁辅君幽幽叹道:“坐吧,今晚你想知道,爷爷一并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宁家有没有和土著勾结!”

    宁枢的话依旧直接干脆。

    宁府和土著有没有勾结?

    结果换来的答案。

    直接让宁枢绝望了。

    他更无比的愤怒!

    宁辅君轻轻点头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宁家真的和土著有勾结!

    若这件事被宁北知道后,恐怕会做出和父亲宁沧澜一样的决定,爷孙决裂!

    宁沧澜和老爷子父子决绝。

    怕就是因为这件事。

    与异族勾结,形同叛族。

    罪大当诛。

    届时,就算是宁北,都得背负罪名。

    姓宁的孩子,都得背负罪名和耻辱,遗臭万年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若宁北在这里,恐怕也能明白奶奶张轻舞为什么和爷爷关系不和。

    宁辅君与妻子不和,与儿子不和,与孙子不和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?

    众叛亲离!

    妻离子散啊!

    原因出自谁身上,已经不需要多言。

    当初张轻舞对宁北曾说过一句话,欲成大事者,至亲亦可杀。

    张轻舞的告诫提醒,仿佛在印证今天的所有局面。

    这位奶奶,就是当心未来的某一天,宁家人伤了宁北啊!

    或许很多人,都了解宁家这代当家人。

    唯独宁北不了解!

    亦或者,面对自己的亲人,宁北在很多事情上面,都不愿意多想,更不愿意往坏的方面身上想。

    那就如同你带着弟弟们去街上玩,发生了一桩杀人案。

    你看到尸体,第一反应绝对不会想到凶手就是弟弟。

    乃至往后岁月,都不会想到弟弟是凶手。

    偏偏事实上凶手是弟弟!

    事实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改变。

    宁枢双目赤红,看着父亲和爷爷,质问道:“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要和土著做交易,连我都知道,他们手染了我华夏无数先辈的鲜血,双方有祖仇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做,历代战死的英魂,如何能够安息?”

    宁枢哭了。

    他眼角泛起泪水,目光更有绝望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少年,加上每个孩子都把自己的父亲当做偶像。

    宁枢也不例外!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心中的两座大山崩塌了。

    宁枢在十六号废墟,经历过各种残酷血战,身上有着豪迈男儿的血性和杀伐气,性子更是孤傲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却知道的宁家最大的丑闻。

    这个丑闻,足以让宁家的孩子,这一生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让他们宁家世代背负罪名,活在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宁枢嘶哑道:“我宁枢纵死,也不敢叛族,你们为什么敢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代人,是见证了武帝治国百年,国力日渐强盛的一代人,你们为什么要叛族!”

    宁枢至今无法理解!

    他想不通!

    宁辅君凝声道:“我来告诉你原因,单单一座十六号废墟,分为三大族,植妖、灵兽、土著三族!”

    “单单是土著,屹立千年不倒的神翎皇朝,能号召数以亿计的土著战士,更有百位皇者,更有帝级人物,麾下十大王朝,同样强大而又昌盛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帝谕之期,已经快到了,他们掌握了破坏青铜门的办法!”

    “加上他们已经受够了废墟之中,那种假月天相的蒙骗,所有人都会不计一切,疯狂来到外界,届时你拿什么防守青铜门?”

    “大劫将至,我必须为宁家谋一条活路,为你们铺好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辅君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知晓的事情,并不比宁北知道的少。

    只不过知晓这些事情,宁辅君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选择和土著合作,未来谋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这条舍弃一切,只为苟活的路!

    偏偏对于这种活路。

    宁枢不要!

    他,宁愿战死!

    亦不苟活!

    宁枢笑似凄凉,道:“为了苟活,爷爷和父亲放弃了一切!”

    宁辅君和宁沧南很平静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得不做!

    家族传承,至关重要!

    宁枢转身离去,心已死,留下一句话道:“宁府越来越像世家了!”

    唯有华夏的那些世家,为了一代代传承下去,便不惜代价做任何事情,一切以家族为重,为此可以舍弃一切。

    宁枢走了!

    这座宁府,再无留恋。

    这里不属于他宁枢。

    往后岁月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他宁枢的选择,便是静等千年帝谕之期过去,死战于十六号古城,死守青铜门。

    宁可站着死,绝不跪着生!

    宁府已经投靠了异族。

    将来局面真的恶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,宁辅君做出的选择,能保全宁家不假。

    可又能如何,终究是异族眼中的狗罢了!

    宁枢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外界天色已黑。

    宁辅君和宁沧南没有留下宁枢,默默注视着他离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宁沧南握拳道:“爹,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小枢,我们宁家不是他想的哪样!”

    “真相告诉他,又能如何,况且这些绝密信息,不能外传,联盟里面有真投靠异族的人,至今没有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宁辅君叹了口气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