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北王立志,开疆拓土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  北王立志,开疆拓土

    剑锋对准三十万土著大军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在外界,对我而言,有诸多束缚,我的那些老师尚在人间,还未去世,有些事不可做!”

    “比如,为我华夏开疆拓土!”

    “我军部的儿郎,身肩两份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份责任,护民护国护天下苍生,为军部儿郎职责,黎民苍生以鱼米养育我军部男儿,我们自当以命相护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份责任,则是开疆拓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北轻声话语间,流露出他丝丝野心。

    这尊宁北王,年少成名,手握重权!

    他从小在军旅中长大,但凡军部名将,谁内心深处没有一丝开疆拓土的欲望?

    军部主战!

    开疆拓土,青史留名,是军部高层将领的梦想。

    军部百将之首的一代宁帅,恐怕也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在外界,宁北得压制自己,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执掌京都的人是叶武帝!

    加上全球百国畏宁北如畏虎。

    若宁北发起国战,开疆拓土,势必引起全球百国的恐慌,到时候便是一场场无休止的国战。

    宁北不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里是废墟!

    真正的法外之地。

    宁北语气很轻,轻声道:“生于华夏,立于军部,国运加身,自今天起,便立志吧!”

    北王要立志!

    这绝非儿戏。

    别忘了宁北王的身份,执掌大汉族长印,为大汉一族的新族长,更是华夏之子,身兼国运。

    宁北王之志,便是国志!

    他一人立志,便代表着无数追随者,都将为他的志远前赴后继。

    但宁北觉得该这样做了!

    废墟到今天,已经为祸。

    土著、神谕宫术武者蠢蠢欲动,时刻想要杀到外界。

    这些祸患,岂能留给子孙后代。

    有祸,当平!

    宁北轻声浅笑:“二十一岁立志,虽然迟了些,但还不晚!”

    “今朝,我宁北于天地间立志,此生自当为我华夏开疆拓土了,以报国恩!”

    宁北立志,说于外人听。

    北王一生行事,从无空话。

    既然立志,自当为之奋尽余生。

    话落,天地无声。

    宁枢眼神流露出惊骇之色,扭头看向今天才见到的大哥,好奇这个大哥,在外界究竟是什么人物。

    而宁北御剑八万柄,瞥向三十万土著大军,悠悠道:“今日立志,斩你大军三十万于荒野,算是我赠与弟弟的一份见面礼吧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持剑如星河,席卷向整个大军。

    飞剑八万,斩敌三十万?

    难吗?

    对宁北而言,自然不难!

    曾几何时,很多人想称呼宁北为人屠。

    但这个封号,京都不认,更不允许出现。

    人屠之号,必定折寿。

    岂能乱用!

    所以敢乱说话的人,都被京都暗卫直接抹除掉了。

    此刻,杀伐将起。

    飞剑如洗地。

    那名阴柔青年眉头微皱,轻声道:“愚翁,拦住这位剑仙,莫让他坏了今日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土著大军中,跟随阴柔青年的白发老翁,当场御空而起。

    他释放浑身气血,形成一个半圆形屏障,护住自身,正面硬击飞剑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飞剑,被他一人阻拦。

    同时一股天地之威,瞬间笼罩宁北头顶。

    一尊九五绝巅,气血数百万纳,精神力更是达到二阶。

    但是一杆黑色长枪,自宁北身后而来,瞬间贯穿愚翁的气血护罩。

    宁枢浑身是血的杀来,大吼:“哥,我来拖住他!”

    宁枢拖住愚翁,想让宁北杀了土著三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下方的萧情和徐鹿他们带着大军,才能把击溃的七万余名土著绞杀,更能抽身而退,暗然退回古城。

    否则一旦三十万土著大军压上来,萧情他们势必要全线崩溃,代价就是死伤惨重,连古城都会面临破城的危机。

    宁枢和愚翁激战。

    至于宁北御剑展开杀戮,数万柄持剑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长剑穿心而过。

    一具具土著尸体,倒在血泊当中。

    鲜血汇聚成河,尸体铺满大地,叠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剑仙的恐怖,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短短一刻钟。

    宁北飞剑所到之地,杀出了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土著大军折损过半,当场崩溃了!

    土著溃逃,根本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但宁北出手,绝对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不屠了他们,将来这些土著必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土著跑的再快又如何,还能快的过飞剑吗!

    一道道赤色流光,在天地间不断滑过,每一剑而过,必取一名土著的命。

    宁北一人硬撼土著军团三十万,尽屠之!

    可怕的是,宁北自身白衣无尘,不染半点鲜血。

    同时在暗中,一名阴柔青年正是霍尔明兰,任凭土著大量死去,眼神没有半分波动,仿佛他麾下的这些土著,就是一些蝼蚁。

    死了便死了!

    不值得他为之伤心一下。

    阴柔青年霍尔明兰闪身间,并没攻击宁北,而是选择袭杀一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宁枢!

    他和宁枢可是宿敌!

    两人更是老相识。

    一个攻,一个守。

    在宁北全部精力,都放在斩杀土著的时候。

    愚翁渐渐压制宁枢。

    宁枢久经血战,自身力量早已经透支,如今还要牵制愚翁为宁北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他一介少年,能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已经殊为不易!

    就在惊鸿之间,霍尔明兰动手了,手握斜长战刀,自身气息敛收到了极致,如同鬼魅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宁枢口吐鲜血,低头看到腹部冒出的刀尖。

    霍尔明兰就站在宁枢身后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愚翁一指落在宁枢胸口。

    红色光束击穿宁枢的胸膛,一指穿心,几乎致命。

    两尊强者的攻击,绝杀了宁枢!

    强者交手,短短瞬息间,已经足够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霍尔明兰轻声道:“杀了你,真有些可惜,从此少了一个对手,但你这头幼龙留不得,留待将来,怕是要成皇者,不杀你,我彻夜难安。”

    宁枢身体栽落,生机尽断。

    宁北猛然扭头,瞳孔骤缩,惊怒道:“弟弟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亲兄弟,杀了他,接下来便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霍尔明兰很聪明,先选择袭杀宁枢,然后再和愚翁合力围攻宁北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