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哥哥主战,弟弟主撤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  哥哥主战,弟弟主撤

    萧情肩抗大旗,眼神抱有死志,对土著武者视而不见,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旌旗所到之处,身后必有华夏儿郎相随。

    数十万武者,是追随旌旗的!

    人可以死。

    旌旗不能倒!

    旗是大军的魂。

    魂不能倒!

    萧情知道扛旗兵的阵亡率有多高,百分之九十以上。

    扛旗必为所有人的目标。

    斩断旌旗,便是重挫士气。

    萧情没得选,扛旗者只进不退。

    需要勇者,才能扛旗!

    原本陷入重围的宁枢手握黑色长枪,浑身黑衣被鲜血染红,看到两侧援军相助,仰天大吼: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吼声惊天,提振士气。

    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宁枢儿还在战。

    他为主将,还未死,还在血战!

    土著合围被撕裂,整整七万余名土著大军,全线溃败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在十六号古城百里外。

    一个奢华的车辇,宛如行走的小房子,里面坐着一位阴柔青年,身穿白狐裘袍,身边有绝美的婢女伺候。

    他目光深邃,坐在车辇内,遥望前方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古城的战斗,尽数被他看到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件灵器,能看到外力之外的战场。

    阴柔青年注视到城墙上的白衣宁北,轻声道:“有趣,他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,先前从没在十六号古城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车辇外站着一个老翁,擦着冷汗回答。

    阴柔青年淡笑:“他很有趣,但是没用的,宁老头被困神像庙宇,即将陨落,正是攻破这座古城的最佳机会,进而拿下青铜门,神谕宫便会帮我母亲和父亲入皇者境,连我和几位弟弟,也会受到神明指点,将来入驻神谕宫成为皇者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神谕宫,给这些土著古城许诺的好处。

    拿下任何一座青铜门。

    神谕宫不惜代价,会帮你一家人成为皇者。

    这样的诱惑,试问什么样的土著能拒绝?

    无人可以拒绝!

    阴柔青年缓缓走出车辇,白色靴子踏着长空,负手浅浅笑道:“密令后方三十万大军,全线出击,一举攻破青铜门,此次,我亲自督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宁枢的头骨,制作为酒器!”

    阴柔青年言语中,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他数月来,数次猛攻十六号古城。

    对于宁枢这边的情况,阴柔青年早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那座城,早已经是强弩之末!

    顷刻间,数十万土著武者,身穿兽衣,赤脚拿着青铜长矛,或者黑铁战刀,宛如各个部落的土著,被聚拢到这里,成为了阴柔青年手中的跑回。

    废墟土著多凶悍!

    他们,悍不畏死!

    宁枢感受到大地颤动,持枪击杀对手,御空而起,看到远方再度压来的数十万大军,惊怒道:“全员撤退,以城为守!”

    “谁敢撤,斩!”

    城墙上的宁北,白衣舞动,释放属于他的威压。

    他此刻不是谪仙。

    宛如君主临人间。

    宁枢大怒,道:“大哥,你胡闹什么,霍尔米兰三十万大军压来,对付我们这些疲兵,犹如砍菜,纵然我们能战,今天也不能战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无援!”

    “今天若是大量武者战死,十六号古城守护力量便削弱三分,几战下来,这座城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枢有他的难处。

    他为少年,却统管这座城。

    如今所说,都是实情!

    宁北已经御空来到宁枢面前,双手在空中留下了无形的痕迹。

    蜀山剑符!

    “无援之战,我也经历过,而且经历了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宁北抬手摸着弟弟宁枢的头颅。

    宁枢有些不适应,有些本能抗拒。

    而宁北淡然轻笑,看着正值少年的弟弟,宛如看到了少年时期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废墟之中,最适合以战养战!”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着,转身暴喝:“全军听令,此战不可退,退者,斩!”

    来自宁北王的杀令,响彻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只见两面黑色旌旗,如同两把尖刀,不断深入土著军团之中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鲜血映红残阳。

    尸体铺满大地!

    宁枢握紧手中黑色长枪,嘶哑道:“哥!”

    “你所担心的那三十万土著援军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宁北留下一句话,闪身横渡长空。

    白色的残影,如同流光。

    宁北在华夏,带着北凉诸子,一直是强硬的主战派。

    在全球百国的高压威胁下,尚且没有妥协过半分。

    而今在废墟之中,更不可能对外族相让。

    宁北一念御空,身后九千米长空,蜀山剑符亮起光芒。

    他在唤剑!

    宁北负手站在长空,前行七十里,已经与土著三十万大军相遇。

    他为白衣少年,负手立于长空。

    宁北意欲凭借一己之力,阻拦这三十万土著大军。

    整整三十万大军!

    黑压压的遍布各地,站在空中看去,一望无际,如同蚁群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宁北面色淡然,轻声道:“旗是军中魂,将是士卒胆,若主将身先士卒,奋勇于沙场,士卒岂有不誓死效忠之意。”

    宁北闭上眼睛,对于这种大规模的战争。

    他已有多年未曾见过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过往战场经历,如今再度浮现。

    昔日铁血的北凉王,再度睁开眼,浑身白光如霞,谪仙之气和杀伐意融合自身当中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柄柄赤色飞剑,自从蜀山剑符中飞出。

    赤剑八万柄!

    竖立于长空。

    持黑色长枪的宁枢,看着天空上如同剑仙的大哥,惊骇道:“蜀山剑诀!”

    “是我华夏的剑仙!”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唯有剑仙出世!”

    “大成的剑仙若是出世,纵是百万敌,那也无惧!”

    “剑仙一人,可屠一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场上无数豪迈男儿抬头,眼神流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在外界,全球百国之中。

    代表华夏的是剑修!

    剑仙便是华夏的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为外族所恐惧。

    而我华夏儿郎,以剑仙为傲!

    剑仙恐怖,在于御剑。

    如同宁北王这种恐怖存在,御剑八万柄,谁不恐怖?

    剑如星河,悬于人间。

    一柄柄利剑,皆是杀伐器。

    宁北御剑八万柄,眼神满是冷酷杀意,左脚为先,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竖立的万剑,全部平躺。

    剑横于空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