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扛旗兵,九死一生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  扛旗兵,九死一生

    对于他们两个人的话,宁北并没在意。

    他站在城墙上,看向波及方圆五十里的战场。

    偌大战场,土著武者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土著并非傻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作战,看似分为一波几万人,让土著武者各自作战没有配合,却能发挥每一人的最大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在兵力调配上,幕后操控土著大军的人,绝对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更致命的是,十六号古城是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没有援军。

    每一次土著军团来犯,对于十六号古城的人而言,那都是一场死守之战。

    更是一场场背水一战。

    在这里,犹如当年宁小北年少时期刚开始执掌北凉军那段岁月。

    孤军无援。

    唯有死守!

    十六号古城便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宁北眼神逐渐锐利,注视着整个战场,薄唇微动:“古城成建制的军团有几个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萧情不由愣住,没想到宁北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徐鹿在旁果断回答:“城内最精锐的力量便是黑甲军,余者都是散编,因为古城的武者多数流动,不可能强制性让他们驻守古城为军团编制,所以土著如果来犯,古城不论老弱病残皆为兵!”

    人人皆兵,有好处亦有坏处!

    好处就是,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古城,一旦开战,便能迸发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坏处便是,临时组建的军团,武者之间彼此都不认识对方是谁,连自己的战斗都不了解,和谈配合和协同作战。

    这些短板只能靠战斗经验,以及天生的默契度来弥补。

    宁北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萧情犹豫说:“古城的护卫军有十万人,少爷有令,没有他的首肯,任何人不得调动守卫军离城,这是古城最后一道防线。”

    “立即调动守卫军,通知他们,十个兵团等候将令。”

    宁北淡淡说了句。

    调动守卫军非同小可!

    徐鹿惊道:“大公子,我们都无权调动守卫军。”

    宁北眉头微皱,忘了这里是十六号古城不是北境。

    若是在北境,宁北的任何话,都会被北凉儿郎视为军令。

    军令下达,不论是谁,皆要听令。

    可惜,这里是十六号古城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说:“被动防御虽好,但某些时候不如主动出击,我发现这些土著士气高昂,不要命的冲过来,一波接着一波,必定与你们被动防守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土著而言,他们能攻破古城最好,攻不破便撤军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骄纵战法,以及狂妄的士气,就是你们龟缩守城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北负手看着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对于局势分析,仿佛天生就懂。

    下方的战场,不断有黑甲军的精锐倒在血泊之上,更有大量土著武者战死。

    残肢碎体遍地!

    萧情和徐鹿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宁北竟然会说出这些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萧情意识到,这可不是什么豪门公子哥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萧情和徐鹿也没资格调动古城的护卫军。

    护卫军调动,需要宁枢的命令。

    关键宁枢在城下作战。

    宁北更明白,纵然自己开口,宁枢也不会同意自己调动护卫军。

    这就如同其他人,想调动宁北麾下的北凉军一样。

    换做宁北,也不会同意!

    下方的血战,已经到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整整七万余名土著武者,黑压压一片,分三个方向合围而来,隐隐形成包围,想要截断宁枢的退路,连同黑甲军一起吃掉。

    宁北不会漠视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城墙四方,以及城内大量武者。

    城内武者不论老幼,最起码有百万人。

    自从十六号废墟开启,很多人都在这里定居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脚踏长空,开口道:“此地可有我大汉子弟?”

    “华夏武者赵如龙在此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城内主街道人群中,一名中年武者仰天大喝质问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宁北闪身一念间,化作九尊。

    九道人影罗列长空,同时开口:“我大汉子弟,自当认得这种战法吧?”

    “天子战法?”

    中年武者赵如龙震惊开口。

    一名白发老翁颤声说:“天子九击,是天子战法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可认得这种战法?”

    宁北一念释放气血,化作九条大龙。

    九条百米赤色大龙,微妙微妙,盘旋于长空,被所有人注视着。

    萧情在旁震惊道:“九龙秘法,武帝嫡传!”

    “京都武帝所修的九龙秘法,大公子怎么会?”

    徐鹿当场惊到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问题,宁北可没时间解释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个目的,古城的大汉子弟,听不听从他的调遣。

    所以宁北开口道:“外敌来犯,宁枢在城外浴血奋战,面临重兵围困,一旦土著合围之势完成,黑甲军便有覆没之威,我为武帝嫡传,我华夏的儿郎,可愿听令?”

    “愿!”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城内响起铁血声音。

    偌大的城内,不乏豪迈儿郎。

    能在废墟中生存的武者,又岂会畏战怯战,他们更不缺乏热血。

    宁北左手横斩。

    城墙上方,两杆大旗掉落。

    宁北虚空抓来,轻声道:“两杆旌旗为号,旌旗所指方向,我希望诸君以命相随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巍峨古城传来声音数十万道。

    有八旬老者,已有十二岁少年,全部仰头看向宁北。

    华夏的儿郎,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把两杆大旗,交给萧情和徐鹿手中,轻声道:“接下来有劳两位了,若能活着归来,我为二位庆功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兄弟,先前对大公子多有不敬,还望大公子见谅!”

    萧情弯腰欲要赔罪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宁北的来头,竟然这么恐怖,竟然是京都武帝嫡传,京都下一任继承人。

    宁北扶起他,轻声道:“扛旗兵,九死一生,我等你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保重!”

    徐鹿弯腰行礼,转身扛着黑色大旗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北站在城墙上,微抬左手,成剑指,分别是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两杆大旗分别,身后整整三十余万武者相随,有老翁更有少年。

    他们追随旌旗向外杀去!

    人群从城门涌出。

    宁北站在城墙上,看着看着左右两杆黑色旌旗,与土著军团两侧相碰。

    厮杀开始了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