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兄长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  真正的兄长

    宁诗函眸光流露出担忧,说:“呼延长丰来提亲,死在宁府门口,呼延一族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

    你们杀了呼延家的人!”

    余芊茱一惊一乍的,眼神闪过一丝愤怒和害怕。

    她觉得宁北就是闯了大祸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宁府,已经不复往昔。

    就是余芊茱的娘家,自从巨头老爷子陨落,余家迅速衰败下去,已经不复往日荣光。

    还有宁府,外界传言宁老爷子已经陨落在16号废墟。

    没有巨头的宁府,拿什么和呼延家族对抗?

    正在余芊茱担忧害怕时。

    呼延一族的强者,已经携怒降临。

    南极岛严禁飞行。

    但呼延一族的九五绝巅,却是释放恐怖威压,席卷整个宁府。

    他身穿黑色大褂,自东方而来,隔空一掌落下,打在宁府的门匾上。

    刻着‘宁府’的门匾,当场炸碎。

    “好一座宁府,我呼延一族怜悯你们,有心帮扶你们,你们不领情就罢了,还敢杀我呼延一族的族人,让我呼延一族颜面扫地,今日,要你宁府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来自呼延一族的九五绝巅,此刻杀气凌然。

    他释放强者威压,脚踏宁府门槛而过,显然已经不把偌大的宁家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九五!”

    “北凉无惧九五,纵然巨头家族又如何!”

    宁轩辕的性子同年少的哥哥一样,孤傲且才华横溢。

    那位九五绝巅迈过门槛,走入宁府小院中,就是他来宁府要说法的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人杀了便杀了,说法倒是没有,不过我弟弟说过,今后见复姓呼延的人,见一个则杀一个!”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呼延战天,眼神逐渐冷冽,隐隐动了杀意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动手。

    宁府虽然适逢多事之秋,但宁老爷子陨落的消息,一直没有证实。

    更何况宁府并非余家能比的。

    这座宁府的底蕴,远超任何一座巨头家族。

    单单宁家老皇宁八荒,就足以震慑很多人。

    今天,若有人敢屠杀宁氏的血脉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消息传到宁八荒耳中,那位老皇势必再度降临南极岛。

    毕竟宁氏一族人丁凋零,宁辅君一脉是最后一支宁家血脉。

    必要时刻,宁八荒绝对会出手相护。

    宁氏一门,但凡男丁,不出废物。

    偏偏余芊茱上前,语气服软说:“战天大哥,许久没见,家里年轻人不懂事,惹了些祸事,还望你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芊茱,你应该清楚,我呼延一族嫡系族人死于你宁府门前,你宁府必须拿出一个说法,否则我呼延一族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呼延战天语气强硬,没有半分妥协的意思。

    余芊茱面色犹豫,终究低头赔礼说:“明日我定带人,备厚礼,前去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够,杀我呼延一族的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呼延战天眼神锐利,看向宁北和宁轩辕两兄弟。

    他知道宁诗函和宁煜儿,断然没有斩杀呼延长丰的实力。

    那可是七星绝巅。

    宁诗函还没那份实力斩杀呼延长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眼前这两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么宁府当中,应该还有隐藏的强者。

    余芊茱面色难看,说:“凶手是他,但他是我宁府三爷宁沧欢的孩子,更是我宁家老皇者的亲孙子,呼延一族若想让他抵命,我只好通知老祖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芊茱,你不用拿宁老前辈压我呼延一族,既然事关你宁家嫡系年轻人,况且我呼延一族和宁家素来交好,让他同我回呼延一族,为长丰披麻戴孝悔过,长跪灵牌三个月作为惩戒,此事就可以作罢。”

    呼延战天轻轻松松说出他的条件。

    若是宁辅君坐镇宁府,别说杀他呼延一族的嫡系族人,纵然杀了呼延战天又如何!

    他呼延一族也断然不敢这般折辱宁氏子弟!

    余芊茱脸色苍白,家中没有强者,她全然没有任何底气。

    加上她的娘家余氏一族,现在自身都难保,更不可能给予余芊茱帮助。

    所以余芊茱转身,面色浮现一丝愧疚,还有几分怒气,冷冷道:“你们两兄弟已经成年,自己惹下的祸事,我代表宁府,希望你们自己能承担,不要连累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能这样说!”

    宁诗函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宁煜儿也失望了:“老妈,你怎么能这样!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还不是为了你们,你爷爷生死不明,几个月了,你父亲没有半点消息,你外公更是陨落,余家遭受大难,偌大的宁府,全靠我们孤儿寡母撑着。”

    余芊茱训斥宁煜儿,不由感到心酸。

    这些话当然也是说给宁北和宁轩辕听得。

    宁轩辕对于余芊茱,十分的厌恶,漠然道:“宁府兴衰,与我无关,我惹下的事情,从未指望外人相帮。”

    宁府对小轩辕而言,始终是外人。

    隔阂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全拜余芊茱所赐!

    宁北对于余芊茱的话,就当做没听见,淡然道:“呼延一族想要交代,这个交代,我来给,但是,你呼延一族就派来你一位绝巅吗?”

    “我呼延一族,不缺绝巅!”

    宁府门外,换来浑厚声音。

    又一尊强者到了!

    呼延家的老巨头膝下有五子。

    呼延战天为第三子。

    而门外的呼延雷,是老巨头的第二子。

    呼延一族铁了心要针对宁府,更意欲染指16号废墟。

    如今派来两名高层人物,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宁轩辕目光渐冷,隐隐握住刀柄。

    面对九五,依然无惧!

    宁诗函贝齿轻咬薄唇,走来轻声说:“大哥,二哥,我来帮你们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宁煜儿被二哥宁轩辕带到野外,调教了足足两个月,历经杀伐,早已洗去了身上纨绔子弟气息。

    小煜儿不畏战!

    宁家一脉,勇武传魂。

    但凡宁氏儿郎,没有贪生怕死之辈。

    这对姐弟上前。

    宁北笑如兄长,淡然道:“我还活着,自会护好你们,不管爷爷是生是死,宁家的孩子,我宁北护你们余生安好!”

    “哥,他俩都是九五!”

    宁煜儿不肯退后。

    宁诗函面色严肃说:“呼延战天入九五,开灵窍不到五十年,精神力应该在一阶,但呼延雷入九五境已有小百年,精神力绝对到了二阶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