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我宁北,当为剑仙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  我宁北,当为剑仙!

    蛟龙御空,视为飞行。

    它拦住了宁北的前路,双头发出惊天嘶鸣,眼神充满敌视。

    灵兽和人类的仇恨,积淀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人类武者用灵兽炼制兵器和丹药。

    灵药吞食强大武者,消化武者的力量,让自己实力快速进阶。

    两者天生仇视。

    宁北速度不减反增,左手持北王刀,冷漠道:“今夜,拦我者,死!”

    做事一向铁血霸道的宁北王,根本没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纵然眼前的双头黑蛟,是一尊六阶灵兽。

    可是它胆敢拦路,那也得死!

    宁北左手持刀,绝巅八技已开,更动用禁术裂天,施展了霸刀。

    霸刀源起张氏一族。

    后经过宁八荒修改,成为宁氏刀法。

    宁北身负张氏一族的血脉,施展霸刀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当他拔刀这一刻。

    宁北头顶,气血莲花浮现。

    气血力量外涌!

    宁北的气血是十万纳。

    而双手黑蛟为六阶灵兽,拥有灵兽体魄,气血相当于七星绝巅。

    气血足有六十万纳!

    这是顶级六阶灵兽。

    实力可谓是强横的很。

    宁北浑然无惧,从小到大遇到的强敌,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最后都丧命于北王战刀之下。

    北王战刀落下。

    刀芒百丈。

    赤色刀芒落在双头黑蛟身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双首黑蛟吃痛,可它身上的黑鳞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宁北的刀芒,竟然不能破防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还是动用了禁术裂天的结果。

    两者气血相差巨大。

    宁北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可是百里外,小憨遇到危险,没那么多时间耽搁。

    宁北隐隐发狂了!

    遇到真正的疯子,那还不可怕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莫过于宁北王这种人,拥有绝对的理智,偏偏做事还如疯子那般。

    一位冷静的疯子,会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随即。

    宁北还是爆发全力,冷冽道:“蜀山剑诀,万剑,出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宁北没动用气血力量。

    那么他体内动用的力量,只剩下一种。

    那边是国运!

    宁北体内吸收了大量的国运力量。

    国运藏于体内,让宁北气血如虹,盖亚天地。

    当他动用国运力量。

    满天无形长剑,当场竖立于天地间。

    国运之剑,多达万柄。

    宁北抬起左手,轻喝:“今夜御剑于人间,我宁北,当为剑仙!”

    人间剑仙宁北!

    他白衣如雪,脚踏国运之剑,迎风而起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万剑相随。

    国运之剑极其恐怖!

    那才是无物不可破。

    国运之剑无形,却有威。

    那是天威!

    天威国剑,谁能硬抗?

    顷刻间,双尾黑蛟感受到危险气息,仰天发出嘶鸣。

    一柄国运之剑,已到它近前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剑到,黑鳞碎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双头黑蛟仰天发出嘶鸣,巨疼让它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可是密集的国运之剑已到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剑过无痕,要它的命。

    左边的黑蛟头颅,从头顶被国运之剑贯穿。

    当场击杀!

    黑蛟胆寒,欲要逃走。

    满天都是国运之剑,自天而降,百剑钉穿身体,钉死在地面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脸色平静。

    隐于山林中的武者,在黄昏到来,都准备回到古城。

    可是返途路中,他们正好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一位白袍中年绝巅武者,站在五十里外,看向远处浑身白光如霞的白衣少年郎,看不清面貌,却感觉少年如谪仙,御剑立于黑夜。

    他惊悚道:“剑仙!”

    “蜀山剑仙,又来废墟了?”

    归来的武者,显然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无一人敢靠近!

    有一位贵妇惊声道:“六阶灵兽,被其一剑诛杀,自身毫发未损!”

    “他御的剑,无形无色,以运而成!”

    “可怕!”

    “华夏蜀山一脉,又有绝代天骄出世了!”

    “少年剑仙,今夜怕是要扬名14号废墟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黑夜中大开杀戒,是要与这方天地的所有强大灵兽为敌,他意欲屠空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选择归来的武者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都是强大实力。

    否则,他们可没底气深入野外。

    对于外人的讨论。

    宁北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举动,双头黑蛟的血腥味,已经引来大量灵兽。

    一尊长达七米,高达两米的银色狼王,站在一座矮山上面,仰头长啸。

    狼王啸月,主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又一头六阶灵兽现身了。

    是一头可怕的狼王。

    啸月狼王!

    它冷酷的眼睛,竖瞳透露出阴狠之色,闪身间速度暴增,向宁北这边杀来。

    宁北收起北王战刀。

    战刀的品质,终究跟不上宁北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等今夜事后,宁北势必要启用新的炼器材料,重新祭炼北王战刀。

    北王刀自宁北年少时,相伴至今。

    宁北不可能舍弃北王战刀。

    当啸月狼王动手这一刻。

    宁北一念御剑,冰冷道:“诸位,既能听懂人言,那便一同现身吧!”

    “今夜,屠光尔等!”

    宁北的话语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一句话挑衅所有灵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区域,生存的六阶灵兽,多达十余头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都是大凶。

    它们不稀罕围攻宁北一人。

    可宁北悍然动手,国运之剑笼罩这片区域,方圆八十里,皆是国运长剑。

    剑起风云动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,挑战十三头六阶灵兽。

    龙纹云豹,金毛大猿,银背通灵猩猩,盘旋于空的飞禽五彩犀鸟等等。

    皆是六阶灵兽!

    宁北的攻击,笼罩了所有灵兽。

    啸月狼王已到,伴随着天空炸响天雷。

    宁北持剑划破左手,鲜血洒天空,冰冷道:“以我鲜血祭天地,唤天地正道化雷,诛妖,杀灵,以护我人间千载!”

    宁北身载恐怖国运。

    国运之子以血祭天地。

    欲要唤来更恐怖的雷电。

    这种禁术,极其伤身。

    宁北虽然懂,可是从未用过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夜幕笼罩的天地,轰然出现千米雷霆,多达数千。

    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天地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宁北俊秀脸色,涌现一抹苍白。

    以血为引的禁术,日后还得少用。

    这种术,易伤自身根基。

    顷刻间,这方区域化作雷电炼狱。

    大量灵兽成为雷电目标,不单单是十三头六阶灵兽。

    还有其余灵兽,都成为雷电攻击的对象。

    宁北此举,真要杀绝方圆八十里所有灵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