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75章 能不能不说?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:

    堂堂护国战神上官小乙,当场就脸红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太特么丢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不是驴叫声。

    是李天策在不远处拉二胡呢。

    一把二胡拉的跟驴叫唤一样。

    关键李天策还一脸陶醉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。

    北凉三大祸害。

    一个吹唢呐,一个拉二胡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小祸害张启星呢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这种热闹场合,怎么能少了张启星。

    只见张启星光着小脚,右手拎着黄金大铜锣,右手握着小木棍,咚咚的敲起来,兴高采烈喊道:“小憨,我来啦!”

    敲锣的也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整个镇国庭院,顿时鸡飞狗跳的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三大祸害齐聚。

    堂堂镇国庭院,热闹无比。

    外面巡逻的京都卫戍,足有千人,交叉巡逻周边,一个个目瞪口呆,不知道庭院内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名封王级的中年兵团长,脸色凝重,冷喝:“都趴在门口看什么呢?巡逻去!”

    “老大,里面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巡逻的士兵,忍不住询问。

    中年兵团长听到了庭院内的动静,面无表情道:“我们北凉三大祸害正在和平交流,巡逻去,不用管里面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三大祸害是谁啊?”

    士兵还追问,结果被中年兵团长一个眼神瞪跑了。

    那三大祸害的名字,是他敢直呼的吗!

    一个曾经的小文帝殿下。

    一个是北凉军的滚刀头,北凉核心高层的弟弟。

    另一个便是天策上将,如今御林军的执掌者,名副实权的军主级人物。

    三大祸害,没一个好惹的。

    京都卫戍对三大祸害的态度就是,惹不起,但躲得起!

    紧接着,镇国庭院深处核心位置的小院房间,传来宁北的声音,道:“你们仨,消停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启星听到他哥的声音,丢掉手中的铜锣,乖巧坐在池塘边,拿着小钓竿,也有模有样的学别人钓鱼。

    宁北发话后,三大祸害终于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霍小甲轻声问:“小胖娃,你每天也不修炼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天赋高,不用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小憨憨一本正经说他修武天赋高。

    霍小甲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觉得这个小憨憨,说的好有道理,一时间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上官小乙没好气道:“让他努力修炼,还不如指望太阳打西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这几天一直在努力修炼。”

    小憨憨当场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张启星钓鱼觉得无趣,扭头说:“小憨,我想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走,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小憨扔掉钓竿,拎着张启星如同拎着小奶狗。

    看他熟练的动作,肯定没少这么干!

    张启星小脸发黑,瓮声说:“放下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哪也不许去,老实在家!”

    姬小凉眉头微皱,拦住了小憨和张启星。

    皇甫无双轻声说:“现在京都鱼龙混杂,人人各怀鬼胎,小憨体内体内有三颗皇者之种,已经被世人所知,图谋皇者之种的人,恐怕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陪他们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霍小甲起身,淡淡轻笑。

    姬小凉眼神流露出一抹精光,对于霍小甲这些人,还是有些戒备。

    宁轩辕面具下的眼睛,和姬小凉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的担忧。

    楚岚却说:“那就有劳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说过,我们是同类人。”

    霍小甲陪同小憨憨,带着张启星出去散散心。

    毕竟小憨被关在镇国庭院,已经十多天了。

    小憨精力旺盛,再不让他出去玩玩,他能把整个镇国庭院都给拆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后。

    楚岚看向宁轩辕,淡笑道:“不用过于担心,他们的心,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姬小凉点头。

    论看人的本领,纵观整个漠北,楚岚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北凉楚二爷,五大天王之首。

    执掌北凉八十万暗桩。

    他看人从没错过。

    霍小甲他们的心很干净,楚岚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若霍小甲等人心有目的,逃不过楚岚的眼睛和直觉。

    论心脏和耍心眼,小楚岚和宁北是一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楚岚身子弱,双腿废了数年。

    他坐在轮椅上,是久病成妖。

    连楚岚都能放下心,宁轩辕他们也就不怀疑其他了。

    眼下,这座镇国庭院,重归安静。

    北凉三大祸害都出门去玩了。

    小凉他们也能享受这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在庭院深处,一所幽静小院内。

    苏清荷在旁沏茶,宁北坐在院子,注视着忙碌的身影,轻声道:“别忙了,说说吧,唤灵帝诀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说?”

    苏清荷扭头,脸上露出俏皮笑容。

    宁北摇头: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说!”

    苏清荷扬起骄傲的脖颈,就是不告诉宁北。

    宁北无奈问道:“有难处?”

    “嗯啊!”

    苏清荷背着小手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唤灵帝诀是谁教的,这是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对宁北而言,也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放眼天下,唤灵帝诀掌握在天山一脉帝主手中。

    帝主把唤灵帝诀,传授给了宁北。

    可是帝主大限将至。

    一旦它逝去,宁北便是人间新任帝主,只有他一人掌握唤灵帝诀。

    偏偏唤灵帝诀,又有一人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苏清荷。

    小清荷不肯说她的唤灵帝诀,被什么人传授的。

    但宁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就是那位帝主老师。

    这一代有两人会唤灵诀。

    宁北左手微动,掌心出现一尊龙印。

    这是九龙玉玺。

    “把这东西带在身上,可护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宁北拿出了九龙玉玺。

    这是天下武者,做梦都不敢想的至宝。

    结果宁北要送人。

    九龙玉玺,象征国权。

    掌管玉玺者,必为天子。

    苏清荷背着小手,摇头说: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九龙玉玺内的龙气大龙,若是爆发,可杀九五,这东西能护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宁北注视着她,轻声又道:“我答应过奶奶,护你余生无恙,你选择成为文运之女,将来必会面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九龙玉玺的继承人是你,它择主的人是你,不是我,玉玺继承者,自古都是男儿。”

    苏清荷不会接受九龙玉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