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35章 小憨和外公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李逍遥倒也不计较,目光不经意间,又落在北原皓月身上的宁北,眉头陡然微皱,轻声道:“生命气息在增强,这么重的伤势,身体竟然在自愈!”

    宁北自身的变化,勾起李逍遥的兴趣。

    刚才两尊八府绝巅各自一掌,那种攻击力,五岳绝巅都扛不住!

    更何况宁北一个封号绝巅!

    挨了八府绝巅一掌,则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更何况宁北受两掌,自身竟然还没死。

    李逍遥越看越心惊,宁北伤势在快速痊愈,不是体质的原因,而是动用了某种禁术。

    他轻声喃喃道:“是消耗生命力为代价,让伤势治愈的吗?”

    李逍遥仔细观察,却发现又不想那种禁术。

    宁北闭眼疗伤,过程并没消耗多长时间,等他睁开眼,已经远远能看到京都南门。

    武者大会的会场,距离他们不足三里。

    宁北闪身落地,对北原皓月示意自己无碍。

    李逍遥惊叹说:“好厉害的禁术,心脉尽断,骨骼尽碎的伤势,短短不到一刻钟就痊愈了,这已经超越武技的范畴,属于术武一脉的秘术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宁北说的就是千羽术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李逍遥出手,两尊八府绝巅自爆,不仅宁北要死,恐怕北原皓月和小憨憨也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李逍遥的举手之劳,却对宁北三人形同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北凉男儿不承外人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要千羽术,宁北不会藏私。

    相比皓月和小憨的命,绝巅八技与之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对于身外之物,宁北从未看重过。

    李逍遥婉拒道:“君子不夺人所爱,我修古武,不修术武,术武一脉的秘术,不适合我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啥!”小憨憨对李逍遥很敌视。

    一个骑驴的敌视一个骑牛的。

    李逍遥哑然失笑道:“我被冰封太久,对现在的外界很陌生,这次来京都无朋无忧,那就劳烦三位给我寻一个落脚地方,作为今天我出手的报答吧!”

    “我在京都内,有一处宅子,并没住过,我让皓月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宁北说的便是北凉王府。

    数年前便建造成功的九进式大院子,与叶星河的东宫是紧挨着。

    李逍遥点头道:“多谢了,不过现在不急,武者大会在哪报名?”

    “大会已经开始了,报名日期截止到昨天晚上八点,你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北原皓月与之同行,告知实情。

    李逍遥皱眉道:“这可麻烦了!”

    对于武者大会,李逍遥似乎很看重,非要参加不可。

    偏偏这种事,对宁北不难。

    宁北可是武者大会的总考官。

    在参赛者名单上,再补充一个人的名字,根本不算什么大事情。

    宁北对于李逍遥的身份,隐隐也已经猜到了!

    这个人恐怕就是安澜先前提起过的,各大序列的武者家族中,都有被冰封的天才,在近期纷纷破封出世。

    李逍遥就是这类人,不知道被冰封多少年,一朝醒来,外界早已经沧海桑田,昔年旧人,恐怕早已经暮暮老矣,红颜知己怕已经成为黄土一杯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不幸吧。

    一朝醒来,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心中唯一追求的东西,恐怕也只有武道了。

    宁北一行人没直接回京都,来到不远处的环形会场。

    憨头憨脑的燕归来,小声追问:“哥,咱们不去秦省了?”

    “明知是计,除了你个憨憨会去,稍微正常点的人,都不会上当!”北原皓月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叶武帝中毒,就是秦省王家这些势力,算准了宁北的性格。

    一旦宁北查到叶武帝中毒,是王家所为,毕竟会亲自赶赴秦省,率部把整个王家杀的灭门。

    这就是诱蛇出洞!

    暗中的人把宁北引诱出来,进行截杀。

    不成功绝对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刚才在野外,便有九五绝巅隐藏在暗中。

    太过于危险。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    那是赌命!

    赌赢了,灭了王家。

    赌输了,宁北和小憨还有北原皓月,都要葬身于野外。

    宁北做事,从来不会去赌。

    更不会用小憨的命做赌注。

    此刻,在能容纳五十万人的环形会场中。

    安澜高坐首位,受万众曙目,倒也无人敢生乱。

    李逍遥眼神泛起一丝回忆,轻声道:“看到这一幕,当真有种梦回千年前的感觉,当年我被冰封前,我们华夏大地,也在举行武者大会,那个时期,寰宇之内,我们华夏为尊,万邦年年进贡来贺,每年更有大量外来宾客,来我华夏学习武道。”

    宁北静静听着,知道李逍遥说的盛世,是何等的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那是华夏先祖创造的盛世。

    但是现代,宁北他们依旧能重现先祖荣光,更能缔造华夏盛世。

    吕道尘和聂谦他们走来,问道:“上午出啥事了,你们咋调走了京都卫戍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些小事,对了,参赛者名单在哪,把他的名字加上。”

    北原皓月应付一句,没有外泄叶武帝中毒的事情。

    聂谦谨慎许多,对于宁北带来的人,不敢有任何小觑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确看不透李逍遥的深浅。

    聂谦不由追问:“小憨,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惹不起的人,别问了!”小憨憨一句话差点把他外公给噎死。

    聂谦顿时脸黑,训斥道:“再怎么说,我也是你外公,怎么和我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外公,我早就把你活埋了!”燕小憨一句话差点没气死聂谦。

    小憨憨一生就没怂过。

    外公聂谦在这里,小憨也不怂。

    吕道尘给宁北使眼色,小声说:“小憨是你北凉的人,你也不管管,大庭广众下,聂兵主好歹是他外公!”

    “小憨在北境吃苦的时候,我从未听说过他有一个外公。”

    宁北十余年来,都在护着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今天胳膊肘更不可能向外拐。

    吕道尘顿时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宁北负手离开,平静道:“小憨七岁就跟在我身边,与我一同长大,在漠北这么多年,我从未见过他这位外公,去漠北看过他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尽长辈之责,又怎能行长辈之威!”

    宁北淡淡轻笑,转身拎走小憨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