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02章 聚九州之铁,难铸此错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    张文经已开灵窍!

    他一念而动。

    伴随一股恐怖的天地力量,形同天威落下,瞬间让四人护体气血护罩支离破碎,绿叶如利剑,贯穿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迎头的一名当家人,当场被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烈如火吐血惊退,结果发现身后是叶老邪,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说:“邪王,咱们是自家人,帝主七徒,我女儿灸儿排行第三,与少族长情同姐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给你留个全尸!”

    叶老邪抬手间,浑身流露出嗜血的邪意。

    烈如火浑身气血逆流,破口大骂道:“叶老邪,你别逼我自爆!”

    “你的气血,由你所控吗?”

    叶老邪淡淡一句话,却让烈如火心中绝望,浑身气血逆流而出,仿佛这不是属于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张文经抬手间,压制另外三人,冷漠注视着叶老邪,道:“你修禁法,为天地正道所不容,今后还是和北儿保持距离比较好!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同意北儿入昆仑,更入蜀山一脉,是你们这些人许下诺言,答应过我,护北儿一生无恙,可自从北儿身载国运那天至今,昔日许下承诺的人,你们给了他多少支持?”

    “我叶凡为天地正道所不容,你们这些代表天地正道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一群道貌岸然的的伪君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老邪看着曾经的同辈人物张文经!

    他们不仅仅是同辈,更是同代人!

    百年前便展露锋芒。

    后经历百年前境外诸多祸乱我华夏,结束那场祸乱之后,蛰伏至今已有百年。

    百年岁月已过。

    北凉诸子都成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文经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北儿尚幼,武道路上若我们帮他太多,对他今后的道路,没有半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这些人,便默许王屋山这些武者欺他,对吗?”

    叶老邪将手中烈如火,如同丢垃圾那般,直接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烈如火虚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他因为女儿灸儿,而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若非灸儿和宁北情同姐弟。

    烈如火今天必死无疑!

    叶老邪漠然又道:“若你们护不住北儿,过了今夜,我会亲自登临天山带走他,今后与你们这群天地正道的代表人物,再无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惊怒的人何止是张文经。

    还有降临在王屋山的各种老辈人物。

    叶老邪漠然道:“我叶凡一生何事不敢做!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们从未默许过王屋山欺过北儿!”

    张文经冷冷一句话落下,转身一念而动,身边绿叶飞舞,皆是利剑,覆盖灵长渊等三人。

    一念间,如同万剑穿心而过。

    三人皆是原地格杀!

    王屋山六位当家人,除非半死不活的烈如火,其余五位尽皆惨死。

    在王屋山的深处,幽幽传来苍老声音道:“诸位道友降临王屋山,老朽灵拜天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!”

    王屋山的老东西,终于露面一位。

    今夜这场面,只有九五绝巅才有资格出面。

    一名僧袍老者,白须三尺,颇有得道高僧的风范。

    当他现身后。

    盘旋于王屋山上空的千米气血真凤,双翼展开,俯冲而下,发出嘹亮凤鸣声。

    老者一声轻叹,缓缓抬起左手,掌心浮现一个‘卍’符号。

    卍!

    迎风变大的符号,高达百米,意欲阻挡真凤的攻击。

    僧袍老者灵拜天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凤鸣山的凤玉颜道友,何不坐下谈谈?”

    “凤鸣山一脉,历代受老族长恩泽,今夕,尔等胆敢杀我大汉少族长,罪不可赦!”

    千米真凤背部上面的女子,其名凤玉颜。

    她脚下千米气血真凤,融入纤纤玉掌中。

    仅仅一掌落下!

    灵拜天的肉掌,与之相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灵拜天后退一步,苍老面色涌现苍白,唇角溢血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他被凤玉颜一掌击伤。

    恰逢此刻。

    携带杀意而来的人,何止只有凤鸣山一脉。

    脚踏千米气血巨龙的黄衣青年,其名文天下,来自岐山。

    岐山那座地方,底蕴不比他王屋山弱多少!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岐山一脉和王屋山一脉,两者有世仇。

    文天下落下,一拳发出,龙吟声响彻黑夜。

    仅仅一拳。

    王屋山这处地方,出现了百米黑色巨坑。

    坑中的灵拜天,遭遇重创。

    身为九五绝巅,近乎差点陨落。

    今夜来的人物,无一弱者。

    王屋山各地降临了太多的老前辈,别看一个个不作声,但是每一人都释放了强大的杀气。

    暗中传来苍老声音,道:“王屋一脉,袭杀少族长,不思悔改,王屋武者,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谨遵老祖法令!”

    又一尊活化石级别的老辈人物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一开口,暗中给予回应者,竟然高达数十人。

    一位位老者口中的老祖。

    那么这位老家伙的辈分,该有多高!

    今天要灭王屋山的大人物,何止三五位。

    一万余名老辈人物,全部降临这里。

    除非始皇重生。

    否则,无人可以镇住现在的场面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间。

    偌大的王屋山,人影绰绰,不少人都在出手。

    但凡王屋武者,一个不留,全部格杀!

    王屋山的人连我大汉少族长都敢杀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找死!

    这等先例不能开。

    谁敢犯上作乱,便是死!

    况且今夜能来的大人物,无一善茬。

    能把武道修到这一步的人,皆是双手沾满同代血的狠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一旦动了杀心,决定要做的事情,怕是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如今的王屋山,可谓是遍地杀机。

    一切皆是拜宁北所赐。

    宁北这个狠人,算计了整个王屋山。

    他借助外力,要灭了王屋一脉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已经得逞了!

    王屋山的武者,今夜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在山脉最深处,王屋山六家势力都有老祖宗级别的人物,和灵拜天是同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如今王屋一脉即将被灭。

    黑夜中传来幽幽长叹,道:“我王屋一脉管教不严,让我大汉少族长陨落,可谓是聚九州之铁难铸此错,我王屋一脉自知犯下大罪,但诸位道友,可否给我王屋山一线生机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