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01章 何为恐怖?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可我华夏历代人才辈出。

    后辈天骄逆伐老前辈事情,不胜枚数。

    张文经便是其中代表人物!

    百年前,他位列绝巅榜首。

    而今蛰伏百年,终下蜀山,降临王屋山。

    虽未成九五之境!

    可是他,已开灵窍。

    未入九五,而开灵窍。

    皇者之姿!

    每一代人,都有扛鼎人物。

    很明显,蜀山掌教张文经,就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扛鼎人物啊!

    今夜,各方大人物无一例外,全部降临王屋山。

    盘踞在王屋山的各大隐修势力。

    愣是无一人敢出来接客。

    谁出来谁死啊!

    一股股恐怖的气息,笼罩在王屋山。

    鬼知道多少老前辈,在今夜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很大一部分老前辈,外界的武者,基本上都以为寿命走到尽头,已经坐化了。

    可是谁曾想,原本该坐化的老辈人物,在今夜现身了。

    王屋山的山巅,修建着许多古老建筑。

    在一座灯火通亮的大殿内,弥漫着可怕的压抑气氛。

    王屋山六尊隐修势力的当家人,全部都在大殿内,脸色隐隐都有几分苍白。

    六大隐修势力。

    烈家之主烈如火,环视其他人,低沉道:“诸位,究竟是怎么回事,谁能做出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王屋一脉,世代隐修,究竟是哪家子弟闯下如此大祸,竟敢杀我大汉一族的少族长!”

    坐在上方的长发男子,眼神流露出怒火。

    他叫灵长渊,王屋山六位当家人之一。

    这几位当家人,都没想到,今夜会惹来这么多大人物。

    一尊尊老辈人物,年轻时期就没一个善茬,虽然隐修了,但没有一个好惹的。

    烈如火缓缓看向旁边的男人,凝声道:“王二哥,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王屋山六大隐修实力。

    姓王的仅有一支。

    其余五大当家人,全部看向王通仙,这位当家人。

    很显然王屋山一脉各位当家人,或多或少,都隐隐收到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王通仙低沉道:“我儿王腾,在天山和天山少主切磋,未曾想,失手之下,竟把那天山少主一剑穿心,酿成大祸。”

    “失手?根据我知道的消息,那位天山少主不过低阶绝巅境实力,王腾可是即将迈入九五绝巅的武者,王二哥,你告诉我,究竟是什么样的失手,才能精准的将人一剑穿心!”

    烈如火当面质问。

    他是想甩锅!

    这件事虽然王屋山一脉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但是,冤有头,债有主。

    王通仙一家惹下的祸,其他几家都不想沾染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合他们六家之力也抗不下。

    事情真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若是仅仅杀了一位天山少主,或许事情还有余地,仅仅是触怒那位帝主大人一个。

    偏偏这位天山少主,没有那么简单啊!

    那是身载华夏十重国运的少族长。

    结果就这样,被修为远高六七个境界的人给杀了?

    若是同龄人一战,或许没有那么多老东西被惊出来。

    同龄人一战切磋,你能击败大汉少族长,能得到不少老辈人物的侧目青睐。

    那个位置,只属于强者!

    关键少族长才弱冠之龄,不过二十岁。

    王通仙的儿子,都接近百岁了!

    这特么能叫同龄人?

    修为更是相差六七个小境界!

    恰逢这一刻。

    在这座大殿门外,出现了一名邪气森森的青年,无声无息的到来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!

    惊到了六位当家人。

    烈如火瞬间扭头看向门外,瞳孔骤缩,忌惮道:“叶邪王!”

    “六位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来的人正是叶凡。

    王屋山六位当家人,如临大敌,脸上皆是流露出冷汗。

    顿时,六人齐齐弯腰行礼道:“不止邪王到来,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知,少族长是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叶凡负手漫步走进大殿内。

    他轻轻一句话,却让烈如火等人汗毛倒立,隐隐意识到了不妙。

    灵长渊惊悚道:“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八荒的后代,我的衣钵传人。”

    叶凡闪身横移,一步走到王通仙的面前,抬起左手,握住王通仙的脖颈。

    堂堂准九五高手。

    距离九五之境,仅差临门半脚,在叶老邪面前宛如蝼蚁那般。

    王通仙完全被压制,浑身气血宛如被冻结那般,在体内无法调动分毫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叶老邪唇角微扬,浮现一抹残酷笑意,平静道:“我的弟子,你王屋一脉也敢动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叶老邪左手涌现一股吸力。

    王通仙凄厉惨叫声,响彻整个王屋山的黑夜。

    一尊准九五,当世强者!

    仅仅七秒时间,便化作一具骷髅,皮包骨骼,宛如一具干尸,双目暴突,就这样陨落了。

    他浑身气血,尽数被叶老邪所吸干!

    恐怖的九五禁法!

    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法。

    叶老邪绝对将其修炼大成了。

    其余五家当家人,顿时胆寒欲裂。

    越是势力强大的势力,以及上三品的绝巅,越知道十年来,这尊邪王都做了什么实情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以天山帝主的性子,都不惜追杀叶老邪十年。

    能被帝主作为必杀的对手。

    叶老邪的恐怖,恐怕超乎北凉诸子的预料。

    他十年来,究竟干了什么事,外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凡知晓的人,见了叶凡,皆畏他如畏虎。

    一代邪王,能教出北凉诸子的狠人,绝对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王通仙被硬生生的吸干了。

    叶老邪依旧淡静如初,缓缓看向其他五位当家人,未给他们任何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又一位当家人,被叶老邪握住脖颈,瞬间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灵长渊胆寒欲裂,道:“逃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烈如火顿时尿了,扭头就要跑。

    可是叶凡根本不拦他们,将手中一位当家人,仅用几秒时间,便吸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九五禁法的可怕,便是以其他武者为炉鼎,功成自身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把武者视为牛羊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发现,离开了大殿,外面还有人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蜀山掌教张文经,淡淡看向出来的四人,一念而动,天地间皆是剑意,草木拔根而起,绿叶环绕天地间,向四人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草木皆是利剑。

    灵长渊四人面色骤变,浑身气血外涌护体。

    无良道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