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00章 最强阵容,打到绝望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老道士敷衍一句,小声问道:“憨小子,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,做贫道的弟子,我保管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,我还能给你说个媳妇,屁股大的那种,能给你生男娃!”

    小憨憨啃着烧鸡,眨巴着眼睛,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小憨的人生观当中,压根就没娶媳妇的概念。

    看他顽劣的样子,就知道从没想过以后娶媳妇这种事。

    燕小憨嘴里嚼着肉,嘟囔问道:“我有老师的,虽然他从小凶我,还老打我,但我只认他,虽然任老头教过我阴九字,但我也得给他养老送终,算是谁也不欠谁。”

    小憨心中的老师,只有一个,那就是叶老邪。

    这一点是永远无法改变的!

    老道士开始嘬牙花子,发现这个一脸憨厚的小子,很不好忽悠,顿时眼神不善道:“不做老道的徒弟,我就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拜你做老师,也不是不行的,你能帮我报仇吗?”

    燕小憨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结果老道士立即来精神了,催促说:“你和谁有仇?多大的仇,只要你拜我为师,为师保你将来成为九五绝巅,威临天下,谁也不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王屋山,他们杀了我全家!”

    燕小憨放下手中烧鸡,心中没忘了仇恨。

    燕家当年满门尽灭!

    爷爷和父母惨死,燕家一脉只剩下小憨憨一个,被叶老邪带到漠北,平安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王屋山的武者,纵然再疯狂,也不敢派人杀往北境。

    华夏各大隐修势力,基本上都知道,北境有多方大势力在撑腰。

    如昆仑一脉,还有天山一脉,还有华夏京都一脉等等。

    很多大势力都隐隐表态过,庇护北凉一脉。

    从而确保北凉诸子的成长。

    此刻,老道士琢磨着,小声说:“最近王屋山惹上谁了,咋都要向他们寻仇,憨小子,放心好了,这件事包在为师身上,告诉我,你的仇人是谁,今晚我就带你去王屋山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铁了心要收下小憨作为弟子。

    既然小憨有仇要报。

    老道士自然不能坐视旁观。

    燕小憨茫然摇头说:“我只知道,二十年前王屋山杀了我家所有人,是谁做的,我还没查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麻烦,但问题不大,跟我走!”

    老道士拎着小憨,在黑夜中踏空而行,前往王屋山。

    小毛驴嗷嗷叫着,想要跟着一起走,挣脱开缰绳,撒丫子狂奔,明显和小憨憨形影不离,也要跟着去。

    老道士在路上,给小憨解释说:“王屋山摊上大事了,他们一脉的人,杀了我大汉一族的少族长,所有老东西被惊动,今夜全部都赶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杀了我哥?”

    小憨憨顿时眼中含泪,站在原地不肯走,看着老道士,确定消息的真假。

    老道士顿时懵了,反问道:“你哥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哥是宁北,他们都说我哥是大汉的少族长,就是身载十重国运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小憨憨透露消息,看老道士和他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道士顿时心里发毛,有些惊讶问:“憨小子,你告诉为师,你啥来历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我哥到底死没死?”

    小憨憨认真打听这件事。

    但是老道士指着星空,说道:“看见那颗最耀眼的启明星没有,那就代表你哥哥,启明星的光芒越璀璨,证明你那位哥哥的身体越好,现在看来,显然是没事的,但王屋山对少族长出手,是该敲打敲打他们,真相我们自己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小憨这才跟着老道士一起前往王屋山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这一夜,无数老古董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一万三千七百余名隐修老古董,全部降临王屋山。

    王屋山又被称为天坛山。

    我华夏古武璀璨时期的九大名山之一。

    又是道统十大洞天之首。

    有好几家隐修势力,就在这里,他们几家对外统称为王屋一脉,彼此相互联姻,隐居在这里,很少下山,很是低调。

    但王屋山的影响力,对于武者而言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在今夜当中。

    星光照亮大地,王屋山不断有人影降落。

    黑夜本该寂静,山中更该恢复祥和平静之色。

    偏偏不断有人,以气血化作遮天蔽日的大鹏鸟,翱翔于王屋山。

    更有隐修老前辈,气血化作真龙,长达千米,龙吟声响彻天地间,震慑王虎山。

    更有人以气血,化作百米巨虎,奔腾于王屋山上空,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虎啸明月,震慑王屋。

    更有九五绝巅携带天地威压,笼罩整个王屋山,方圆百里草木尽皆弯腰,兽不敢吼,匍匐在地,屎尿横流,鸟不敢鸣,折翼倒挂在树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整个王屋山,每一秒都有强者降临。

    黑夜的长空,有气血化作的真凤,张开双翼足有七百米,当真称得上遮天蔽日,双翼张开,遮盖了月光。

    气血火红真凤,高达十三头。

    每一头气血化物上面,都站着一名绝美女子,看似正是妙龄。

    实则岁数恐怕比宁北的奶奶张轻舞还大。

    其中最大的一头气血真凤,双翼张开,长达千米。

    上面站着一位九五绝巅啊!

    这位女子,缓缓开口道:“王屋一脉,杀我大汉少族长,凤鸣山一脉,历代受我大汉族长恩泽,今夕,王屋一脉作乱犯上,杀我大汉未来族长,其罪不可赦,当夷此山!”

    “王屋山六位当家人,还不肯出来一见吗?”

    脚踏千米气血巨龙的黄衣青年。

    他来自岐山一脉,其名文天下。

    一尊身穿兽衣的疯癫男子,脚踏百米大虎,缓缓道:“神农架炎少昊,前来拜访王屋山!”

    “蜀山掌教张文经,前来拜访王屋山!”

    千米巨剑划破黑夜,斜插王屋山巅。

    一尊负手而立的中年瘦削男子,负手而立,身穿道衣,束发成冠。

    他就是百年前,我华夏绝巅榜排名第一的狠人!

    绝巅榜排名第一的人。

    本就是天资冠绝同代之辈。

    张文经成名于百年前,辈分或许比在场许多老古董,低了好几辈,属于后辈人。

    《都市最强战神宁北》来源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