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96章 梁子早已结下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???

    宁北横立于长空,唇角溢血。

    唤灵诀唤来的东西越多,对施展者无形中的负担就越大。

    直到超越极限,压垮自身。

    但宁北的身体压不垮!

    华夏十重国运都压不垮北凉王宁小北,唤灵诀的反噬,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宁北单薄身躯,缓缓浮现一股天威。

    那是国运天威,缓缓笼罩在灵儿身上,帮她镇压体内伤势。

    国运力量入体,灵儿微弱的气息,立即平稳下来,体内伤势再无躁动。

    可是暗中苍老声音惊道:“身载国运,华夏之子!”

    “我大汉一族的少族长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有老辈人物现身了。

    身穿道袍的白须老人,脚踩小布鞋,出现在天池冰面上,眼神流露出惊异,看向冰面上的宁北。

    白须老人弯腰作揖行礼:“天山齐鲁一,参见少族长!”

    “天山卓羽,参见少族长!”

    一尊中年人,束发成冠,现身弯腰鞠躬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帝主当年的追随者,活到了现在,隐居于天山,不问世事。

    宁北背对他们,抬手轻轻捏着灵儿的脸颊,她被踏云麒麟衣包裹着身子,沉睡于冰棺当中,何时能醒来,就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宁北动用了所有手段救她,冰封整个天池,九座灵泉,为她一人所用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做,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但是天山之上,帝主闭关,身为天山少主,唤灵诀继承者的宁北身份最为尊贵。

    他想怎么做,无人能管得住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离开天池,冰冷询问:“来自王屋山的那些武者,居住在哪?”

    “天山北部是用专门用来安置贵客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雅拦住宁北的前路,皱眉问:“小七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人!”

    宁北不久前,便在雪国给予小憨一句承诺。

    他日自己功成九五之境,便屠了王屋山。

    梁子早就结下了!

    南宫雅轻喝:“站住,来自王屋山的几个年轻人,无一弱者,王腾更是不弱于大姐和二姐的人,就算是王贴丹,那也是封号绝巅,你绝非对手。”

    特别是王屋山那位首席大弟子王腾。

    实力极其强大!

    而且比王腾弱一线的天才绝巅,也来了好几位。

    实力都凌驾宁北之上。

    宁北迎风踏空来到天山北部,远离天池的地方,修建着一排幽静小院。

    外人登临天山,一般都被安置在这里。

    来自王屋山的一共十七人,带来的重礼,形同于提亲。

    灸儿出生于烈家,但自幼跟随在天山帝主身边修武,是天山尊贵的三冕下。

    王屋山这边想要接走灸儿,必须得到天山的首肯。

    他们绝对不敢强行带人。

    在一座幽静小院中,一位穿着长衫的儒雅中年人,幽幽叹气道:“腾儿,先前你出手有些重了,伤了独孤灵儿,形同折辱了天山,此事也不知道帝主大人知晓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通安,此事怪不得腾儿,是天山的人羞辱贴丹在先,腾儿不出手,让外人知道,岂不是觉得我王屋山怕了她们天山一脉。”

    身材魁梧如小山的虬髯汉子,冷冷说了句。

    儒雅中年人王通安,正在叹气中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诧异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有人来了最好,我正要问问天山一脉是什么意思,我们王屋山携重礼到来,她们却把我们晾在这里近一年!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王通霸,豁然起身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可是小院客厅内,坐着品茶的青年,端着茶杯轻抿一口,淡淡说:“不是齐盖大人,是一股陌生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腾儿,你先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通安轻轻嘱咐一句。

    结果换来品茶青年王腾的拒绝,平静道:“先前我和独孤灵儿一战,是同辈切磋,天山的齐盖大人也在场,天山的人纵然想要秋后算账,也找不到理由。”

    王通安眉头微皱,话是这样说,但事情哪有这么简单!

    天山的六冕下,险些死在他们王屋山武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。

    仇是结下了。

    王屋山和天山联姻这件事,八成是要告吹了。

    宁北降临幽静小院门口,左手持北王刀。

    赤色刀芒百丈,悍然落在整个小院上空。

    一刀落下,千米沟壑。

    小院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修建的三层木屋,顿时间支离破碎,木削纷飞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惹来王通霸的愤怒,暴喝道:“好一个小畜生,竟然敢杀上门来!”

    “低阶绝巅?”

    王通安眉头深皱,拦住王通霸让他别乱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就他俩是长辈,若是出手杀了天山一脉的小辈武者,势必会激怒天山武者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王屋山的人,能不能活着走下天山都难说。

    恰逢此刻。

    南宫雅她们到来,娇喝:“小七,住手!”

    “天山七冕下?”

    王通安瞳孔骤缩,眼神不由微微凝重几分。

    性格爆裂的王通霸,也不由清醒冷静下来,眼神流露出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他们在天山待了这么久,当然听说过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帝主有七徒,最神秘的便是七冕下,继承了唤灵帝诀的人,却从未在天山露过面,人更没回来过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料到,天山七冕下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通安低声道:“麻烦大了,帝主幼徒,天山最幼小的冕下,继承了唤灵帝诀,便是未来的下一任帝主,执掌天山一脉,若今天结仇,未来王屋山和天山势必成敌。”

    王通霸性格虽然莽撞,但并非是傻子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事情,已经并非同辈切磋时王腾刺伤独孤灵儿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事情若是无法妥善解决。

    必将有大麻烦!

    王通霸顿时变了脸,主动拱手道:“原来是天山七冕下,帝主大人最得意的学生,果真是少年英姿,不弱于帝主大人年轻时期,在下王屋山王通霸!”

    “两位见谅,我家小师弟刚回来,不清楚状况,听闻他六师姐重伤,做事有些冲动,我这就让人给你们换一个小院。”

    女扮男装的南宫雅,微微歉意说着。

    王通霸笑道:“不要紧,正所谓不打不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王腾在哪?”

    宁北上前牵着五姐南宫雅儿的手,把她拉到自己身后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