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91章 黑色小石头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宁北独坐青铜王座,这个位置属于帝主,但他有资格坐上。

    继承唤灵帝诀的宁北,迟早都是天山之主。

    柳烟柔轻声反问:“齐盖大人,师尊是否真的有东西,让你转交给小七?”

    冷儿静静站着,她在这里,就不会允许齐盖欺压宁北。

    帝主七徒,宁北最为年少。

    身为大师姐的冷儿,性子虽冷,不善言语,可是她的袒护之意,是个人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纵然是帝主要责罚宁北,冷儿也会站出来。

    更别提一个齐盖!

    帝主的追随者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座天山上面,可不是齐盖说的算。

    齐盖拂袖而去,冷哼道:“不愧是老二养大的孩子!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一个不规则的石头,从齐盖手中甩出,化作一道黑影,飞向宁北的面门。

    宁北抬手接住,左手猛然下沉。

    这个黑色小石头,重达万斤,入手颇为沉重。

    而且石头的形状,方不方,正不正的,十分不规则,外表看上去似乎经历过多次损坏,透着几分破旧。

    宁北握住这件东西,知道帝主老师给的小石头,来历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东西,连齐盖都想给私吞了!

    定有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柳烟柔款款走来,轻声说:“齐盖大人,似乎对小七有很深的芥蒂呢!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素未蒙面,应该是上一辈的恩怨,延续到了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宁北把玩着黑色石头,淡淡说了句。

    冷儿看着黑色小石头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老师留给我的,必然有它的用意,气血力量无法驱动。”

    宁北掌心浮现气血力量,围绕着小石头转圈,形成红色雾气,无法浸入一丝一毫气血。

    平平无奇的小石头。

    冷儿抬起左手,指间轻点黑色小石头上面。

    周围无形的天地力量,落在上面。

    小石头没有任何波动,也没受损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气血力量和天地之力都不能驱动黑色小石头。

    柳烟柔略显诧异说:“我以师尊给你留下一件灵器,可是现在看来,这件东西并非灵器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适合绝巅武者的兵器,能以气血力量驾驭,统称为灵器。

    只可惜武道衰弱,而今外界残篇古武技都难寻,灵药更是绝迹,在古武时代都极其珍稀的灵器,经过数千年的时间,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。

    现代纵然有灵器出世,也是先辈遗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能铸造灵器的铸器师,在古代被人称为灵师,也会被熟人尊称一句先生。

    纵然是各大绝巅武者,见到这类人物都得礼敬三分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铸器一脉,传承断绝已有数百年。

    我华夏整整近八百年,未曾再出一位先生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匹配绝巅武者的灵器,有多么的传承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隐修宗派门内,才有这种东西,更不会轻易动用,作为镇牌之宝供着,视为传承的象征。

    柳烟柔看向两旁黑铁王座,轻声说:“这些王座就是灵器,能帮武者加快修炼速度,只可惜存在岁月悠久,许多损坏的,无人可以修复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小黑石头和黑铁王座的材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宁北解不开黑色小石头的秘密,就把它随身携带在身上,又道:“齐盖来天山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“十年!”

    柳烟柔清楚的记得时间。

    十年前,齐盖来到天山,亲自面见帝主,之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便长留天山至今已有十年。

    宁北轻声道:“又是十年前!”

    十年前因为叶老邪暴露九五禁法,自那以后消失于世人眼前,直到不久前才在宁家庄园露面,更是遭到帝主的追杀。

    老一辈人身上,有太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宁北收起黑色小石头,霍然起身,道:“老师再度闭关,留给我的东西,也拿到了手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准备去抢别国气运?”

    柳烟柔翻了个硕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宁小北在她眼里,简直就是个小土匪,疯狂抢掠境外那些国家的气运。

    夏绿儿小声说:“小七,带上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四姐,这种事情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宁北满脸无奈,自己要做的事情,可不是儿戏。

    欲压百国,必成镇天。

    镇天王这条路,真的很危险。

    宁北先前在黑木国,便惹出了九五绝巅出手,后面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呢。

    柳烟柔嗔怒责怪说:“你还知道危险,未入高阶绝巅境,便在境外游逛,若是遇到失心疯的老古董,真以为不敢杀你啊!”

    “留在天上三个月,我助你入封号绝巅境。”

    冷儿平静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结果宁北的脸,顿时红了。

    宁小北竟然会脸红!

    柳烟柔打趣问:“小七,你脸红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会入绝巅境的,不劳大姐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宁北转身就走,颇有几分狼狈之色。

    结果身后大殿中,传来银铃般的笑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这里面绝对有问题。

    宁北离开大殿,轻吐浊气,并没否决大姐冷儿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长留天山三个月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齐盖的事情,得弄清楚!

    宁北眼神流露出一抹精光,齐盖的存在,对于天山七位冕下都极为危险。

    齐盖敢轻视宁北。

    那边意味着,他对冷儿等六位冕下,也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天山有这样一尊野心勃勃的人物。

    加上老师帝主常年闭关,不问世事。

    齐盖做出一些越轨的事情,无人发现,更不会有人阻止。

    宁北真怕他伤了六位姐姐!

    他走出大殿,站在门口,发现殿门外,站着数位年轻男女,都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宁北在天山,只认识六位师姐和老师帝主。

    余者,一概不认识!

    年轻男女三十二人,由一位银发老妪拄着拐杖带着,齐齐弯腰喊道:“七冕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宁北平静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银发老妪直言道:“老奴银花,主管六位冕下的起居生活,如今七冕下回山,这些人都是小冕下的婢女。”

    宁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什么年代了,天山怎么还保留着这种传统。

    只不过想想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天山自封于此,根本不允许一般子弟下山。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