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90章 大敌现身,极度危险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???

    叶老邪是养大宁北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叶老邪的气息,宁北比任何人都熟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齐盖气息和叶老邪的气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两者不是同一人!

    生有相同样貌,可是气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齐盖在天山很多年,和冷儿她们都是熟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宁北心中已生警惕,天生的直觉,让他觉得齐盖极度危险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宁北眼神流露出冷芒,凝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天山齐盖,盖与天齐。”

    齐盖负手而立,面色平静,说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任谁都能感受到齐盖的霸道野心,竟然妄图盖与天齐。

    所以他取名齐盖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绝对不是他原本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名字不重要。

    对于宁北而言,现在很想知道齐盖为什么和叶老邪生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若两者真有联系,为什么宁北从小到大,从未听叶武帝和叶老邪提起过齐盖。

    一个谜团悄然浮现在宁北心中。

    冷儿轻声问:“师尊在哪?”

    “闭关了,留我照看小冕下!”

    齐盖微微一笑,目光落下宁北身上,轻声道:“你拥有择谪仙级天赋而不珍惜,在外界搅动风云,让天下不安,帝主有令,让你长留天山三年,三年期满,便放你下山。”

    天山想要留下宁北,在这里常住三年。

    宁北注视着齐盖,未曾认真回应。

    想让他宁北王长留此地三年,仅凭齐盖传达帝主老师的意思,那还不够!

    纵然老师帝族在这个大殿内说出这句话,宁北依旧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宁北平静道:“这世间武者谁都可以隐修,唯独我宁北不行,我的事情,帝主老师不能替我做决定,恰恰是你,为什么和我叶老师生有相同的脸?”

    “老大和老二难道没给你提起过,他们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庶出弟弟!”

    齐盖拳头握紧,淡然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宁北眼睛微眯,闪过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澳门银河平台这件事,属于长辈之间的隐私,叶老邪他们这类人,又怎么会到处宣扬,身为后辈的宁北,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齐盖淡笑,接着又道:“按照辈分,你应该称呼我一生师叔!”

    “按照天山的规矩,你应该称呼我为少主!”

    宁北负手而立,漫步前行,位于天山的这座古老大殿,两旁设立黑色王座过百个!

    黑铁王座的款式,与宁北昔日在鄢陵湖见过的黑色王座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些黑铁王座,坐着的人是张家三十六脉的先祖。

    宁北初入大殿,便发现了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现在齐盖想要靠辈分,就想让宁北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那无疑是痴人做梦!

    齐盖和宁北素无交往,两者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同时齐盖的存在,竟然是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叶武帝他们都从未提起过。

    宁北对齐盖满怀戒心!

    他面色平静,走向大殿高处。

    大殿下方两列上百个黑铁王座,可是在高台上,却有一座青铜王座,品相比宁家庄园那个青铜王座还要好!

    青铜王座,九龙玉玺,天子剑等等,皆是我华夏大汉一族的至宝。

    很明显青铜王座,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现在在天山之上,宁北再度发现一个。

    宁北踏着台阶,缓缓走向青铜王座。

    冷儿蹙眉轻声道:“小七!”

    “这张青铜王座,只有老师能坐。”

    柳烟柔摘下轻纱,露出绝美容颜,白皙径直的五官,没有任何瑕疵,美的让人窒息,制止宁北的僭越举动。

    齐盖注视着青铜王座,陡然开口道:“大胆!”

    一股天威笼罩天山,降落于这座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天山武者目光流露出敬畏之色,外面的曹公瑾等人,震惊道:“齐盖大人发怒了!”

    “小冕下触怒了齐盖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怕是要吃些苦头了!”

    “毕竟帝主大人,有时候都要给齐盖大人一些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有武者不断小声讨论。

    天威降临,笼罩宁北身上。

    宁北屹立而不倒,未曾转身,十重国运都抗过来了,齐盖的天地威压再强又能如何!

    在这座天山上面。

    宁北尊敬的人,只有七人!

    第一位便是老师帝主,传业之恩不能忘。

    第二位便是冷儿,大姐相护之情,已不能忘。

    还有柳烟柔五人,她们把年少的宁北视为弟弟。

    宁北又怎会不敬她们为姐姐。

    所以冷儿释放一股威压,冷若寒霜的气质,以及刺骨的杀气,直接硬撼齐盖,漠然道:“小七,不可欺!”

    “柳烟柔请齐盖大人指教!”

    柳烟柔莲步轻移,缓缓走到宁北和齐盖中间。

    齐盖面无表情,缓缓道:“青铜王座,帝主专属,你们可知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,青铜王座属于大汉一族,是我汉族至宝,我宁北身载华夏十重国运,为大汉一族的少族长,这个位置坐不得吗?”

    宁北走上台阶,转身一屁股坐在青铜王座上面。

    这个青铜王座,宁北就是要坐下。

    齐盖眼神渐冷,显然对于青铜王座,有着非同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想染指这个位置?

    亦或者说,他齐盖想要接掌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位置,代表着天山一脉。

    齐盖的名字,盖与天齐,本就透露出勃勃野心。

    他绝非寄人篱下之辈。

    宁北注视着齐盖,坐在青铜王座上,就如同那天生的王者,独坐王座,没有半分不妥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仿佛为宁北天生所打造。

    他坐在上面,便是天上的王!

    宁北注视着齐盖,轻声道:“天山齐盖,盖与天齐,名字不凡,但我的东西,是不是该还我了!”

    心智如妖的北凉王,眼神流露出森森冷色。

    冷儿缓缓扭头看去,有些不解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还是太单纯!”

    宁北注视着那双清澈的眼睛,平静道:“老师下令,让三位姐姐带我回天山,但老师却在此闭关,若老师有吩咐,只需要大姐传达一声就行,何必让你们把我强行带回天山!”

    轻轻一句话,让冷儿明白了。

    老师帝主有东西要给宁北。

    偏偏老师闭关了。

    若有东西交给宁北,是不是会让齐盖转交。

    宁北来天山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齐盖却提都没提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