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61章 当年真相,浮出水面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从今夜起。

    雪无痕还想要复仇,宁北不介意让岭南三国,从今后变成岭南两国,彻底替小九解决掉一个国敌。

    雪无痕握紧拳头,嘶哑道:“你于今天,强取我雪国的国运,杀我雪国所有绝巅,难道这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今夜是清算,有些旧债,你雪国得还啊!”

    宁北幽幽说完,又道:“北凉无圣人,祖辈的仇,当延续!雪雄踞的命,今天我非要不可。”

    轻轻一句话,仿佛是压倒雪无痕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今夜雪国无人可阻宁北王!

    雪无痕缓缓站起身,脸上虽有颓废气,还是嘶哑道:“天亮前,我雪国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黯然退场。

    今夜原本是他应该承载国运,奈何他根本扛不住所谓的国运,却被宁北强取了雪国气运。

    宁北的镇天之路,已经开启!

    在百米祭坛十里外,一个修建的复古三层建筑中。

    这是雪国执掌者雪雄踞的居住。

    漫漫长夜,这位和叶武帝同时期的人物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他白天就已经知晓,宁北王跨界降临雪国,是一场大劫到来了。

    在灯火通亮的客厅内。

    一位魁梧威严中年人,穿着西装,静静坐在高位,仿佛在等待一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门外,响起了雪无痕的嘶哑声音。

    魁梧中年人正是雪雄踞,嘶哑道:“无痕,失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孩儿无能,未能身载降下的国运,宁北王以逆天之姿,强取我雪国的国运,功成了自身!”

    雪无痕进入房间,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愧疚。

    他愧对雪雄踞。

    可是雪雄踞没有任何意外,先前祭坛上的动静,他早已经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雪雄踞缓缓道:“宁北还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父亲的命!”

    雪无痕仰头嘶哑道。

    场面短暂沉默后。

    雪雄踞幽幽叹了口气,道:“从百年前,我们雪国趁华夏虚弱之际,派遣绝巅越境祸乱他们,双方便接下了血仇!”

    “华夏老一代武者,皆是尚存,这段仇恨早就延续了下来!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们联合黑木国和泽国,于四十年前,奇袭岭南,诛杀八十万岭南军,抢夺岭南三十六岛,与华夏壮年派结下死仇!”

    “去年百国狩猎计划,我们再度猛攻岭南防线,单单我雪国一部,便对西凉军造成不下八万人的伤亡,如今外人皆知,西凉军是北凉序列的支持者。”

    “代代仇恨传承下来,宁北必取我头颅,祭奠战死的岭南军英魂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雄踞缓缓起身,抬头看向远处的百米祭坛。

    雪无痕握紧拳头,嘶哑道:“直到今日,那些古老宗门,依旧不肯出世相助我们雪家吗?”

    “无痕你要记住,武者宗派和世家,永远不会为国所用,连古老的华夏文明,数千年来都摆脱不了门阀和世家的影响,更何况我们。”

    雪雄踞提醒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里,也有武者宗派,可惜和华夏一样,不可能为他们所用。

    连人才辈出的华夏,至今尚未解决门阀和武者世家这些势力。

    他们雪国又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全球百国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无一家例外。

    雪雄踞低沉道:“今夜,唯有我死,才能平息宁北的怒火,但你要回赠他一份大礼,这份大礼你若能运作的好,足以让宁北余生,再也回不到华夏!”

    阴冷冷一句话,出自雪雄踞之口。

    雪无痕静静听完父亲的将士,眼神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份震惊,让雪无痕意识到,若是他把父亲说的事情传出去,华夏武道界必起大乱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东方天空出现一丝光明。

    初晨来临。

    王座上的宁北,从沉睡中苏醒。

    骑着小毛驴的燕小憨,吃饱喝足回来了,还不忘给他哥打包带回来一些吃的,嘟囔道:“哥,他来了!”

    祭坛远方,缓缓出现一名尊贵青年。

    他手里捧着一个檀木盒,眼底深处流露出一抹悲痛。

    盒子内装着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是谁的头。

    恐怕不言而喻!

    宁北缓缓起身,平静道:“小憨,收下盒子,我们该走了!”

    小憨憨屁颠上前,接过檀木盒子,好奇心极其旺盛,偷偷打开后,看见是一颗人头,正是雪雄踞,紧闭双目,神情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宁北刚转身。

    雪无痕嘶哑道:“将我父亲的头颅留下,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,那就是你苦苦寻求十余年的真相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格!”

    宁北止步,缓缓转身注视着雪无痕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雪国,完全没有资格讲条件。

    连雪雄踞都被宁北一句话必死,雪国所有绝巅,被宁北下令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雪国武道界,百年时间都不见得能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雪无痕握紧拳头,低沉道:“岭南军当年被谁所谋害,你难道真的不在乎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格,北凉的王,不受挟制!”

    宁北眼神浮现冰冷杀气。

    岭南军一事,是宁北心中的痛,更是一条红线禁忌。

    谁敢当着宁北的面谈论!

    宁北漠然道:“小憨,把那颗头颅丢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燕小憨眼神有些不舍,不过跟着他哥哥,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,最后小声问:“哥,要不把这颗头炖了吧,给我的小毛驴补补身子!”

    宁北眼神渐冷,注视着小憨憨。

    小憨憨顿时毛了,赶紧去找流浪狗。

    雪无痕眼睛赤红,嘶哑道:“住手!四十年前,我父亲会见一人,自称来自华夏,代表七十二家门阀而来,要送我雪国一份大礼,那就是岭南三十六岛。”

    尘封数十年的岭南惨案真相。

    今天终于要解开了!

    宁北负手冷冷注视着雪无痕,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雪无痕又道:“那个人的名字,我相信你一定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宁北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雪无痕嘶哑道:“古蔺!”

    当这个名字出口后,宁北单薄身躯,释放的恐怖天威。

    国运力量汇聚于左手,形成一把无形天刀,刀指雪无痕鼻尖。

    雪无痕无法抗住国运天威,双膝瞬间爆退入地,膝盖嵌入土中,嘶哑道:“京都八佬,古蔺!”

    ??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