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57章 北凉小憨,天生富贵! 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小憨的反应,让雪国太子都懵了!

    他的确想要阴了小憨,然后趁机离开这里,没想到小憨这么警觉。

    雪国太子表面淡然道:“你为黄金战神体质,纵观全球,你亦能傲立同辈。”

    “拍马屁的话就别说了,反正今天我得杀了你,因为我哥对你下了杀令。”

    燕归来的憨憨劲,似乎又上来了,整个大厦顶层,遍地横尸,全部死于小憨的黄金战矛之下,只剩下雪国太子这个活人。

    解决掉他,小憨的任务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雪国太子仿佛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,并没有多少畏惧,径直向小憨走去,道:“我很想知道,自己犯了什么错,竟惹得北王殿下,亲自降临雪国取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一声爸爸,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燕憨憨还是讲条件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哥是让他来杀人的,而不是来这里玩的。

    雪国太子沉默了。

    对于燕小憨这种奇葩选手,尊贵的雪国太子,显然没料到小憨憨这么不按照套路谈话。

    小憨生来顽劣,纵然是和将死之人聊天,也不好好聊。

    因为但凡和小憨聊天的人,最后都会发现,会把原本的事情给聊偏题。

    雪国太子缓缓闭上眼睛,轻声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只好送燕指挥使上路了,三爷爷,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想阴我!”

    燕归来手持黄金战矛,一直提防雪国太子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在这栋大厦内,还隐藏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,还是雪国太子的三爷爷。

    顿时,一位乌发中年人,原本收敛气息,隐于暗中,现在直接现身了!

    他如一缕微风,出现在小憨憨的身后。

    纵然是他暴露出来,自身宛如一个死人,仿佛没有任何气息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高明的敛息术,纵然小憨憨都没学会。

    乌发中年人雪宗阍,眼神泛起冷冽杀气,缓缓抬起右手,浑身气血外涌,一掌拍在小憨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大厦外,原本昏睡的宁北,豁然睁开双眼,看向大厦顶层,冷喝道:“四相绝巅?小憨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有一人比宁北更快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张奉新。

    这尊七星绝巅,从未离开过宁北身边左右。

    张奉新也是惊怒道:“好高明的敛息术,连我都未曾察觉到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奉新释放属于他的绝巅威压。

    七星绝巅威压有多恐怖?

    大厦顶层瞬间被压扁,张奉新意图压制里面所有人,保下小憨憨。

    可是他终究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大厦将倾,雪宗阍一掌落于小憨后背,冷冽道:“死!”

    哪知道小憨憨,干啥啥不行,保命第一名!

    小憨憨身上的保命之物,可不仅仅是身上穿着的黄金软甲。

    他当初在宁家庄园,生吃了一道帝谕。

    就是宋皇时代的那道帝谕。

    结果帝谕上的文字,直接出现在小憨憨的后背上面。

    小憨就是一道行走的帝谕!

    如今,正是帝谕文字,保住了小憨一条命。

    帝谕的恐怖,此刻再度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四相绝巅雪宗阍,当场就懵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全力一掌落在小憨后背,却发现打进去的气血力量,如同泥牛入海,连个浪花都没浮现。

    燕憨憨傻兮兮站在原地,一脸懵哔,连根毛都没被伤到。

    这可是四相绝巅的一击啊!

    只见小憨后背衣服,当场破裂,后背迸发一团刺眼皇道金光,飞出一个大字。

    圣!

    圣德浩荡,威震四海。

    第一个字,便是……圣!

    这个字飞出后,直接打中雪宗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雪宗阍浑身如遭重创,整个人倒飞出去,口吐鲜血,整个人经脉寸断,五脏六腑化为肉泥。

    他眼神流露出惊骇之色,嘶哑道:“帝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当场就死了。

    雪国太子愣愣站在原地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的三爷爷,堂堂四相绝巅,就这样死了?

    这可是他们雪国最强的武者。

    结果,稀里糊涂的死在小憨手里。

    张奉新都震惊道:“帝谕?”

    “哥,那老东西偷袭我,不讲武德!”

    燕小憨转身就向他哥告状。

    唯独宁北脸色阴沉似水,本以为他解决掉封号绝巅费雷德,雪国大厦内的一群武者,对小憨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哪知道这里还藏着一尊四相绝巅。

    宁北心中知道,因为他的疏忽,差点害死小憨。

    若小憨没有帝谕文字护体,硬抗四相绝巅一掌,现在五脏化为肉泥的人,就是小憨憨!

    宁北动怒,满头碎发随风飘舞,转身如虎啸,声震四野,冰冷道:“找出雪国所有绝巅,全部给我杀了!”

    “族长,他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张奉新眉头微皱,很强劝阻什么。

    宁北转身满是肃杀气,冷冽道:“张氏一族,所有绝巅听令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宁北自身气血逆流,缓缓流出后背,形成一座巨大的赤色莲花。

    莲花生有十瓣!

    火莲印记,生有十瓣。

    纵观张氏一族的历史,古往今来,唯有宁北身上出现了十瓣印记。

    当宁北开口后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一股股恐怖的绝巅威压,从九州岛四面八法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气如苍天,势镇人间!

    每一尊绝巅气血都超过十万纳。

    张氏一族的上三品绝巅,从未离开过宁北身边左右。

    他们不干扰宁北的成长,可是铁了心要为宁北的成长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张氏一族的十瓣火莲印记!

    这是何等恐怖的天资。

    张氏一族不允许宁北,出现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倾尽族力,确保宁北成长起来,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武道路。

    张氏一族真心待宁北。

    而宁北时隔半年,终于下达了族长令。

    双方若是今天彻底相互信任。

    有张氏一族相助,宁北立于华夏,当真是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此刻,张奉新不听令,有碍于张氏一族的祖训,不参与人间的势力争斗。

    他不听令,张氏一族三十六脉,有的是绝巅听从族长令。

    只见远方天空,三尊绝巅踏海而来。

    为首者,就是张道玄,他手里面拎着一颗带血的老者人头。

    这颗人头是谁的?

    崔氏门阀,崔东真的人头!

    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